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穿过的地方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0-23 20: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冬天的第一场风,吹落了枝头固执不落的几片黄叶,扫除了秋的痕迹。第一场风总是温柔的,却也夹杂着些许刺骨的寒冷。我轻轻地裹紧外套,望着眼前静谧的景色,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眉梢。这个季节,好像很适合用来回忆些什么。     也是在这个季节,只是在很多年前,冬没那么冷。我躺在父亲怀里贪婪地汲取一丝丝来自父亲体内的温暖。我指着父亲灰色毛衣上显眼的破洞轻声问:“爸爸,这怎么搞的啊?”父亲紧握我冰凉的小手宠溺地说:“爸爸当年去打仗,嘣!嘣!嘣!被子弹打穿的呗。”母亲在旁边轻轻笑出了声,静静地看着我们。仿佛过去的一切就发生在眼前,多么温馨的对话。     又是几个冬后,冬还是没那么冷。我把柜子里凌乱的衣服翻出来叠整齐再放回去。我看到了那件灰色毛衣,那件父亲说子弹穿破的毛衣。轻轻抚过,我感受到了母亲给父亲织这件毛衣的同时织进去的满满的爱,感受到父亲多年前瘦瘦的身体却有着暖暖的体温,也感受到父亲为我们姐妹俩辛劳时流下了粘稠的汗水,一股心酸涌上心头。关于这小个破洞,我对它作了很多种假设,唯独没有想过是被子弹穿过。“嘿!老爸,我长大咯,你骗不了我的。”因为那个小洞所在的位置,子弹所穿过的地方,可是父亲的心脏呀!我把毛衣叠好放在一个盒子里,又是一件值得收藏的纪念品。走到客厅,沙发上躺着劳累了一天的父亲,一个让我成为他负担的中年男人,这让我感动,更让我内疚。我将毛毯轻轻帮他盖好,在他额头轻吻一记。 又一阵风袭来,我用力裹紧外套。泪水充斥眼眶。我看到了眼前一个萧瑟静谧的景色由清晰变模糊的过程。我转身离去,是该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好好呆着。这个季节,好像很不适合用来回忆些什么。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在心里种花 下一篇:北极星以北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