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花开无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黑白子 时间:2014-06-25 22: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散文
01 我——蓝格,再见了。 青春的定义是什么?我并不像很多人那样有这个概念,我并不想给青春下什么定义,感觉还是模糊的感觉更好,虽然未知的是可怕的,但是神秘的总是令人向往的。青春这趟列车,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搭上的,也不知道它还有多少路程要跑。很无奈的,我在车上,必须好好的随着它跑,想与不想这不是我们能考虑的。这些,我都不想去探究,我所知道的是我的青春算是告一段落了——终于结束了嘛——烦人枯燥的高中。 高中虽然有点枯燥,好吧!说错了,是特别特别的枯燥加无聊。枯草堆一样的高中似乎没什么好想,好说的——无聊的我却数着枯草堆下茁壮成长的嫩芽。他们或许就是属于高中那段青春中唯一的安慰,像司小冰说的,“还没死透,只要给我一点雨露,那么我就会疯长。 ”她仰着头,迎着阳光,丝毫不顾强光对眼睛的影响,像颗向日葵附身一样乐观。那时我像发现了珍惜动物似的,既感觉世上来遗留有这样的动物很值得我们去保护,又感觉世上这样的动物稀奇得可怜。 这般的乐观是不是快灭绝了?毕竟“珍稀”在生物学上来探究的话,这种现象的发生是因为对自然的不适,是该被淘汰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应该也是这样的动物吧!在学道这条路上,我不断的被往下刷,能啃嚼的东西越来越少。好在只是那几张纸上的数字“稀少”,我这类人在学校是不缺的,平凡得一抓就是一大把。这类人的我是不用担心会走向“珍稀”的。小冰这样在学习上一无所成,还能如此,确实挺珍稀的。 不过,现在我倒是认同她所说的,还没死,又何必太悲观。“觉得这个世界再也无乐趣了”不过是青春淡淡的忧伤而已,随秋风起,又随夏日消,最后只是美好的回忆 我坐在前往城市的列车,高中结束了,也该去说说它的故事了,不能白白让它就那样溜了过去。还没结束呢,对吧!司小冰,许浩,刘俊轩...... 02 我没记错的话,许浩你说过你要把我们的这一段青春拍成一部大片,名字到时候定;刘俊轩你说过你要把我们的这一段青春写成一部书。而小冰你曾豪言:我要为你们去当主角,不过是书还是电影。而我现在可以说了:我陪着你们,写书,拍电影,做美好的白日梦。 03 下午,当听到收卷的通知,心里积压了一年多的压力瞬间崩塌,不复存在。很多人在搞定最后的程序以后,冲出了考场,“啊!结束了~~~” 心里久违的轻松让我感觉有万丈阳关撒进了心里的每一个角落,在炎夏的我竟想起了“温暖”、“舒适”这类词。额头上因紧张而渗出来的汗滴还存在着,它证明着我确确实实是让高中终结了——不管好坏,它玩完了就对了。 我想过很多,高考完成的那一刻,自己会不会感伤,会不会更加的紧张······毕竟我是一个很有神经质的人,我是这样认为的。 事实证明无论是什么解放,总是会让人心里彻底的狂欢的。我刚出考场,形形色色的表情在视野中放大。不可思议,我竟看到有人在哭,哭得满脸都是水渍。我打心里佩服那样的人,“有必要高兴到那种地步?” 我认为我们了结了高考这个事件就只有开心这个圣神的心情才配得上。我在心里偷笑,“暂时让我忘记那些不属于人类才会干的什么自残,什么神经,什么跳楼之类的吧!唉!祭奠你们那些退化到无法思考的动物们。还是人,就应该珍惜自己,这是最基本的本能。” 我这时突然想到泪奔出考场的人是否是为了祭奠那些人,所以才会毫不吝啬自己珍藏了多年的眼泪呢?真是伟大的人。 “蓝格,你在嘀咕什么?”小冰清灵的声音在背后传来,我正在进行“头脑风暴”式的扩张着自己的兴奋,就算她的声音再清灵,被突然扼住思绪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我······我······干嘛?”我语无伦次的冒出了这句话。司小冰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低了一下头,低声叹息:“又一个考傻的了。不是告诉你了吗?前方路长,阳光万丈,何须在意此处单薄的温度······”她又抬头望天了。我听着她似诗人般感叹天地无知己的语气,突然心里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兴奋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拼凑不起来,“滚,你才需要告诉自己‘何须在意此处单薄的温度’。你哥我,不、需、要......”我不敢去看她已经盯着我的眼神,我记得她的日记中这样写过:喜欢抬头看阳光,那样会迷花自己的眼,不需要去看这个世界的种种。 