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10 22:2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一直对三个词特别敏感。 老屋。猫。花园。 在偶然间捕获这些信息时,情感便如断线的气球放肆飘荡。我无法轻易触摸到它,它却又真切存在过,飘不远。 老屋 老屋充满历史,是外婆旧屋。每每放假时我才会去那儿小住。有关它的记忆零散着,却一直很清晰。 墙檐是被梅雨和霉湿侵蚀过的黄绿色,古旧、孤独、吐着冷气。深绿色油漆早已不完整,漆下石灰色隐隐显露。老屋整齐地排列在泥巷两侧,四周一片静——如庄严老者。 老屋虽破败,却住了不少人家。清晨从四面八方的窗里传来了生活气息与泥巷间店铺拉开铁门的刺耳声。各种嘈杂的声音划破灰蓝的天宇,晨光便一层层闪露。光,还很微弱,清晨,早已来临。声响在幽暗天光里一直持续,在流动,在漫溢,同时在我心中生根发芽。我不厌恶,反觉得是一种生机的温暖。老屋之间间隔很近,不经意便可听见对面人家声息。夜间,也不知是哪一户人将收音机音量调得极大,传来咿哑销魂的戏曲,在寂静暗色中穿梭。我在迷糊困倦中便醉了,也想与那曲声一同飘去,朦胧中又似看见浅黛双弯、眼波盈盈的女子在抚弄琴弦,浅唱低吟,极富古色。月光如水浸透窗纱,投入枕上,枕上却留着阳光晒过的味道。 老屋,便安静入睡。时光也不敢轻易走动。 不记得是何时与那只猫相遇,那时我还很小。 猫是外婆旧友送的,在老屋时它也是不可抹去的一个重要角色。 猫叫小翠。也许这名字在现在看起来很土,你也许还会笑。但那时我却会一遍又一遍轻唤它,毫不厌倦,那么动听。它爱蜷在我脚下,爱撒娇,让人好不疼惜。毛是纯白色的,抚摸时又柔又软,在我指间滑过。外婆在傍晚时带它散步,黛云远淡,小家伙已融入到夕阳西下的美景中。 春季时它极为活泼。抱它伫立于窗边,它便轻松自如地跃上窗台,伴着兴奋的叫声,这样温暖而寂静的春阳,透过绿叶,像水一样清透。秋冬之季,它则静下来,只是悠悠地在窗台上移动。到了下雪时,它便把头仰得高高的迎接大片雪花,不停晃动尾巴,样子极为慵懒却可爱得让人忍不住一把抱入怀中,把臂膀给它作枕头。 它也爱赏景。 外婆细心照料它一年之久。终于一日,它不见了。在一个夏季,在知了都睡了的时候,不知怎么就从微掩的门蹿了出去。也许是夏日,强大的生命力与阳光的魔力牵引着它,所以它便淘气了。此后,我伤心了一段时间,老屋里再也没有白茸茸的小生命在视野里晃悠了。从此窗台上再也没有一个身影,与窗外之景相融。 它也爱自由。 外婆从此再也没养过猫了。我们都常常回忆起与它一起走过的日子。 花园 老屋后有一个小花园,有栀子、梅花、桃花及一些野花,春夏秋冬交替着盛开,从来不觉疲倦。 细香无意间,随着风过,拂在短墙,丝丝在斜阳前挂着留恋。如此美景,叫人真切体验到“花气袭人知昼暖。” 四月,枙子花开始舒展,蓓蕾日渐丰满,颜色从绿到白,一层层旋转,仿佛可旋入心窝。栀子香是清淡的,栀子的模样同样淡雅至极。其香虽寡淡,却能溢进楼间。在清晨,口齿噙香,一天也如花般美好。夏季无荷花装点,却也有不知名的花,在阳光下透着莹白,金色在柔嫩花瓣上跃动。秋天,清爽的风一阵阵吹过,便有黄色的小花不停从树上落下,掷打树下行人。我喜欢在这时听外婆讲她那个年代的故事。冬季是梅的节日,它点缀琼枝,不觉寒冷。在午后望着树树红梅,已暖,又何觉寒冷? 年年花开又败,竟不觉时间流逝。也许人总会在美好中忘记光阴。 如今那片花园是否还在,我不知。它已留在我心里。 …… 老屋。猫。花园。三条时光片段。 回忆不会停止,映像不会空白。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秋天的落桂 下一篇:在时光的河流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