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描述或写意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丁 振 川 时间:2014-11-11 21: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深秋,高大柳树上饱含浓郁汁液的叶子似悬挂在皖西南七月铁青色峰峦和危崖之上的飘浮雨滴,墨绿色树荫是抵御火焰秋阳垂挂的围帘。诸多柳树在强烈的阳光下坚守着叶状阴影。每一棵树所产生的阴影像白亮的光芒中蛰伏的黑色灯塔,沿着这样的树荫飞行,一只刚刚长出翅膀的嫩弱的麻雀,颤抖着收扰翅膀歇息在藤蔓如河流交织的葡萄架上,叶丛中垂挂的一串串青涩果实,如果秋阳不能将它燃红,它就会将照射在葡萄串上的圆点光斑慢慢染绿。
  
  偶尔眺望城市远郊黑色山峰,乌黑的岩石像被秋阳燃烧的巨大煤块,石头扬动的热浪掠过渔舟叶桨搅动细小涟漪的石塘湖的粼粼波浪。皖西南漫长炎夏的余威未息,沿着城市北郊山峰和淙淙溪流走走停停。几头皮毛如墨的硕壮水牛,在石塘湖边浅滩啃食绿茵茵的青草,不时昂头发出哞叫,在青草滩上发出沉闷空溟的回声。这样的哞叫像号角鼓舞皖西南田间的青绿稻禾加快禾杆拨节的节奏,不经意间细碎洁白的花粉像蒙蒙雨雾使干燥空寂的旷野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气息。当水牛黑色肚皮鼓得像硕圆的气球,单季晚稻沉甸谷穗饱满得仿佛要涨破金色谷壳,一辆红色收割机四只铁齿轮子在凹凸不平的田间小路上行驶,排气管冒着青色烟雾,向稻田开去。
  
  在深秋感受漫长炎夏一样的灼热气息,使我为葡萄架上串串青紫葡萄担心,它必须坚守在葡萄架上,一旦它被采摘,只消几个时辰,每一颗青紫果实,就会由甘甜的果味葡萄变成发酵的酒味葡萄,小小果实成为盛酒的精巧葫芦。从漫长夏季走进深秋的收破烂的黑脸男人,酒味的葡萄会使他想入非非,他会卖掉车上的瞎眼彩电、又聋又哑的收录机、一摞文字模糊的老报纸和过时的美女裸体挂历,以及疲倦不堪的跛脚铁架和电流已经窒息的铜丝线圈,车上的破烂空了,只剩下作为载体的破旧三轮,会使他产生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他手握着毛皱皱的钱币,买一瓶果味纯正的葡萄酒回去,他要借着酒劲干他胆怯时不敢干的事情。高大柳树的坚韧枝条和葡萄青藤,正在穿越和缭绕空旷深秋,柳树的任何一枝或粗或细的枝条,没有送来像雨丝样垂在耳边的昼夜不息的蝉鸣。在时空的十字路口,我不知道摄氏32度气温在深秋还要盘踞多久。夏季像一名舞台占有癖疯狂的三流歌手,迟迟拒绝谢幕,令人感到茫然和无奈。而深秋则是矜持过份的老牌名星,人们愈是期望她带着清凉的风韵尽快登场,她偏偏吊足人们的胃口,迟迟不肯露面。高大柳树和苍翠樟树牵引着皖西南流火阳光,进入秋天的纵深地带,青绿的树叶坚守着枝条,拒绝变黄变枯。一个对四季轮回颇怀伤感的人,从一叶知秋进而目睹无边落叶萧萧下的壮观景象,从而生出对秋天的感叹,而深秋没有给他一枚被霜花染黄的叶子,他只能从怀念中搜寻某个深秋黄叶如雨飘落的场景。
  
  从漫长炎夏走进深秋的柳树、樟树以及刺槐迷失了季节的方向。与此截然不同的是,桂树金黄细碎的花瓣向深秋飘散浓郁的香气。作为标志性展示深秋景致的桂树,人们闻着桂香,走进桂树树荫下小坐,飘散桂花气息的清凉树荫消解了灼热深秋给人带来焦躁心绪。桂枝上的麻色鸟雀,为树下歇凉的人唱一曲花香小调。同时与桂树进入深秋的还有山中的板栗树,坚硬的果实与娇嫩的桂花遥相呼应;生长在红土丘陵间的坚韧乌桕,没有经历彻夜寒霜的浸染,叶片在风中抖动一丛丛火焰,一面面红的或黄色的旗帜。叶丛中晃动着黑色坚硬外壳的乌桕籽,是乌桕奉献给灼热深秋的朴素心意。清苦漫长的童年深秋,我曾目睹祖母用锋利的月牙铲刀,铲下长着桕籽的细软枝条,用手捋下带壳的籽粒,然后用拳头大的河卵石砸开黑色硬壳,晶莹洁白的桕籽像新米闪烁萤光。村庄合作社收购桕籽,五分钱一斤,祖母买掉桕籽,给祖父打二两老白干酒。剩余的角子买一盒蛤蜊油,用于寒秋涂抹脸和手上的裂纹。清贫年代的寒秋已经离我们远去,祖父和祖母也已远去。灼热深秋是人面临的又一种生存环境。
  
  灼热深秋,无论是城里人还是从小桥流水的乡村来到城市沿街叫喊收破烂的汉子,像无雪的冬季渴望一场雪一样,渴望寒凉北风吹过桐城龙眠山峰。向南的风吹拂古城安庆和奔腾不息的长江,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悄悄给皖西南的土地洒一片银霜,将灼热静静地覆盖在天高云淡的清晨,马鞭草挥着鞭子,再也赶不走因为贪凉而冻僵的绿壳甲虫。我会踏着霜花出发,到有枫林的地方,看晚霞点燃一枚又一枚枫叶,枫叶点燃寂静的枫林,枫林燃烧深秋的黄昏。收破烂的汉子也会离开城市,回到树荫遮天寒鸦栖息的山居,扛着鹰咀锄,在流水淙淙的溪畔,挖红薯,刨花生,他成了土地和果实的主人,挺直腰杆,做一个幸福的王。他将忘却城市遭遇的冷漠,让溪水将伤心的记忆带进深深的峡谷。皖西南田野的饱满稻穗,是深秋画卷上的金黄底色,谷穗碰击谷穗,像词语在叩问词语。乡村霜花满天的夜晚,这样的谷穗使月光下的红色收割机和弯月形镰刀,像人的心情因幻想而彻夜失眠。
  
  北方而来的寒冷空气,在深秋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涤荡着城市和皖西南乡野升腾的热浪。之后,柳树和法梧的叶子开始变黄和飘落。辛劳的环卫工,拉着一车枯黄的叶子匆匆行走,深秋的道路闪着乌青的光泽,飞旋的轮子碾过更多更凉的叶片。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约会春天 下一篇:听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