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情结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28 08:4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老屋屹立风雨百年矣,有其乐,亦有其悲。老屋原为祖居,分东西两栋。东屋三间为卧室,屋顶有半截灰瓦,余者以山草盖之,顶端置瓦鞍,灰白相间,色彩莹然。房墙以红石砌之,石缝细密,以泥灰塞之,缝隙井然。天井铺以小砖,凹凸错落,行走方便。夏夜铺席乘凉,耳边蛐蛐欢唱,远处孤鸟鸣叫,望星空,星河切切。三五之夜,月上梢头,凉风习习,竹影飒飒,婆娑于墙,风景愉心也。
  
  老屋东边临一鱼塘,鱼塘系他人所有,余幼时常在此偷钓,晚上沉几杆鱼钩于塘中,早间取回,必得活鱼数尾,早餐有鱼吃尔。西屋大厅专为供奉先祖牌位,余幼时曾攀到供台上,发现供台后有手榴弹二颗,黄绳系之,约有二斤重。剩下二间为仓储,有窗户,伏于窗台,远景尽收眼低。盛夏午间小憩,风吹徐徐,远处铁匠锤声朗朗,叮叮当当,高树蝉鸣,嘴间含笑,人在梦中。年四岁许,东屋檐下置危梯,高十数米,我攀至檐顶,家人邻里皆屏息观之,惊谔不知所措。邻居铁匠老李悄然攀梯,手抱我而下,救得吾命。李老今八十有余,脸红润,身健朗,与我念及此事,仍唏嘘不已,再三嗟叹。老屋南边有空地,石砌而成,秋收时放置谷穗。老屋西边原为废墟,祖父在其种上酸梅树,每到深冬,酸梅树开满花,花白里透红,花香半里。
  
  早春东风徐徐,炊烟袅袅,春燕造窝于房梁,窠里雏燕张口啾啾,母燕往来喂之,好不繁忙。六月屋前石榴花香,蝶舞蜂飞,祥和熙然。秋收时节,从地中摘回花生,父亲在上,我在下,一筐一筐撒于房前空地,不经三日,花生晒干;有时黑云忽至,母亲大呼:“要下雨啦,快收拾花生!”三人用扒搂扒花生,忙活数分钟,哗然落下,雨至而花生亦收完矣!隆冬时节,北风呼呼,略带飘雨,霜覆房檐,行至屋外,寒气逼人。午后,丽阳出,霜化成蒸汽,房檐、屋顶皆有烟气冒起。祖父曾养一黄狗,栓于院外墙边,每至冬天,黄狗整日躲在窝里睡觉。某日,家人皆外出做工,回家发现家中彩色电视机被偷,一查发现,小偷竟是从黄狗窝边的围墙上爬进来的,父亲发火,用热开水把黄狗淋死,到现在家中再不养狗矣。
  
  我出生日,父亲在外,时值寒冬,北风甚猛,细雨飘飘。硬床冰冷,母怀抱着我,我瑟瑟发抖。常月大嫂来窜门,大呼:二婶、二婶,孩子危矣!急急生火,以火取暖,我命方保矣。小时家中甚穷,家中薄地离家三里许,母亲常带我去地间劳作,弃我于地头,峭风撩面,饿了吮手指,与泥土共舞,困时伏地而睡,蚁行面颊,母亲见之,凄然泪下,莫不悲哉!某年夏日台风忽至,南北黑云,雷电震天,田中稻谷皆倒,村人大部秋季断收,惹得开春无粮下锅,村中有多户人家,带妻儿老小而去,不复归来。而今,生活富足许多,全家搬到镇上住,一次父亲生病,于榻上,言谈及一生际遇,感慨颇多,叹曰:世无常行,恒命难定,唯善待自己为上也!
  
  抗战时老屋遭倭寇火烧,幸逢突临一场大雨,将火补灭。西屋大厅房梁柱子烧了一半,横在两端,黑乎乎,甚是奇怪。几年前西屋翻修,发现墙土皆成红黑色,闻之有火腥味。今东屋已翻造新房,不见往日情景,现祖父居之,每执祖父之手伫立老屋前,从前光景浮现眼前,悲喜不自禁,泪洒衣襟矣!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那一片金黄 下一篇:家是永恒的归宿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