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缸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朱 海 东 时间:2014-06-07 19: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水缸是一种陶土烧制的盛水工具。30年前的皖北乡村中,家家都少不了一口水缸。   我们家的水缸是和爷爷分家后才购买的。自买来之日起,它便蹲在我家东厢房灶间的东墙脚下,缸口加盖了圆形的木盖,以防灰尘掉落进去。从此,它便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默默无闻地为我们全家服务着。   那时我们全家吃水全靠这口水缸。一般情况下,水缸之水多由父亲来挑,但那时父亲在离家十几里路的公社工作,不常回来。这样,水缸缺水时母亲就成了挑水人。母亲脚小,行动不便,她可以把水从井中提上来,走起路来就比较困难了。我那时还小,既提不动水,也挑不动水。每当看到母亲去提水,就去和母亲一块抬水。母亲怕我抬不动,在后面不时地用手将水桶从扁担上往自己那边移动,以减轻我的负担。我总想在抬水时让母亲在前,我在后,可她怎么也不同意。后来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从十四五岁起,我就学着挑水。爸爸心疼我,特意给我买了两个稍小一点的水桶。记不清我挑了多久的水,直到家里打了压水井,我才终于从这种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   我无数次喝过那水缸里的水,特别是夏天,每当从外面疯玩回来,口干舌燥的时候,舀一勺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那股沁人心脾的清凉、痛快甭提有多爽了。那时,家里是没有饮料的,但我总觉得水缸里的水胜过现在的饮料不知多少倍。   每到严冬季节,水缸里的水总会结出一层薄薄的冰碴,对于那时农家的孩子来说,那冰碴带来的快乐,是现在的孩子们所无法想象的,用水瓢小心地捞起冰碴,吃在嘴里,脆响脆响的,小嘴唇被冰得通红通红的,冰牙根,凉到心底,但很过瘾!   天长日久,水缸底部就会积累起一些水垢。于是当用完一缸水之后,便用废旧毛巾擦洗缸底,谁知越擦越多,越擦越脏。母亲说,这青苔似的黏附物叫做“水脚”,是难以清除的,保留它还可使水变清呢。用今天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具有“自洁”功能吧,也许这与人类要注意保护湿地环境是同一道理。   水缸的另一个用场是腌菜。每到秋冬时节,母亲早就挽起了衣袖,把大白菜、青菜、萝卜等一一洗干净,一层一层地摊在缸里,然后又一层一层地撒上盐,最后母亲又找来一块大石头放在菜的上面。一缸菜就算腌制好了。过几天,从大石头底下掏出来一把青菜,在清水里洗一洗,就是我们全家的菜肴了。   后来家家都打起了机井,水缸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淡化。当年用来盛水的水缸多半用来腌菜、盛粮食,但也有不少人家用来栽花和养泥鳅、黄鳝什么的。有一次,我去朋友家做客,轩敞的廊檐下,摆着一口很大的七石缸,缸里面窜出了亭亭如盖的荷花,水中的淤泥中,赫然还有擀面杖粗的黄鳝。水缸,又成为乡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如今,在我们皖北农村,已很难再找到当年用的水缸了,但水缸在人们生产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永远被人们所铭记,而那段挑水的日子,更是让人们久久难以忘怀。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那久违的朦胧 下一篇:夜半无人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