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谒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01 11:2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昨夜,我又梦见了那坊间的秋叶,一片片,簌簌地,像时光的躯体里流出的精血,浸淫在微凉的风里。
  
  读过友人写石门坊的句子:“每一片红红的叶,都散发着太阳的体香。”因不曾亲睹,以为石门红叶也似香山的枫,经秋而红。待面对这大片的红时,发现只对了一半,秋红没错,枫竟是错了的。栌,是兼有“红叶”之称的黄栌,其叶茂生在临朐西南的石门坊间,与香山红叶遥相辉映,成为华夏母语文化里两座迷人的乳红,哺育着历代文人涂抹的激情。
  
  想那年重阳,诸事尘落之后,就应了原潍坊公安干校的同学之邀,西去临朐,一睹那片多年浸染在心底的红。临朐属于沂蒙脉系,一进地界,山势随之陡峭起来,气温也暖了,许是层峦御风的缘故。因第一次去,同学一遍遍电话才引到了一座大楼门前。张永军,没错,虽魁梧了些,但那份白净和山里人特有的敦厚一点没变。略事寒暄,便随他的车奔石门而去。
  
  车迤逦而行,到得坊前,却见三面环山,北部隆出,远远地就有满山的红扑面而来,间或几树苍翠,让人倏然想起国画大师挥毫时会意地一漏,便即点化了整幅画面的意境。
  
  进了石门,沿石阶而上,迎面撞见悬崖上的“晚照”二字,古朴苍劲。听说每到傍晚,夕阳透过一道天然山凹的反射,这两个大字便如灵山秀栌裱过了一般,栩栩散着灵气,使人犹临仙境。“晚照”之下,有水一泓,呈不规则的圆,名“另天池”,终年汲罅隙之水,清可见底。沿悬崖狭径上行,但见左侧壁立千仞,右手下却是百丈深渊,幸有一面石桥横铺,心揪揪然,竟不敢旁顾。问当地人,只道“仙人桥”。永军介绍说,当年吕洞宾由东海回峨眉山从这里走了一趟,就有“仙脚踏开一线路,世人此过见神仙”的释句。是时蹑足而过,顿觉有股仙气袭遍全身,后背汗涔涔的,回来悟道,却是惊悚过甚所致。
  
  过仙人桥回望,但见山谷里阳光普照,万树泼染,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红了山腰,碳了眉梢,心也跟着热腾腾地,怕就熔化了。
  
  然后往南,依次探访洞穴数座,惟龙洞最为深幽,传是东海巨龙遭贬藏匿之处,洞势蜿蜒,至今无人测其深。像这石门坊,到底备了多少佛学斋饭,留有多厚的人文积淀,没人道得清了。再往南,便是七仙女洞,传说这老奶奶下凡时就曾藏身洞里,以寻天下如意郎君,谁知相中了穷小子董永,成就了“天仙配”的千古唱词。想这传说终是后人演绎了的,为山洞添点灵气,搏游人雅兴,得雅者一哂。这样想着,径自笑了。
  
  又经过几次峰回路转,遇得一处名曰“三石龛”的所在,却是高出路面的石壁上人工錾凿的三座石窟,乃元明僧人斋卧之所。
  
  进了文昌殿外门,庭前一棵古树,几柱烛香,缭绕着佛门的遗韵。上得堂内,瞻仰文昌帝君梓潼神像,威仪庄重,就有人燃了大把的香烛举过头顶,口中念念有词,想是许了几辈子的心愿,子子孙孙一并祷过,求神灵护佑,虔诚得让人直欲洗手净面,叩身一拜了。据说明朝殿内曾塑“天聋”、“地哑”金童神像二尊,工艺极为精湛,兀立百年,招来香烟成云,佛声回荡。后毁复建,最后为倭寇所灭,神像不再,殊为痛哉!想这深山老林,原是苍松翠柏荫被山谷的,绵延千万年,为何偏在人类纪元的二十世纪失去苍翠,代之栌红,莫非仙灵有知,冥冥中早布好了这石门的栌,泣血的红,为后来兵燹辱没的诸神众生招魂摇幡吧?
  
  待谒了几处佛寺圣地,移步磐石上的“眺远亭”时,凭临那一波波的红的流动,本应多浸淫些秋的况味的,奈何那份伤绪还袅袅着,久久不肯散去。这么懵懂了些时,得同学一拽,才断了那些飘忽的思绪。看日头已高,匆忙下山。
  
  别来数载,有关石门的意象开始模糊,只有那一片坊间的红恍惚还在眼前,簌簌地,像历史的躯体里流出的精血,浸淫着一些梦境,抱守着一方神圣。梦便是梦了,想这个时侯,那些叶子又该红透了。
  
  丁   元  忠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秋天的色彩 下一篇:记忆松树林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