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魅力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方 桂 红 时间:2015-04-10 11:50 浏览:努力统计中... 生命的意义
“最耐得寂寞的,是冬天的山,褪了红,褪了绿,清清奇奇的瘦,像是从皇宫里出走到民间的女子,沦落或许是沦落了,却还原了本来的面目。”贾平凹在一篇散文里这样写过,那天,当有人提醒“立冬了”时,我竟莫名地想起了这句话来。
  
  禁不住对友人的念想,在一个初冬的周末,我乘车去远方。
  
  初冬的早晨,有雾,很浓,雾的世界。车仿佛是浮在雾上飘移,行得很慢。我的视野也被浓雾遮挡。记得沿途是大片的田野,田野那边是连绵的山岗,而此时,很深很浓的雾霭,像流动的浆液,已经将这一切笼罩,只得凭记忆,揣度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是山岚还是田野。面对此境并没觉得遗憾,或许还是因为老贾先生文字的缘故,原本就只盼着车能早些抵达,没想要在这样的早晨寻得惊喜的。
  
  一株艳红眼前一闪,惊!冬日的山上岂有杜鹃?探头窗外回望,那红已离我远去,躲进雾里。不再漫不经心,开始期盼能有一株艳红再现,期盼浓雾快些散尽。
  
  想着此时,太阳该能照到我家的阳台,而这里,太阳许是被浓雾遮蔽,抑或是高耸的山峰遮挡,还不见露脸。闲着无聊,我试探着往车窗的玻璃呵气,玻璃上很快就像被抹上一层乳剂,淡淡的白,可以用手在上面留下字印。
  
  雾总算渐行渐淡,近物远景,在飘浮的轻纱里,能依稀可见了。道路两侧田野里,油菜苗矮小得可怜,原本青绿的嫩叶,此时像是浇灌了乳液般,微微泛白,知道这定是夜半霜露的杰作。见叶儿抖擞着,倒让人感受到她的坚韧。
  
  太阳从山顶那端探出头来,眼前整个的一片光亮。我又见到了那株艳红,哦,不是一株,在那山岗上,是一株株,一簇簇,她们像躲迷藏,在丛丛墨绿、苍翠中若隐若现,祼露着满脸的欣喜,艳红,嫣红,紫红,铜红,粉红,伴着金黄、橙黄、淡黄,层林尽染,整个山脉被霞光映射,缤纷,温馨,犹如春天的烂漫。除了知道枫叶和乌桕树叶的红,银杏叶和林杉的黄外,我喊不出其他树的名字,甚至记不清还有什么树的叶子会是在这个时节更换盛装。对于之方面,我羞愧自己对常识知之太少,甚至后悔没早些出来到山边,看看它们,看它们在自然舞台中的时装秀。从深秋到初冬,虽是两个季节更替,其实它们却是在几天内更换彩装的,从绿变黄,再由黄到红。
  
  车子在路边停下上客,我惊喜地发现,刚才一闪而过的“杜鹃”,原来是乌桕的桃状叶子;我还看见了枫树的叶子,一树中,有淡绿,有橙黄,更多的是红,惹眼的红,火一般的红,在红的叶掌里,细长的脉络清晰可见———树以轮纹计算年龄,我不知这叶的脉络意味着什么,是如人掌纹一样,暗示着命运吗?
  
  路边的斑茅草,随风摇曳的是上半身的“火焰”,下半部依然挺拔着苍绿,小小的野菊,叶已枯萎,花却灿烂,黄的让人不舍采撷。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上学时,听老师讲解,知诗意而难悟其境,不曾想,今晨的邂逅,却让我走进了杜牧的诗里,尽管我与之相遇的不是枫林,也不是晚景。
  
  绿丛中的缤纷、多彩,让我在初冬的季节,看到了春天般的绚丽,原来,生命中的美是不分季节的,不论春夏还是秋冬,他们都在以独特的色调,尽情地将魅力展现。
请点击更多的生命的意义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生命的意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