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的春天(二章)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3-31 12:1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谁把春天惊醒?
  
  丝丝温暖来自泥土、来自大地母亲宽阔的胸怀。小河里的水开始流动,缓缓地,河面上来不及完全融化的冰块相互撞击着,发出悦耳的响声,短暂而急促。它们不耽于磕碰和吵嘴,而是簇拥着快乐地向着春天奔去,脚步越来越轻盈。小河汇入大江再流向大海,那里是水的乐园,是生命的起源。那么,可爱的春天是在大江的源头还是在大海的彼岸呢?海浪嘹亮的歌声在远处回荡,那是春天的答案在等着他们。
  
  河边的小草从假寐中探出头来,战败的冬天已经远遁,小草开始齐唰唰地抖擞着精神,也抖落了被寒风践踏一冬的晦气。它们的脚不忍离开大地,离开深藏在地下的秘密,那是野火烧不尽、利刀割不断的精神所在。这些瘦弱的孩子,终于有机会说出憋闷太久的悄悄话,轻松自如地摇着发青的头巾,但它们毕竟是孩子,看着小河里的浪花在跳跃,在玩漂亮的转身,看得眼睛都直了。
  
  柳条还在慢条斯理地摇摆着,梦中的雪花已被它泡了茶,那些残留的寒意让它透体通泰,头脑清醒,轻易地就从迷宫般的梦境里走出。霜和雪算得了什么,一个漫长的冬天,那么多深沉的思考化作一个个发绿的芽胞钻出来,亮亮的,蓬勃的生命等着舒展的那一刻,就像钻出云朵的星星,炫丽而夺目。
  
  那千山外飞来的谁家燕,一不留神飞成儿童们手中的风筝。他们拍着手、唱着歌,追逐着、嬉戏着,身上厚厚的棉衣已被扔作天上的云彩,像美丽的童谣一样飘在高高的空中。云彩在盘旋着,伴着孩子们一起欢欣,不忍远去。是啊,它们的心情正缠绕在那细细长长的风筝线上,等着燕子的剪刀再裁孩子们崭新的春装。
  
  这时,你在干什么?倚窗微笑还是远眺凝思,抑或吟一首迎春的诗篇,那破窗而入的气息,不正是盼望已久的春天么。它已在我、你、他的不经意间被惊醒,并且迅速地拥抱着我们,温暖而炽烈。
  
  醒来的春天
  
  一阵微风吹过,刮起地上鞭炮的碎屑,五颜六色的还带着喜庆的气息。老牛直起身,“哞哞”地叫着,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冬天,它悠闲地步出牛棚,强壮的身体触碰到外墙上贴着的崭新春联,那上面“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八个大字,龙飞凤舞充满活力,好似要跃下地面飞跑,早点让人们的美好愿望实现。外面春光明媚,虽然暂时还处处可见衰败枯黄的景象,也还有些残留的霜雪躲在角落里,但已经能够感觉到春天很近了,仿佛就在小河对岸。睡着很久的野草正在积蓄全身力气醒来,想要拥抱这醉人的春风。想到不久就能吃到新鲜可口的青草,老牛掩饰不住亢奋,对着远遁的寒风又大叫几声。
  
  其实春的温暖早就围在各家各户的门口,只是被各式各样的拜年声和鞭炮声惊扰得暂时躲起来。立春过后,阳光忽地一下亲近了许多,像是邻居大妈温馨的笑容。昨晚的春雨是一场久违的喜雨,洗净了灰黄的天空和落满尘土的树梢,孩子们在家前屋后一遍一遍地跑着闹着,整个村落的神经都被挑动起来,除了鸡鸣犬吠之外,还似乎听到许多昆虫的叫声。这些天然的歌声其实还没有真正到来,只是零星而清晰地响在人们自己的耳中、响在记忆里、响在期盼中。
  
  一根迎春花的枝条探过墙去,嗅着高处的空气,在乍暖还寒的风中得意地摇着头。那些黄色的小花朵终于冲破了季节的束缚,一下子炸开来,明晃晃的色彩,直耀人的眼,像是通了电的小碎灯。几只灰色的麻雀落过去,尖尖的嘴啄着这春天最早的使者,不久就啄得到处春意盎然。
  
  性急的老农已经在修理着农具,那“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传出老远。旱烟锅熄灭好久,还被他叼在嘴上,阳光下眯着眼,看着修好的锄头与铁锹,满意地露出笑容。小孙子在门外跌了个跟头,哇哇大哭,他赶紧走上前,拉起小孙子,拍打着他身上的尘土,嘴里慈爱地念叨着,“跌跌打打,快快长大”。
  
  这时老牛停止了叫唤,慢慢走回牛棚。晚饭的炊烟正在升起来,久久不散,盘旋在村庄的上空,也像是正在苏醒返青的春天一般,浓浓地,充满昂扬的斗志。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