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振 声 时间:2014-12-06 04:0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早年,故乡的那条路叫石板路。它约有两公里长,从七、八个村子旁边蜿蜒而过,最后通到圩镇上。这是各村的孩子们上学和大人赴圩的必经之路。由于怕涝,路基高出水田半米多。一米来宽的路中间一溜儿铺着一块块大小不一、石质各异的石板。此路因此而得名。这些石板并不是筑路者原本的设计结果,而是四乡的善男信女遵照“神婆”或“先师”们的“忠告”,各自捐钱铺上去的“替罪石”。他们希望用石板代替邪恶和不祥,让路人千跨万踏,使它们永世不能翻起身来害人,以保佑亲人的吉祥和平安。后来,家乡要兴修水利,石板都被挖出来搬去砌水沟了。石板最终以为人类造福来为自己“赎罪”。从那时起,大家就只好从这条没有了石板的黄土路上走去上学和赴圩了。
  
  五十年代末,国家要修建国防机场,必须从我们村后的山里运取大量的石料。这条路在几天之间就被许多民工“裁弯取直”了,变成一条才一公里来长的笔直通到宁江河边的大路。民工和村民从这条路上把各种石料用车推,用肩挑,送到工地卖给机场的施工队。每天起早摸黑仅可挑两担,但可换得一块五毛钱。(这是农业社里做十天家活的报酬)。为了提高运料的速度,加快机场的建设,不知是谁出的钱,只几天功夫,就在路中间铺上了一块块尺来宽的厚木板,克服了手推车轮陷车倒的现象。大大地提高了手推车的速度和装运量。但是,肩挑者却不太喜欢那木板路。他(她)们宁愿踩着泥尘或泥浆前进,也不敢冒脚可能被车轮碾裂的木板刺伤的风险。对于靠肩挑换饭吃的人们来说,伤了脚无异于是一场灾难。父辈们在这条路上为了生活而辛劳跋涉的景象以及天晴时的灰尘和雨天的泥泞都在我幼时的心里留下了难以拂去的印记。
  
  八十年代末,党中央改革开放的农村政策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被束缚多年的农民终于松开了手脚,利用各种门路去劳动致富。村民的生活逐步改善了。到九十年代初,人年均收入已超过了二千七百多元。脱了贫的农民一直把这条路看作是一块“心病”。大家期望着政府的号召和支持。1991年夏,一张全镇为广梅汕铁路即将通车配套的道路建设蓝图,在镇政府的会议室里最后定稿。村村都通水泥路,几代人的梦想终于要变成现实了。《集资公告》一发出,村民们心甘情愿地拿出自己全家应付的一份;在外地工作的游子也理所当然地汇回自已的一份;港、澳、侨胞也捐出了拳拳赤子之情。不足两个月,就筹足了筑路的款项。大家决心要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筑造一条通往幸福繁荣的康庄大道。
  
  1993年春节回故乡探亲,我亲眼目睹了家乡的巨大变化。其中这一条历经沧桑的路最为引人注目。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四米多宽的笔直的标准水泥公路。设置在路口交通标志明了醒目;各种机动车辆左来右往井然有序。大路两旁有许多建筑风格各异的农村新居,衬托着一幅幅鲜红的对联,好一派喜庆祥和的景象。道路两旁两行挺拔的水松,象列队的仪仗队在迎送看来来往往喜笑颜开的人们。这那里还有当年“石板路”和“木板路”的踪影啊!如果一种路就代表一页历史,那么,我们已经翻过了“苦难”,又翻过了“贫穷”,今天终于翻到了幸福的一页。
  
  随着党中央制定的农村的富民政策越来越深入人心,故乡更大的变化肯定还在后头!人们还会继续翻开一页又一页绚丽多采的历史篇章!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垂钓夕阳 下一篇:与大山对望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