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第三者”的哀求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刘 琨 亚 时间:2014-12-24 21:38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日志
晴儿和苏立是在高中读书时认识的,两个人一起考入上海同一所大学,朦胧的爱情在彼此的心里暗暗滋长,1997年毕业后双双来到深圳。晴儿进入了事业单位,苏立去了一家大集团公司。
  
  他们很快结了婚,不久晴儿分到了一套70多平方米的住房。两年过去了,苏立由于工作十分出色,升至部门副经理,工资长到月薪一万多,家里很快便跨入有房有车的阶级。每天准时接送晴儿成了苏立必不可少的工作,他们的感情随着生活的改善也与日俱增。晴儿在机关工作,相对来说比较清闲,她包揽了家里大小事务,苏立一心一意投入到工作中,由于部门经理要调任下属公司做副总,苏立虽然年轻,公司考虑再三下了个文件,苏立成为了部门的代经理,几百万的经费都经他手里审批。他工作越来越忙,应酬越来越多,他开着公司配给他的本田车,晴儿从此自己开车上下班,两个人只有在睡觉时才能见上面。
  
  那天晴儿像往常一样从超市里买了些熟菜回家,没想到苏立竟然早做好了饭菜等她,这真是破天荒头一回!晴儿高兴得亲了苏立好几下,苏立吃得很少,看着晴儿美滋滋地大吃大喝,他只是有一口没一口地呷着红酒,快吃完的时候他低着头说:“晴儿,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和阿虹,一个开酒吧的女孩……”。听着苏立一五一十交待他们认识的经过,晴儿就像被鞭子一下一下地抽打,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深爱的丈夫成了别人的知己!晴儿哭了几天最后斩钉截铁地说:“和她一刀两断,否则我们离婚。”苏立埋头吸烟点了点头。日子又回到了从前,只是再也没有欢笑,没有亲密的交流,两个人在一起客客气气,就像两个刚刚和好的朋友,处处小心事事在意。苏立明显地黑瘦下来了,他学会了酗酒,好几次晴儿接到他部门同事的电话,跑到酒吧将烂醉如泥的苏立扶回家。阿虹打电话叫晴儿“晴姐”,她说这样下去迟早会毁了苏立的,她还说她愿意做一辈子的情人,不求名分,只求苏立能够开开心心健健康康。
  
  晴儿没想到阿虹竟然是个如此“无私”的人,她听完电话只是无力地说了句“只要苏立能够好起来”。苏立在晴儿的默许下,又恢复了与阿虹的交往,但他对晴儿仍然是疼爱有加,挣到的钱也是如数交给晴儿,每天都要回家,哪怕他在阿虹那里睡到凌晨。
  
  晴儿在单位也评上了副科级,单位领导常常在大会上说:“一个家庭都搞不好的人,就不能搞好领导工作,所以干部队伍一定要建立模范家庭!”这样的话听多了,晴儿更加不敢把“家丑”外扬了。
  
  一个冬夜,晴儿和苏立刚睡下,阿虹的电话打来了,苏立急急忙忙穿上衣跑下楼,站在阳台上看着丈夫的车子加大油门驶进黑夜里,晴儿颓丧地跌坐在椅子上,她点起平生的第一根烟狠狠地吸,呛得她眼泪直流,她自言自语地说:“我这是什么生活?难道就为了外面的人称赞‘模范夫妻’?难道我还要维系这段表面光鲜而实际已经面目全非的婚姻?”晴儿下定决心要与苏立好好谈一谈,哪怕苏立对自己再好,哪怕自己再爱他,也要坚决与他离婚,她再也不想过着与别人共“夫”的委屈日子!
  
  苏立说家里的存款、车子房子统统都给晴儿,因为他欠晴儿的太多太多。两个人很快便商量好离婚事宜,可晴儿身体不大舒服,一直打不起精神也鼓不起勇气去办离婚手续,糟糕的是晴儿竟然在这时候怀孕了!
  
  苏立知道这个消息后,说什么也不愿再去谈离婚的事,他请了个全职保姆回来,照顾着晴儿的饮食起居,他说他从来就没想过离开这个家。晴儿迟疑着最终没有去打掉孩子母亲的天性使她很快进入了角色,晚上她会抚着肚子和孩子交流,会一遍又一遍地耐心听胎教录音带,她有时甚至已经忽略了苏立的存在,哪怕他晚上不回来她也不生气了———何况彼此都到了快离婚的地步。
  
  即将成为父亲的苏立很是兴奋,他又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工作上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即使每晚两头奔波,他仍然显得精力充沛。他心里一直对晴儿心存感激,如果换了另一个女人,弄不好闹到公司里,自己的事业说完就完了。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胖胖的女儿,苏立整天围着孩子转,没想到他比晴儿还要喜欢孩子。他去阿虹那儿的次数渐渐减少,有时连续几天都按时回家,这让晴儿既高兴又担心——难道婚姻的“红灯”就这样自然过渡,日子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来了?
  
  阿虹不断地给苏立打电话发短信,她不相信这个重情的男人就这样被孩子“迷”住了。她买了两罐牛奶、三包纸尿布和一大堆时令水果,冒冒失失敲开了晴儿的家门,她还硬塞给了孩子一个装着1000元钱的利是封。她开门见山地说:“苏立已经好几天没有去我那儿了,我来这里打扰你,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她突然拉住晴儿的手,泪水一串一串流下来,她用纸巾揩着止不住的泪说:“晴姐求求你放手,成全我和苏立,没有他我真的不知怎么活下去!”面对阿虹苦苦的哀求,晴儿心里乱作一团,她甚至想松口算了,答应哭成一团的阿虹,结束这段不明不白的感情纠葛,但想到女儿,她最终紧闭着嘴,静静地看着阿虹哭完后仓皇地收拾好自己,赶在苏立回来之前慌慌张张地道别离去……
  
  晴儿难就难在她面对的是一个好好男人,她没法用粗暴的方式来对待丈夫的出轨行为;破坏自己家庭的第三者,也并不是人们常说的无耻和下贱的那种,她不能去向对方撒泼。
  
  然而,一味的忍耐变成了怂恿,只会让丈夫这种不正常的感情越走越远。晴儿必须要正视这种不健康的婚姻状况,抛却自己的同情心和感恩的心理,要么和丈夫离婚,要么丈夫和情人一刀两断,她才能彻底走出这段不正常的婚姻生活。(刘琨亚)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日志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日志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