她似乎也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嘴巴一撇,一表不满。她转过身,边走边说,越来越大声,“坏蛋,从小就知道欺负我,哼,无耻,臭蛋。”我蓝格虽然听过女人无理取闹,但见到是另一回事。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我在想这和“无耻”有什么关系吗?“臭蛋”我可以勉强接受,我回过神时她已经离我有十多米了。周围的一些人听到了她的喊声,低头细语,眼神让我心里毛毛的。小冰这丫头,我蓝格记住你了。 如果她听到了我心里喊的,相信她会冷冷的丢给我一句:你刚记住我?打你还尿床的时候你就记住姑娘我了,我的三哥。我知道她这样不过是不想把气氛搞得那么诡异,毕竟再怎么说她还是不想面对那些。她挺行的,原本我担心会扫她兴的担心被她的无理取闹给轰走了,就像她把那些事甩的远远的那样。大大咧咧的她比谁都会照顾别人的感受。 我感受着行人怪异的目光,最后我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追了上去。 她告诉我晚上去老地方,便离开了。 我才意识到高三结束了,也代表要散伙了,不知道晚上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副情景,个个都还是成长中的冲动年龄段,分离是残酷了点。我心里也不禁有一丝不舍。心情并不像刚才那样兴奋异常,反而有点矛盾,绞缠,是一种乱的感觉。 04 平平静静的几个小时,和往常一样在宿舍打理这一些琐事,最后一次在这里了,可是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起不落的心情并没有随着夕阳残辉消失而改变。班里的人三五成群往聚会地点赶去,大家断断续续的聊着,所想的“疯”没有,或许还没开始。 聚会地点是一家ktv,一个很平常的地方,只是今天比较热闹,还未进去就已经能够听到里面嘈杂的声音了,在闷热的空气中还飘散着一些酒的味道。有人欢呼了一声,冲了进去。 早在之前他们就定好了房间。我跟着他们,里面的灯光很迷眼,我皱了一下眉,这样的地方和气氛着实让我感到厌恶,即使我在别人眼里很坏。好吧,就这次,过去了也就没了,所以忍忍。k房中比较早来的人早已开始了嗨,他们唱的是任贤齐的天涯:苦苦的追寻,茫茫然失去,可爱的,可恨的,多可惜,梦中的梦中梦中人的梦中,梦不到被吹散往事如风,空空的天空容不下笑容······ “蓝格······你也来了?”陈雨辰有点惊讶。“恩,我还是班里的一员,不来,怕以后就······”我耸耸肩,她笑得很开心,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我说话。我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她站着犹豫了一下,径直走了过来,坐在我的旁边,“今晚,陪我?”她看着我。“到十点。” 我没有去看她,我知道我不能占着班级里有得排的美女的,还得有自知之明的。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我旁边,像平时一样静静的坐在我前面。 很无聊,一个人一个人轮流上阵,嘶喊着。我在班里并没有太多熟悉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打下招呼也就那样了。我拿了一瓶啤酒,喝着,听着他们不是很美妙的嘶吼,总归是青春的声音。忽然发觉,高中自己过得挺失败的。猛喝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嘴巴里蔓延,最后流遍全身。 陈雨辰双手紧握着,看着我喝酒,她拿起一瓶也猛的倒进嘴里,“咳······咳······咳······”她呛到了。她很明显没有喝过,我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说,“不会喝还喝,放下吧,别喝。”她倔强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啤酒,又喝了一口,又望了望我。有人看见了陈雨辰喝酒,我能很明显的感受到有那么几个人的目光看向我。我并没有在意,大声笑了几下,那手中的啤酒碰了一下她手中的啤酒。这时有几个人走了过来,这几个是她的忠实拥护者——成绩好,性格温柔,人又标志的她,怎么也不会少了护花使者的。他们走近前,一人一句,“雨辰,你没事吧!别喝了,你不会喝。”,“就是,别喝了。”,“我们去唱歌吧!” 我没有说什么,任由他们说,任由雨辰去决定,我是一个过路人。雨辰嘴巴牵动了一下,她拉了拉我的一角。我疑惑的看向她,她递给我一个眼神。 “她,被预定了,你们走吧。”我很平静,说完才发现自己的话有歧义,“唉!算了“,随便他们怎么想。那几个人还想说什么,我把啤酒瓶往桌上一放,冷冷的看了一下他们。 