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若 湄 时间:2014-12-04 20:4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我出生在一个可以称之为深山老林的山区小镇。
  
  起伏连绵的山,层层叠叠的树,一条清亮得透着几抹嫩绿的小河,绕着山脚静静地流淌。在家门口就有二三人合抱不拢的野生大树,一抬脚就可以钻入密匝匝的林子。早上太阳升起一竿高的时候,林子里那股香气啊好闻极了:松松软软的黑土,轻轻盈盈的湿气,挂满露珠的花瓣淡淡的甜气,更多的是绿树那又浓又爽的乳气。我们在林子时捡柴草、摘野果、采蘑菇、玩耍儿、林子理所当然是我们的乐园。我曾看见过一只小山鹿,顶着褐色的角儿,在几米远的树后,轻盈地跳跃着跑过,我甚至看见了它那双如婴孩般莹亮的大眼睛对着林子打转。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森林是那样的蓬勃富绕、纯净灵气,还有说不出的神秘。
  
  林子里常有人伐木,留下许多木桩子,那些乳白色的截面上布满一圈圈浅褐色的纹理,那么的细密流畅、婉约有致,仿佛是人们无法破译的树的心语。大人们说,这是树的年轮,树就是以这种方式悄悄记录着岁月流逝的痕迹。记得有一回,我用手描摹着这些树纹儿的时候,幼小的心突然沉浸在无名的伤感中,莫名其妙地问自己:在山的背后更深的山,是不是有许多许多的树,从没有被人们看见过,它们是不是很孤独,很寂寞呢?尽管那时年少不谙很多事理,但是我相信,那段与森林共处的日子里,一定有过一枚种子,带着森林纯正的品质与气息,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里,并且伴随着我的幼年、少年悄悄萌发茁长着。
  
  长大了,离家很远去上大学,学校在南方的一座大都市里。那时,我并不习惯大城市的许多东西:高楼、街道、空气、人,只愿呆在校园里。好在校园里树也很多,到处是密杂如森林的树:桦、榕、玉兰、凤凰……。细雨蒙蒙的时节,我喜欢到林子里走,清晨天刚大亮,松林飘着若有若无的霭气,雨丝打在松针上,挂住了,慢慢地积在一处,聚成半片水珠子儿,由扁半球变圆、椭圆,最后是倒瓜子圆,一闪间“滴嗒”落下来,盈盈地,带着几点儿的俏皮。这时的我,仿佛远离了喧嚣的大都市,又回到远山绿浪翻滚的森林,一种沁入灵腑的乳气将我轻轻朝上托,我飘起来了,融入绿香浓郁又清新润湿的氛围。
  
  每当黄昏路灯乍亮,穿过林间小路到图书馆去,在书海里,面对迎面扑来的人类智慧气息,那种与在森林里一样,想深探地呼吸,渴盼汲取的愉悦感觉,是多么的相似。这段充满了书卷气与绿色芬芳的校园生涯开启了我的心智,使我第一次为人类那些美妙灿烂和沉重痛苦的思想流下了感动的泪珠,同时,对博狗bodog娱乐场的种种美丽的梦想翩然翔飞了起来。在早春的日子,我最爱紫荆,如扇的圆叶落稀,曲绮的深褐色枝条上,是一枚枚错落的被春雨洗淡的花,莹透的白,润着那么一点点的浅紫,宛若少女青春浪漫而忧郁的情愫。我真的就愿意自己站立着,慢慢地也长出根来,成为这样灵秀绰约的一棵树。
  
  出来工作后,整日地坐在办公室里,每天忙着琐琐碎碎的事情,重复着单调的日子,不经意间,美丽的梦想巳如花儿般从枝头凋落。无事时看着窗外的三两椰树,久了,眼神便有些的恍惚,不知是我看树呢还是树看我。有时,我为它们叹气:一辈子就注定圈在这么一个地方,多腻烦!可我又看不出它们有什么烦恼,每天很绿意地喧哗或安静,更多的时候是微笑。狂风暴雨时,我看见它们的枝叶失态地乱舞,渊漓恣肆,如一种痛哭,一种呐喊,一种挣扎,最后是无奈的耷拉。天晴了,又是更绿意的微笑。
  
  夏日里的一天,窗外很重的一声闷响,一个椰子果掉下来了,原来它们结果了,树身顶端密密地挤着几十个还绿着的硕大果子。原来在每一天的简单与重复里,它们慢慢地生长着,收获着,静静地编织着自己的年轮,弹奏着纤细、深情又高昂的曲子。用心听着的时候,我便涌起一种趋同感:但愿我也是一棵树。
  
  长成一棵树,我能吗?不仅仅是绿意盎然,温雅浪漫,也不仅仅是质朴奉献,茁长收获。这些直立着的圆圆生命,它们有着更多我永远悟不透也无法企及的内蕴。
  
  我曾在一个月色如水的夜里,在繁华市区的一幢大厦背后,见过一溜儿树,在周围灯红酒绿的喧嚣里,静静地站立,静静地守着一片纯正的绿荫,沉浸在一种安祥的寂寞里,就跟我在人迹罕至的森林里所见到的树一样。也许,我并不能祈求自己长成一棵树,但是,在我的生命里,有着树的相伴,就足够了。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叶与树 下一篇:雨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