乏甜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7 12:2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乏甜是我童年的邻居,其大号叫什么人们已记不清了。反正大人小孩都叫他乏甜。
  
  乏甜是个结巴,经常被人捉弄。我们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孩,碰到他也会逗他。
  
  乏甜有一个温暖的家。父亲是下放工人,有一手修理电动机的绝活。那时生产队的电动机坏了,都找他修理。白吃饭,还给一些补贴。家里的日子就比别人家富裕。他母亲是个家庭妇女,生了几个女儿,把唯一的儿子视为掌上明珠。几个女儿出了嫁,她就开始操持儿子的婚事。
  
  那时候的农村,许多棒小伙因为家里穷,都打着光棍。村里的姑娘想方设法攀高枝,嫁到外地去。有的人家用闺女给儿子换媳妇,也不管人品长相如何,更不顾及女儿的幸福与否,只要儿子不打光棍,能够续家里的香火也就行了。
  
  乏甜的婚事也不顺。他几个姐姐已嫁到外地。母亲不知托了多少媒人,不是见一面就“拜拜”,就是拿了定礼音讯杳然。
  
  在乏甜父母着急的情况下,有人介绍了一个外地姑娘。此人长相不错,只是因为兔瓣嘴,条件好的没人要,条件差的她不要,加之一场洪水冲毁房屋田地,为了活命,也给家里挣下笔彩礼,才答应嫁到外地。乏甜父思忖再三,觉得也好,省得女方挑儿子的毛病。彩礼送到,姑娘随后就到,家里摆了几桌酒席,请了亲朋好友,小两口就算结婚,共同进入洞房。
  
  乏甜在结婚的当天,也闹出了笑话。他在帮助羞涩的新娘脱衣服时口中还念念有词:“娘、娘、娘子,请吧!”听窗根的人止不住笑出了声,又气又急的乏甜拿起笤帚疙瘩,光着脚就追了出来,还一边大骂:“小、小子们,有种别、别跑!”
  
  结婚几年,老婆生了一双聪明伶俐的儿女。小两口也算恩爱,老两口便觉得松心、安逸。
  
  没想到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时,乏甜的老婆得了一种病。家里虽然不富裕,乏甜还是带她到北京看病。手术非常成功,两口子在北京逛了逛天安门、故宫,准备回家。就在这时,老婆碰上了她的老乡,又说是同学。晚上,乏甜去车站买火车票,回来就不见了老婆。旅馆上下找了个遍,值班员说,她和一个男人一起出去了。
  
  老婆再也没回来。乏甜既当爹又当妈地抚养儿女,他希望儿女长大以后有出息,再不像自己受窝囊气。分责任田那年,儿女陆续上了中学,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
  
  乏甜的父母先后下世后,他一人苦巴苦累,种着几亩责任田,供着一双儿女上学。五十岁的人已是花白头发,背微驼,一脑门皱纹,仿佛刀刻般鲜明。
  
  儿子大学毕业的那年,女儿也考上了医科大学。儿子分配到县城工作,经常回家看看,帮助爸爸干点农活。他成家后,几次要把爸爸接到县城去住。但乏甜总是说,城里没有村里自由。儿子见劝说无效,便建议爸爸再找一个老伴,免得寂寞孤单,饮食起居也好有人照顾。每当谈起这个话题,乏甜总是沉默不语。
  
  这年暑假,女儿放假回家,总是同哥哥在一起嘀嘀咕咕。乏甜便有点纳闷:莫非他们有什么事瞒着我?
  
  原来,乏甜的前妻不知从什么地方打听到女儿在省城上大学,便找了去,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向女儿诉说。
  
  她与乏甜分手后,便随那个同学去了东北做买卖,还以夫妻名义过起了日子。那个男人在一次外出时遇到车祸而受重伤,几年后死了,给她留下一屁股债。为了还债,她在黑河的一家私人企业打工,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累得她人瘦了,也老了。边境口岸开放后,碰到了阿光,她才知道家中的情况。本想回到乏甜身边,度过余生。但怕乏甜恨她。于是,先到省城找女儿。
  
  女儿见了妈妈又惊又喜,又爱又恨。母女俩一见面,全忘记了各自的怨恨,抱头痛哭。母亲诉说别后的坎坷,女儿诉说日子的艰辛。当听到妈妈有意与爸爸破镜重圆,女儿显得有些迟疑。妈妈能够回心转意,爸爸能够大度原谅吗?不管怎样,自己要成全这件事。她打电话与哥嫂商量。起初,哥哥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怕村里人笑话。后来,妹妹反复做工作进行说服,哥哥才答应陪妈妈回家,并帮助说服爸爸。
  
  这天,乏甜起来,把院子收拾干净,想起该给儿子磨些米面送到城里。当乏甜扛起粮袋去开门时,只见大槐树上两只喜鹊落在枝头,向他喳喳叫唤。乏甜想,暑假到了,可能儿子、女儿都要回来了。
  
  岂料,当他扛着米面回家时,进门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儿子坐在窗下,女儿站在苹果树下,在美人蕉下坐着一位中年妇女,有些面熟,又不敢认。当他走进院子,与那中年女子四目相对时,他眼前一亮,继而又暗淡下来。
  
  “是、是你?你来干、干什么?”
  
  那女人一声不吭,眼泪止不住淌下来。女儿用手绢帮她拭干。
  
  四人相继进了里屋。
  
  第二日清晨,乏甜起得很早。他先打扫院子,然后去自家菜地里,割韭菜、摘黄瓜、刨大葱,弄了整整的一篮子菜。
  
  当他往回走时,与才从俄罗斯做买卖回来的阿光打了个照面。阿光神秘兮兮地说:“乏甜哥,我见到娘、娘子了。”
  
  面对阿光的调侃,乏甜既不愠也不火,而是顺顺溜溜地说:“知道了。”
  
  看着不口吃的乏甜,阿光有些不解。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抹不掉的记忆 下一篇:桃花烂漫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