他们走开后,我看了一下雨辰,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在想什么?“我问。她说在想看见我打架的那件事。她问我如果没有考上,我会去哪,我说去流浪。她浅浅一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精致的嘴唇轻启喝了一小口啤的。 “你很美”我第一次发觉原来她也会有这样豪迈的一面,她的面前已经放着两个空酒瓶了。“再美有什么用,又入不了你的眼,不是吗?蓝格”她的眼角有水雾。“我们,你知道的不是一类人。”她用手托着下巴,望着我。 “你想把我镶进你的眼睛里啊!”我打趣道,这气氛有点别扭。“我想把你刻进心里。”她依旧笑得很轻,“走,你说陪我的。”她站起身,往外走去。今天的她一点都没有腼腆。我跟了上去,很好奇,也实在不喜欢这里。 她是跑着出去的,我追了上去,她今天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裙子,长长的头发高高的束起。 05 “这里?”我站在她带我来的地方,她点了点头,张开双臂,转了一圈,倒在了草坪中。这里是十字路口中央的一个花园,中间有一片很大的草坪。“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我看着她,没有笑。她坐起身,“无意间看到的,这里不只是你的,还是我的。”她坚定的说,说完躺了回去,“我经常自己一个人,和你一样,就躺在这里感受着这份舒适。” 我坐了下来,突然有想抱她的感觉。她望着夜空,今天的夜空很给面子的挂满了星星,“我其实挺羡慕你的,蓝格。又可怜你,蓝格。”她明亮皎洁的眼睛盯着我,我心里有点虚,望了一眼她。“你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不懂保护自己的,却只想保护那可怜的所谓的······” 我嘴角起了一点幅度,有点僵硬的那种,“你知道多少?我自己的事。”我恢复了平时冷淡的眼神。 我看到了,她的眼泪划过白皙的脸颊,落在了草地中,“蓝格,你说是你的事,可是把你的事当作我的事,那是一个暗恋的人最基本的本能。”她是吼出来的。我心里一紧,我说得太重了,一直以来似乎自己都在逃避她。“不说这个,最后的时间别这样浪费了。”我从口袋中掏出纸巾,本想丢给她,手顿了一下,抽出一张,轻轻的帮她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把那张纸巾揣回了口袋,她眼泪的余温都散落在了空气中,但我还是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温度,即使只有一丝。 “雨辰,你真的令人心动,你知道吗?”我也躺了下来,这样我能让心平静一点,“别哭了,今晚我陪你。” 她愣了愣,没有了话语,身子靠过来了一点,她的指尖我能触摸得到。“小冰,让那个人陪你吧,你三哥我该是走开了,你也该成长了,记得别输给了他。”原本打算今晚最后自己一个人的我,身边多出了一个散发着香味的美女,“蓝格啊,蓝格,你真幸运。”我抓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你不用去······”她转过头,我知道她说的是谁。“不用,我喊了别人去。就像你说的,我也该放下一些东西了。”我的语气变得像这黑夜一般悠长。 06 我们都没有太多的对话,只是躺着,静静的等着明天。我高中唯一欠的人——陈雨辰,我是喜欢你的——从你静静的坐在我前面,挡住那些目光的时候。只是我不懂的如何去呵护你这颗美丽的种子,所以我只能让自己的目光从你侧脸划过,而不是直接看透你的眼,看到你眼中的我。 她躺在草地中,闭着眼睛,轻轻的哼唱着:如果痛是一种形容,我也会倔强到最终,沉默是最完美的互动,怕什么有我陪你疯,平凡的苦衷说爱说痛都太笼统,被故事选中没资格懵懂······如果有所谓的太贫穷,不过是不敢再做梦······ 俞灏明的《其实我还好》,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这次换成我了,我的眼角有泪在涌动,谁都不知道我心里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东西,自己也不曾去表达,不过,她应该懂我的心情。我真的挺累的,我其实不想那样的,累了,听着她轻轻的歌声,眼皮感到很疲惫。 当阳光洒在身上,醒来时,她——雨辰已经走了,我猜不到她往哪个路口离开。我发了一条信息 07 “结束了,我的那段青春。很失败,在别人眼中我一直是一个嘴角挂着不羁,横行于人群中的混混的一员。最后,值得自己拿来反复思念,而后换来一丝的甜蜜的就只有这一点。 而这,是你雨辰给的,谢了。 青春,你放过了我,我并未打算放过你,我会把你从时光中抽丝剥茧,铭刻成一个个字。这次的青春,我自己决定。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