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静的秋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程 志 开 时间:2015-01-10 02:4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入秋后,阳光一天比一天灿烂起来。阳光走过的地方都留下金黄的颜色。松林变黄了,田野变黄了,果树上悬挂着黄灿灿的梨、桔和苹果,田边的大南瓜舒舒服服地躺在金色的草毯里,尽情地沐浴着秋日暖融融的阳光,结实的玉米苞正等待被收回仓库。秋蝉在田边的灌木丛中吟唱一曲曲金秋的颂歌。肥壮的蜘蛛在枝头的网上缓慢地游动着。落光核桃果的大树悠闲地享受着秋天的阳光。
  
  常富老人的老屋徜徉在秋天里。老人今年八十二岁,精神矍铄,戴着老花镜坐在藤椅上,认真研读一本封面有些陈旧的老版《新华字典》,几只小鸡围在他的脚边叽叽喳喳地跑动。
  
  这是一座山村里普通的四合院,阳光和风雨已将房檐和板壁变得斑驳陆离,但一些精心的雕刻依然清晰可见。整洁的院落和四围的花丛把院子装扮得十分闲适。
  
  几年前,老屋的四周全都是一些巨石,是常富老人和媳妇一边抚育儿女和赡养老人,一边用时间改变过来的。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一开始在这里安家时,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样,他们简单地平整一块二十平方米的地基,然后冲墙,串几根木头,盖上房板,在屋子中央挖个火塘,围上篱笆,就建成了一个家。猪圈是将就几块邻近的大石头简单搭建的。与全村人相比大抵一样,有的甚至只有篱笆房,有一户村民还住在村边的岩洞里。
  
  七十年代时,随着人丁的增添,破旧狭小的老屋实在住不下一家人了,常富老人利用在邻村教书的周末和早晚时间,在火把和星月的照耀下抡锤,打碎一个个大石头,一锄一锄地平整出一块楼房屋基。村里派出一个木匠,按照全劳动的工分评分标准,开始用简单的工具,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做出木架,在山村里鹤立鸡群地竖起一座瓦片盖的楼房。之后,在这座孤寂的小山村陆续建盖起一座座瓦房。
  
  八十年代开始,特别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每当秋后,地里的庄稼收种结束后,随着山里的大树倒地声,村子里竖起一座座楼房,从山脚下到山头,家家户户都用房子把院子围得严严实实的,不用几代人拥挤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过日子。常富老人家因子女们一个个走进学校,并且初中毕业后,大都就读于省城的学校,来回的路费和生活费让他在工作期间和退休后的二十年里都出不了几口轻松的气。
  
  夫妻俩一边拼命地种田、喂猪,一分一厘地攒钱,一边在楼房前用火烧大石头。一阵猛烈的大火之后,在火烧过的石头上倒上水,让石头变得松软,再抡起铁锤把七八个巨大的石头化成砌石脚的材料。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石头消失了,在原来的石旮旯上,建起了这一座四合院。
  
  孩子们都找到自己的工作了,而且各自成家立业。这时候的常富老人已经迈进七旬老人的行列。老人忙着在房前屋后栽花种树。三月春雨过后,房前的果园中,粉白色的苹果花和雪白的梨花、李子花以及粉红色的桃花开放了,庭院被包围在一片花的海洋里。秋天来临的时候,果园里飘荡着阵阵馨香。庭院里常年开放着鲜花,凸凹不平的院坝打上水泥地皮,房间和阳台铺着光洁的瓷砖,冲水厕所、太阳能等等一些过去没听说过的东西都在家里落了户。
  
  现在,除了每天观看电视新闻,老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报纸和读书,然后走到院子外,看村里的人们忙碌的身影,坐在花丛旁领略四季变迁。每当儿孙们回到家里时,老人喜欢看着孙辈们天真地在房前屋后嬉戏,听他们用稚嫩的童声给他表演,喜欢听儿女们围着火塘彻夜谈古论今。这种时候,老人身心特别轻松,并且会成为这个场合的主要发言者。他对国际国内大事有全方位的了解和独到的见解,孩子们感叹着父亲惊人的记忆和理解力。
  
  孩子们会经常回来看望他们的,早晨吃饭时,老伴又在叨念国庆节了,猜想哪几位儿孙会回到他们的身边来。早饭过后,老伴牵着家里的老牛在果园里放牧,常富老人来到他种植在乡村公路旁的花丛旁望了又望,看山脚下的路上有没有车辆往上攀爬,坐在小山头的石头上听秋风穿过松林的声音。花丛从脚下的土路两旁一直向两端延伸到远处,白色、粉红、紫色的花朵在秋风中欢快地舞动着。几只山雀在松枝上拖着长长的羽翼欢跳,两只松鼠在田埂间飞跃。
  
  孩子们回来了,常富老人带着恬静的笑容坐在院子里接受儿孙们的问候,看着他们欢愉地谈笑,自由自在地在果树枝头采摘果子,甜甜地享受乡村的乐趣,他的心里涌动着阵阵暖意。
  
  阳光静静地倾泻在山村的小院,花儿在风中欢舞,秋蝉在院子外的梨树枝头唱着欢歌,山风也在枝头弹奏着秋的协奏曲,整个寂静的山村沉浸在恬静的秋阳里。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老墙 下一篇:关于手磨的回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