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树·天空-----曾经的年少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07-13 15: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文章
曾经无可救药的喜欢着席慕容的诗,婉约,干净,纯粹。一如飘着淡淡云朵的支离破碎的天空,将或淡或浓的忧伤或浅或深的吟唱。那青春中婉约而又纯粹的爱隔着轻纱,就如那支离破碎的天空中飘着的云朵,哀伤却无黯然。回忆中,她,他,之间却是隔着千水万山,婉如隔世的慨然。那素描似的黑白回忆,被那青春的单程火车轰隆隆的碾过,轻轻一碰,便碎了。

    “其实我所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深深的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再长久的一生 不过也就只是 只是 回首时那短短的一瞬”—《盼望》

    回首中,曾经那么接近幸福。爱过一次的别离,这么近,那么远。那些疼痛的思念,一如青春年少的情殇,都在冰冷的指尖,淙淙流过,铁轨的边缘,你是左轨,而我永远是右轨。明镜已缺,朱弦已断,而只有我自己在这里傻傻的守着自己的回忆,痴痴的沉溺其中,直至面容枯槁,最后作为一个陪葬的纸人,投入坟墓,不管应了谁的预言,都是悲剧的沉沦。青春,情殇,无语,泪流。

    听着伤感的歌,看着幸福的戏。在一个深深的夜里,无度的透支着疼痛的思念,一点一滴,真实的融入那或冷或热的文字。那青春中的七夕,所有的所有一如纤细的线,经不起流年。遥远已一光年,离别,转身,万水,千山。

    “如何让让我遇见你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的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那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一棵开花的树》

    读着读着,感觉哀愁和寂寞都成了青春的修饰和点缀,火车的轨道就如同我们青春中可悲的际遇,走到尽头也没有未来和永远,蓝天,白云,淡淡的风,轻轻的情绪,携手走在轨道上,走到时间的尽头,风起云散,直至走到青春的散场,知道我们走出距离。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飞。道是青春红线绕,绕住了心,却绕不住时间。

    席慕容的诗也颇有汪国真的味道,但王国真的诗中却多了一种决绝。“远方来的信如银箔 把你的脸一瞬间装饰的苍白 纵然最有造诣的画家 也无能涂出这般凄惶的色彩 如果距离便能把真正的爱情掩埋 那么世间还有 还有什么被称为期待 吊兰能够美丽的垂下来 皆是因为花盆在高台”---汪国真《远方来的信如银箔》。与席慕容的《盼望》同样写出等待的味道,但多了一种绝望,“那么世间还有 还有什么被称为期待”一如飞蛾扑火的爱情,没有希望的等待。“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 你的一生”席慕容却写出驿站式爱情的美丽。纵是心碎,纵使愁绪的滋味笼罩着旅途。

    爱是酝酿,情是释放。

    道不尽爱的踌躇与落寞,言不得情之彷徨与缱绻。

    “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梦已残,心意乱。当爱情被忽略,被遗忘,心的碎片便零落一地,被她踏过。踏着爱情的鲜血,以一个刽子手的身份走出爱情的领地,却始终走不出我的心。

    “我不知道 是否 还在爱你 如果爱着 那么为什么 还有那样的一次别离 我不知道 是否不再爱你 如果不爱 为什么 记忆没有随着时光流去 会想你的笑靥 我的心 起伏难平 可恨的一切 都已成为过去 只有婆娑的夜晚 一如从前 那样美丽”

    待天涯守候成咫尺,待咫尺等待成天涯。

    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年华,中间飞快流淌的,是年轻隐隐的伤感。尘封一段关于爱情与等待的轮回。在似水流年面前,那人 ,那时, 那月也短暂如惊鸿一瞥。然而让短暂的际遇夭折在更短暂中的是什么?是错过,抑或是别离呢?青春的哀歌如撒旦魔鬼翩飞在人们面前的衣袖,让人悲凉,压抑,凄伤。不知道,也许某天在喧闹的城市里,我们擦肩而过,我会停住脚步,凝视着那个正远去的背影,告诉自己,那个人我曾经爱过!

    无法拒绝的是开始 ,无法抗拒的是结束。开始,结束。我们画了一个圆却依旧停留在原地,身上徒增伤痕累累。

    如果爱情就能像风筝,线断人散,待风筝飞远,待她走出我的世界,那我为何仍傻傻的牵着线,呆呆守望远去的风筝。是线困住了我的心,还是,我逃不出对他的思念?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