采菊东流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9-13 00: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吴     毓    福
 
  东流,陶公采菊的东流,于我,早怀有隐隐的向往。
 
  这个秋天,这个菊花初开的时节,我带一颗真诚的心,去采菊东流,拜谒陶公。我想寻找一种原本,一种悠然,一种淡定。
 
  那天,天下着绵绵细雨。车至东流时,渐闻那绵绵的秋雨里有一种淡淡的花香,在随风飘溢。于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淡淡的花香,定然是东流的菊魂。
 
  随了那菊魂的引渡,我,一个人,栉风沐雨,一路走来,走向城南的牛头山。作为山,牛头山不过就是一个平阜小丘,静卧在东流江边,如芸芸众生一样,不容易被人提起。拾级而上,但见一个院落,极似民居。院墙门楣,有小石额,镌“陶公祠”三字。陶公祠,其实也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小祠,少有人来瞻拜。入门,我骤然觉得陶公祠的冷清与寂寞。但我转念一想,正是这冷清,这寂寞,跟陶公的心性是默契的,跟我的心性也是默契的。它寂寞千年,在寂寞中,等待着寂寞的人,等待着逃离俗事的人,甚至等待着为声名所累的人。
 
  是的,悄悄地我来了,一个人。于是,惯走在俗世里的一双脚,就这样轻轻地摩挲着一条鹅卵石铺就的甬道。甬道两侧,菊圃蓊郁,菊花始开,绚烂诱人。俯视一朵沾雨而开的雏菊,我臆想,那是晋朝的菊花!没错,晋朝的菊花。1600多年前,陶公曾任彭泽令,前后八十五天,时间虽短,却留下“日驻彭泽,月宿东流”的佳话。遥想当年陶公挂印辞官,换一身葛衣,架一叶小舟,摇向归程。“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那归程的水路,是何等的洒脱,何等的飘逸。于是,陶公幽隐东流,种豆南山,采菊东篱。你瞧!我眼前的一丛雏菊,虽历千年风尘,却依旧凛然地开着,在东流,在秋雨迷蒙的意境之中,静静的滋衍着生命的菊黄。
 
  “菊,花之隐逸者也!”就花而言,菊花,在百花凋谢后,则凌霜不惧,傲然独放,隐逸在清秋。就人而言,隐逸,是一种最高尚、最自然、最适意的博狗bodog娱乐场。采菊东篱的陶渊明,成为中国文人追慕隐逸的坐标和经典,我想,并非偶然。早在南朝,沈约就将他请进《宋书》,稍后的钟嵘又在《诗品》里封他为“古代隐逸诗人之宗”,及至现代,就连鲁迅先生也说“陶渊明先生是我们中国赫赫有名的大隐”。
 
  入祠,环顾,祠内布局显得过于简陋,光线暗淡,染上霉点的字画落寞地挂在墙上,墙壁多出斑驳剥蚀,亟需修葺。祠院里,静极了,没有一个旁的游客,虽有一丝失落,但我并不觉得陌生。稍一仰视,与祠中那个乌石镌成的雕像相对,我倒觉得那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公,那凛凛气节,和遗世独立的形象,蓦地温暖了我视线。
 
  其实,遗世独立的陶渊明,归去来兮,同样也会遇到博狗bodog娱乐场的无常;但是,贤者就是贤者,诗人就是诗人。陶公在慨叹之余,却以平和的心境、超逸的姿态,借菊花以自慰。他曾在一首诗的小序中这样写道:“秋菊盈园,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看来,陶公的心界,淡定而质朴,空灵而幽美。那是一种特有的与生和谐的禅定,大美而无言。
 
  然而,凡俗如我辈,在遇到无常博狗bodog娱乐场的时候,却很容易丢失应该拥有的真实,忘却生命的本心,损伤自己的感知。我们的灵魂只能困扰在喧腾驳杂的夹缝中。失意时,才想到灵魂的逃离,渴望一个陶渊明式的宁静的家园。可是在更多的时候,我们又不知不觉将这念头藏匿了起来,最终还是回到疲惫,回到庸常。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已不可能像陶公那样归去来兮了。
 
  但我以为,菊花,陶渊明,还有陶渊明诗文,这些都是我们博狗bodog娱乐场中不可多得的经典。这些经典可以熨平我们心灵的皱褶,让我们找回原本,体验悠然,拥有淡定。博狗bodog娱乐场旅途,沉浮跌宕,与这些经典同行,经典将会把我们从喧嚣中渐渐疏离出去,浮躁的心灵将会渐渐变得宁静起来。
 
  秋雨依然绵绵而下,风里有飘逸的菊魂,雨里有醇净的菊香。临别时,我仿佛不知自己沾染了一身菊香,梦绕东篱,归程不醒……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梧桐叶落已清秋 下一篇:听风说话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