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句号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2-24 17:2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生命的意义
连日的浓云阴雨,医院的晚上就更加寒意袭人了,我查完房,走回幽长的走廊,救护车一路笛鸣,在传染科门口停了下来。   我跑过去帮忙,病人被七脚八手地抬下车。苍老扭曲的脸,面呈紫绀,四肢抽搐不止……这,这不是中午才出院的破伤风病人王婶吗?   “医生,快,救救我妈妈……”王婶女儿泪眼摩挲地说:“我们都不忍心,邻居也都说……所以又送回来了,你救救她!”   王婶一星期前,被一颗锈钉刺伤了脚心,连破伤风疫苗都没打,随手抹了点红药水了事。几天后,破伤风发作了,送到我们医院,就已经没治了。   破伤风死亡率90%以上,王婶发作早,病情急,青霉素、抗毒素、安定……全都用上了,现在只差气管切割手术了,而且手术也只能顺延几天生命而已。给病人亲属权衡利弊,他们还是一再坚持,我们会诊后,决定为王婶做手术。   做完手术的王婶,躺在病床上,整天不能动,不能吃,不能说,活像一棵风干的树。更让人揪心的是,她的头脑始终是清醒的,哪怕是一缕强光、一声叹息都会引起肌肉筋挛,一点点地感受生命脱离肉体的痛苦,灯尽油枯,直至被死亡解开痛苦的枷锁。   第三天上午,我挽起王婶的衣袖给她打针,她突然用枯瘦如柴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臂。我低头看她的脸,老人已经不能说话了,混沌的眼睛默默地看我,嘴唇微微合拢,好像在示意什么。我摇摇头,她又一次嘴唇双合,慢慢地收拢成“O” 型。这回我看明白了,她说的是“不”……不打针!不治疗! 她女儿也明白了妈妈的意图,生气地拨开了王婶的手,哭着说:“妈,你要治呀,不然旁人会怎么说我们啊?不孝,没良心,我们怎么受得起?”   她固执地攥住我的衣袖,就是不松手。她儿子一把抱住母亲的头,声泪俱下地说:“妈,你一生吃苦,伺候老的,抚养小的,等我大学毕业了,还要好好孝顺你呢……你放心,没钱了,我们大不了把房卖了……”   王婶的手无力地松开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帘一样往下落。这是一个不平凡的母亲,年轻丧夫,独身至今,就为把一双儿女拉扯大。我望望抱头痛哭的姐弟,尽孝,也没错,可是生命的尽头能承受这份重量吗?是苟延残喘还是像花儿一样归于尘土,究竟什么才是对的?   老人在医院又苦熬了7天,心力衰竭而亡。姐弟俩拿起医疗单,仿佛卸下了一座大山似的,我望着老人嘴角凝固的苦笑,那是破伤风病人的临床表现,像极了初冬上空,那些拼尽力气,仍在寒流中逆天飞舞的蝴蝶。 请点击更多的生命的意义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生命的意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