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朋友拆散了我的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网络 时间:2013-12-01 18:59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日志
1971年,我与从小一起长大的杨小梅,从长沙到了株洲,被一家国有企业录用,那年,她16,我17。我们住在同一寝室,我当了一名车工,她在另一车间当车工。 我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到食堂吃饭。那时月工资是17.8元。杨小梅上夜班的时候,第二天喜欢睡懒觉,我吃完早餐,就给她带个馒头。杨小梅长得好,爱打扮。那时没有烫发的,她每晚睡前将前额的头发用发卡缠好,第二天,前额的头发会卷卷的。老师傅背地里都叫她“杨妖精”。别人在我面前从不说她,我俩是好姐妹。 当时,厂里男职工多,女职工少,来了美女,是大新闻,追求杨小梅的人很多。一次,我与杨小梅下了晚班,刚洗完澡出来,一个男的突然从黑处冲出来,说:“杨小梅,你看信没?”吓我们一大跳。杨小梅将这个大胆的求爱者告到团支部书记那里,组织出面找他谈话,他才作罢。我问杨小梅:“那个男的长得不错,又是学钳工的(工厂有种说法,叫万能的钳工),你怎么那么讨厌他?”她说:“我屋里出身不好,听说他也一样,以后会影响小孩的前途。”我心想,她还想得蛮远的,我没做声。 我有次干活受了伤。那段日子,杨小梅下班后天天守在我身边,喂我饭,帮我洗澡。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多亏她的照料。我们聊天说到爱情,我问她:“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对象?”她说她母亲跟她算了命,说她以后,不是贵人之妻,就是贵人之母。她问我时,我说自己长得一般,与对方讲得来就行了。 自由恋爱 伤好了,我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我经常去等杨小梅下班,每回都坐在她们班加工大件的机床旁边。一来二去,我与干大件的宫建设(化名)就熟了,他比我大两岁,人聪明,长得帅,还挺幽默,我与他好上了。 半年后,我把建设带回了长沙,母亲对他的外表蛮中意。母亲把我叫到另一个房间,悄悄地问我:“他么子出身?我屋里是三代贫农,我要去打听一下他屋里的情况。妹子,你先莫跟他太亲热。人是感情动物,要是他屋里出身不好,以后会影响你崽,你最好找个出身好的。”宫建设什么都好,就是出身不好。我说:“妈,你莫那么大声,他听了不好。”我快步出了房间,建设见我从屋内出来脸色不好,可能猜到了我们母女的谈话。下午,本来我们还要到烈士公园去玩,他说有事要回去,我只好送他到了火车站。 母亲去了工厂,得知他父亲是右派后,跑到机床前训斥了我。我答应了母亲,不跟建设往来了。送走母亲,我的内心乱作一团。当晚,我失眠了,想着他对我种种的好。我们一起吃饭,他总把好菜夹在我碗里,我换下的工作服,他帮我洗净折好放在床头…… 我回家跪在父母面前说:“你们如果不让我跟他好,我就去死。”母亲说:“你跟他好,我们就不认你这个女儿。”我说:“不认就不认。”我甩门就回了厂。当时,家里只有大姐向着我,两个哥哥也附和着老人。为此,我与父母、兄长都闹僵了。我在1976年,与建设结了婚,婚礼上,家里只有大姐一人来了。第二年,我生了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儿子。1978年底,他的父亲平反后,我的父母才来看两个外孙。 杨小梅看到我与宫建设婚后很幸福,十分羡慕。她告诉我,她开始谈第五个男朋友了,是一个科长的崽。这个男的,她一眼就看上了。有一天,她哭着告诉我:“怎么办?怀了孩子……”我说:“丑死哒,你只有结婚了。”不久,他们结了婚,我与建设参加了婚礼。她的女儿比我的儿子小一岁。 引狼入室 杨小梅与丈夫孙哲(化名)没有感情基础,孙哲的脾气很不好,两口子经常为带孩子的事吵架,打架。孙哲还染上了赌瘾,输光了,就喝酒,回来就找杨小梅大吵。杨小梅每回都到我家来哭诉,经常找我借钱。 1992年,建设辞职干起了服装批发生意。 我便跟建设说:“杨小梅现在内退了,在屋里又烦,干脆叫她到我们这里做点事。”他答应了,接着杨小梅到了我们公司干营销。杨小梅爱打扮,40多岁的人,看上去只30多。她女儿上班后,这对“吵闹鸳鸯”才离了婚。 2000年,我学计算机的大儿子、学企业管理的二儿子都毕业了。在无锡上班的大儿子发明了一种电子秤,精度高又轻便,他申请了一个专利,和他爸办了个公司。大儿子担任了总经理,建设担任董事长。我仍在厂里干着库房工作。 平日里,我熨衣服都熨不好。一次,建设开玩笑说我缺少女人味,我没往心里去。建设的衣服,我经常要杨小梅熨。建设的服饰搭配,我也要杨小梅做参谋。杨小梅来了,建设高兴,我也高兴,孩子们也喜欢杨小梅。 有一次,大姐跟我说:“素云,我看你家建设与小梅很随便,你小心引狼入室呢!”我笑着对姐姐说:“小梅不是那种人,我了解她。我们玩了这么多年,她可能搞别人的鬼,决不会搞我的鬼。”姐姐看我那么自信,就不再说了,开始留心起建设的行踪。 后来,我大儿子又申请了一个电子产品专利,还远销到了新加坡,公司的生意红红火火。家人都去过新加坡,我不喜欢玩,没去。一次,建设对我说:“这次新加坡有点小事情,你去处理一下,顺便去玩一下吧。”他给我买了去新加坡的机票。 我走后第二天,我大姐早晨锻炼时,只见一个卷发女人,从我一楼的家中出来,快步而行,门马上被屋内的人关上了。大姐大声喊道:“杨小梅”,杨小梅本能地回了一下头,接着就猛跑起来,不见了踪影。大姐就在后面大声地对着她说:“你这个不要脸的……”姐姐的骂声惊动了周围的邻居,大家纷纷指责杨小梅。第二天,杨小梅和宫建设都没去公司上班。 家人怕我在外听了这事出意外,没敢告诉我。我回来后,大姐讲了实情,这对我简直是五雷轰顶。姐姐劝我想开些,我表面答应了她。背地里我陆续买了一百粒安眠药,想一了百了。结果被儿子发现了,才没酿成悲剧。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他们的事败露后,公司的业绩直往下掉。后来二儿子与我都进了公司,公司才慢慢地恢复过来。杨小梅再没敢露面,建设睡了一阵子宾馆。两个懂事的儿子给他爸爸写了一封长信,劝他回心转意,大姐也做了他的工作,但他一点也听不进去,拿了家里的钱,与杨小梅去了另一个城市,买了房子。杨小梅还对别人说:“姓宫的对我特好,我好幸福的。” 2004年,我和宫建设离了婚。2005年,大儿子结婚,儿子与儿媳给宫建设送去请柬,他连门都不开,儿子很伤心。我对儿子说:“你就当你爸死了,妈妈会好好帮你们的。”现在公司由儿子、儿媳们在运作。我已50多岁了,只想把孙子们带大,以后到敬老院度晚年,不想拖累孩子。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日志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日志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