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树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方 桂 红 时间:2015-01-03 11: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村庄让我觉得有点遗憾的,是村口没有一棵令人向往的古树。“应该有的。”尽管我总是这样告诉自己,甚至想着那该是樟树、枫树、榆树、银杏、或是金桂,可是问过村里很多老人,他们都说没见过有树,隐隐中便有了失望。
  
  就如一个家庭,总希望有个睿智的老人在呵护家人,关注家人成长一样,觉得一个村庄,也该有个标志,来护佑村庄,来承载村庄历史的,而这个标志最好是枝叶茂密的树,即便只有一棵,但只要它有生命,苍劲挺拔,也能了人心愿。于是,我曾试着打听村庄更早通往外界的出口,想在那里得到答案,可惜也没找到丝毫的痕迹。
  
  不过,村子里曾经倒有棵树,是桂花树,它长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树很高,站在村头便能看到树冠,也很粗,需三四个人环抱才行。每到深秋,金桂飘香,整个村庄的空气便都浸润着甜甜的香味。那是庄稼收获的季节,人们忙碌着,幸福的欢笑如花香般,充溢着村庄的每个角落。后来,那户人家搬走了,去了城市。起初,每到清明,他们还回村庄为祖宗扫墓,后来,房子换了主人。“房子卖了,是要断回乡的路了。”村里有人这么说,便真的再没见到他们回乡过。我在一年仲秋曾回乡过,在村头,习惯地停下来朝桂花树的方向瞻望,望了很久,才看清树的轮廓,隐约中,我感觉到树已不再葱郁,有些像倦怠的老人,萎缩着没有生气。在家的那些日子,空气淡淡的,没有丝毫的异味,我开始有着隐隐的不安,“那树已经两年没开花了,大概是老了吧,现在正落叶呢。”妈妈的回答,验证了我的猜测:桂花树真的没开花了。据说那树有着百年历史,那户人家祖上也在那幢房子里住了几代,如今,树的老去真的是因为岁月,还是其他,我无法推断,我知道,冥冥中有着许多说不清的灵性,但我还是认定了妈妈的答案,这答案虽有无奈,却能令人释怀,毕竟,树也是有生命的,有生命的东西,不管你如何地珍爱和眷恋,总有一天,它会退隐、消失。
  
  村外的田地边,曾经有过一片银杏林(村里人称“白果林”),十几棵银杏树树干挺拔。孩提时,遇到大人们在那附近忙农活,我们就跟着去田间,去白果林里玩耍。秋天,叶子黄了,喜欢一片一片地拣那扇形的树叶,果子熟了,宝贝似地拣着回家,将它磨孔,挑出核肉,留着空壳做哨子吹。那年夏季的一个晌午,狂风大作,七岁的我冒雨去给妈妈送蓑衣。记得自己是戴着雨笠的,可是见到妈妈时,我却全身湿透,当时妈妈很生气,怪我雨大风大不该出门。不过,事隔多年,我依然记得,那天回家的路上,雷电一直没停,我的小手被妈妈牵着,心不再委屈,也不再惧怕,倒觉得很温暖。也就是在那场狂风暴雨中,村里的一个男孩在野外放牛被雷电击倒,那些白果树有的被连根拔起,有的被雷电拦腰劈断。从那以后,村里少了一个俊秀的男孩,村外再也没有了白果林。从那以后,对于大自然,我常怀敬畏之心。
  
  我还是放不下村口的标志,我给自己解释: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村口是有棵树的,或樟树,或枫树,或榆树,只是这棵树没经得起岁月沧桑,没经得起大自然摧残而过早地消逝,以至于后人不再知晓吧。这么想着,倒也少了许多遗憾:面对世间万物,凡尘的我们,除了珍惜和感恩,有谁能抵得过时光和大自然的力量呢?!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难忘那酸梅树 下一篇:小幸福就在身边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