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深深深几许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紫陌红尘 时间:2015-11-10 01: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这棵桂花树这么好看,是不是从月宫里移来的?”
  
  “傻孩子,月宫里的桂花树怎么能移到凡间里来呢?”
  
  “外婆,你长得那么好看,是不是也从月宫里下来的?”
  
  “傻孩子,外婆如果是从月宫里下来的,那你也就是月宫里的小仙女呀!”
  
  记忆深处的某些片段,常常在脑海里浮现,对已逝的景物和人的一些怀念,总挥之不去,纠结于心。譬如外婆,我常常梦见她慈爱的样子,还有外婆家的庭院,我童年时的最爱,在庭院嬉戏的快乐时光。
  
  外婆家的庭院很大,坐北朝南的屋向,出门是一片空地,东边是外婆的小菜园。庭院与菜园之间有用石块与青砖垒砌的篱笆墙,靠近篱笆墙的中段有一棵桂花树,伞状的树冠很好看,斑驳的树皮与遒劲的老枝表明它已很有些年岁———听外婆说,它已百岁高龄了。
  
  八月里,桂花香。外婆的桂花开放,金色的小花缀满老枝,庭院中清香四溢。
  
  中秋夜,一轮圆月闪着清辉,映照着一方庭院。外婆挪动着一双小脚,揽我于怀中,坐在桂树下,满怀惆怅地望着天上圆圆的月亮,思念着外公与了无音讯的大舅。满树的花荫映罩着外婆柔弱的身影,月光下的外婆,宛如一尊静美的雕像,外婆凄美的面容也如冷冷的月光一样银白。
  
  靠近桂树的篱笆墙上长满了青藤,青藤的藤蔓一年一年地疯长,一年一年地碧绿。四五月间,藤蔓上开满了淡色的小花,一束一束的,淡雅从容地开着,就像乡间淡定的小女子。春花谢过,又长出许多小小的青果来。秋天来了,青果成熟了,外婆叫小舅把青果一个不拉地摘下来,摊开晾晒,再剥开外壳洗凉粉。
  
  我问外婆:“外婆,这叫什么果子?怎么摘下来不能生的吃?”
  
  外婆说:“这叫凉斋粑,果子摘下来可以洗凉粉,很好喝,可清热解毒,还能治多种疾病呢!”
  
  就从那时起,我在外婆的庭院里认识了一种四季常绿的藤蔓,认识了藤蔓上结的果子叫斋粑,不能生吃,但能洗凉粉,而且很好喝。外婆家的庭院里尽长些好宝贝!
  
  篱笆墙外是外婆的“桃花源”。“桃花源”的四周都用石头青砖围起,里面有外婆栽种的菜蔬。地是舅舅们挖的,柔弱的外婆拿不动笨重的农具,三寸金莲的小脚更是让外婆寸步难行。菜是外婆栽的,深居简出的外婆为了生计,已学会许多力所能及的农活,譬如栽菜,下种。一年四季,菜园里有外婆忙碌的身影,外婆的辛劳,换来“桃花源”里春红夏绿,围院疯长的斋粑藤更是为外婆的桃花源四季增辉。
  
  秋天来了,菜园一角的瓜架上南瓜退去青绿,一个个浑圆的身子上裹满瓜霜,慵懒地闲躺在瓜架上。
  
  周末,小馋猫们又来了,外婆在瓜架上挑选一个成熟的大南瓜,为我们做香喷喷的南瓜粑。我和妹妹洗净小手,跟着外婆学作粑。我与妹妹帮倒忙,脸上、鼻子上到处糊着粉,外婆看着我们一对花脸猫,慈爱地笑了。
  
  出了菜园门是一条小路,小路的旁边是一个很大的池塘,池塘边有很多柳树,柳树的根须牢牢扎根在石摆的石缝里。春日风来,杨柳婀娜,水面上白鹅花鸭来往穿梭。一年四季,总有灵动的影子在水面浮动。
  
  菜园门正对着池塘的石板桥。石板桥很宽很长,一直连接到深水里。春去秋来,柳树的叶子已转金黄,千万条柳丝在秋风里吟唱,石板桥上的柳影里,外婆在清洗衣衫。柳荫下一个瘦弱的身影,满头青丝已转星白,圆圆的发鬓上斜插一支白玉的簪子,青衫黑裤,一张永远素净银白的脸。
  
  好似一个梦,恍惚中外婆不见了,桂花树不见了,斋粑藤不见了,菜园不见了,还有那个大大的池塘也不见了!
  
  我在时光的碎片里寻找那个梦,寻找外婆的影子。外婆的影子清晰又模糊,还有那个寂寞而又温馨的庭院,儿时给我温暖的地方,一并在梦中浮现。岁月,把许多景物与人都埋入记忆中,唯独天没变,地还是原来一般大,只是地上的景与人已物是人非。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浅秋望月 下一篇:蜷曲的春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