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走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31 11: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日志
题记:得知那个人走了,积蓄多年的委屈与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仿佛,彼此之间不曾有过那么多的爱与恨,情与仇。
    
  11
  
  我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弟妹4人。大概排行老大的人,都具有吃苦耐劳的奉献精神吧?我一直秉持着一个原则:凡事替别人考虑的多,为自己想的少。当时,我父母被调到一个穷山僻壤的小县城工作,辛苦拼命地支撑着简陋的家,每天掐着指头精打细算,恨不得一分钱掰成八瓣花,还是难以应付日常开支。70年代初,初中毕业的我主动提出,不再继续读书,要干活挣钱养家。父母爱怜地抚摸着我稚嫩的双肩,很久没有说话,最后,默默地点了头。记得,母亲的眼圈好几天都红红的。离开学校的那天,我一个人在校园里转了很久。
  
  我在工厂最基层干最脏最累的活,好几次,15岁的我趴在案子上累哭了。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业余时间,我找来一本《财务入门》书,一页一页地慢慢啃。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会计,坐在明亮的办公室,倾听拨动算盘珠噼里啪啦有节律的声音。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做了会计,调到了厂财务科工作。
  
  转眼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年轻时长得比较标致,追求我的人不少。但是,我想,小弟身体一直不好,经常求医问药,母亲为此伤透了脑筋。我一定找个医生做终身伴侣。厂医务室的罗大夫是很好的人选。他干干净净,个子高高,样子也好看,厂子里的人都叫他“佐罗”。当他托人向我说媒时,我马上同意了。父亲曾对我说,“对于罗,你要三思而后行。”但是,心中“佐罗”的英雄情结,使父亲的良言忠告成了耳旁风。
  
  一年之后,我们顺理成章地结婚。安置的新家距离我父母家只有5分钟的车程,下班后,我经常买上蔬菜食品,先给父母和弟妹们送去。后来,我们有了女儿。
  
  22
  
  一纸调令,把父亲从小县城调回了潍坊。随后,妈妈和上学的弟妹们也一起迁移落户回潍。我因不符合安置政策,留在了原地。
  
  风平浪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我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原本和睦热闹的一大家人,突然之间变得寂寞冷清了。所谓的牺牲与考虑,完全没有了任何意义。我开始长吁短叹,时时怀念过去贫穷但却美好的日子,我一门心思地想回潍坊。这成了我和父母最大的心病。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如愿以偿地考入了潍坊一家银行,罗也被安排在一家学校医务室工作。泪水终于浇灌出如意的开心果。从县城调到城市,我们走了太长的路,经历了太多的心酸。与家人团圆的夜晚,罗拥着我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并信誓旦旦地说,就是来生当牛做马,也要感谢岳父岳母的恩情。那时,我觉得,博狗bodog娱乐场是美好的,阳光是灿烂的。
  
  33
  
  天有不测风云。当隐隐约约闻听罗与学校的一位女老师有染的绯闻时,我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这种事情怎么会让我摊上呢?况且,我们6岁的女儿天真活泼,聪明伶俐。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
  
  面对我刨根问底地质问,罗承认了与女老师已超越了同事的关系。当头一棒,我懵了。那个年代,离婚是一件非常丢人现眼的事情。我流着泪,放下一个女人的尊严,哀求他,不要放弃这个辛辛苦苦垒砌起来的家。但是,他沉默着,大口大口吸着烟,没有表态。事后,仍与女老师藕断丝连。一次激烈地争吵之后,我一气之下,带着女儿离开了家。
  
  父母的家本来就不大,弟妹都还没有结婚,再加上离婚后的我和女儿,空间更加窄小了。每当夜深人静,望着一地清辉,我搂着年幼的女儿,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涩。这时候,我满腔都是对罗的怨恨。
  
  44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也许是这种根深蒂固的理念影响吧?我知道,带着年幼的女儿在娘家居住,不是长久之计。而单位的福利分房权只给男职工,根本没有我的份。再嫁成了我别无选择的唯一之路。
  
  为了拥有一席之地,我与相识半年的陈匆匆结婚。他是一位汽车教练,忠厚老实,离异后,独自带一个儿子,只是脾气有点倔犟。曾有许多好心人劝我,再婚要慎重。但是,我顾不得那么多了,逃离是我唯一的生存方向。
  
  重组的四口之家,光一日三餐,就够我忙活半天的。基本上,每天蒸一锅馒头,清晨5点,我就起来烙饼。繁重的家务压不垮我,继母角色的扮演却让我苦不堪言。调皮捣蛋的儿子,经常站在楼梯口,端一个小碗,对街坊四邻说继母疼他吃,自己总是吃不饱。还三日两头地逃课、打架……我为他操碎了心。几年后,被柔情感化的儿子才终于肯叫我妈妈了。
  
  揽镜望着自己早生的白发,不再年轻的容颜,我想,待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我和老陈也该安度晚年了。未料到,倔犟的老陈不听我的劝告,血压升至220,也全然不在乎,依旧与学员们一起抽烟喝酒,结果得了脑血栓,血管破裂,昏迷未再醒……
  
  55
  
  离婚后,罗很快与那位女教师结婚,不久,他们以分手告别了浪漫的爱情。从此,罗开始酗酒,自甘堕落,经常喝得酩酊大醉。每次喝醉总是呼唤我和女儿的名字,还自言自语地说,对不起我们娘俩,对不起岳父母的栽培。他还给我写过一封长长的信,表示忏悔,并解释说那位女老师如何设置圈套,假借怀孕之名,让他承担负责,达到结婚的目的,现在,罗终于幡然醒悟,她根本没有生育能力,一切都是骗局。他吞噬了一颗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苦果,背负了叛逆婚姻的骂名。信中再三乞求我的原谅,并渴望与我复婚,弥补过失……读信后,我一笑了之,将近二十张的信笺付之一炬。死灰重燃的事不可能。
  
  女儿到省城上大学后,罗曾多次去学校探望。每次,女儿都将他送的大包小兜,连人一起推出宿舍,扔得很远,女儿一直对罗抛弃我们耿耿于怀。
  
  一次,在路上,罗喊我的名字。回头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弯腰背驼,酒糟鼻,失魂落魄的老男人,就是当年我心仪的“佐罗”吗?我假装没有听见,匆匆离开了。说实话,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心里恨他,但我还是希望他过得好点……
  
  去年国庆节,女儿与她的大学同学举行了结婚典礼,定居在青岛。第二天,好友告诉我,罗患肝癌,走了。得知这个消息,我非常难过。如果早知道罗的寿限只有50岁,我想,应该以一颗宽容的心,一份明智的理解,一种良好的涵养和大度的气量,好好对待他,甚至原谅他的“黑点”。我想对姐妹们说,良好婚姻源于宽容,如果两个人都能多一点宽容和忍让,彼此都不会活得这样累,这样痛。
  
  傅 彩 霞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日志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日志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