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小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余 芝 灵 时间:2015-08-14 01: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所有的遇见都是缘
  
  一些注定要遇见的,自会在某个拐角遇见。有怨的,有仇的,有恨的,有爱的。遇见后,会怎么走,也自有定数。天地本就混沌,人间岂有圆满的清明?能一笑泯了前世的恩仇的,自然是好。只是,世间的事,哪有那么轻易就了了的呢?
  
  多少年后,我们都将相拥相挤,在一块,亲亲密密,化为泥土,化为沙粒。那时,我们谁还会有恨呢?谁还会有欲望呢?我们都只不过是泥土上的一颗种子,收得多少,全靠个人的造化。怨不得别人。等到我们生命里所有茬的庄稼都收割净,我们的气数也就进入秋季,进入寒冬,开始向黄土靠拢了。能够于红尘中遇见,即是缘,何必苛求呢?何必要去争求我们这一生收获太少,你掠夺了我,我被你侵袭了呢?
  
  一杯清茶的缘份,也是值得珍惜的。我们终归是在一起喝过一杯清茶的。说不定斯时,也有鸟语,也有花香,也有流泉。芳草萋萋,绿树婆娑。眸子里会有蓝天,有白云,有浅浅的笑意。这就够了。清茶过后,能继续同行的,牵着手,便如此同行下去。两个人,走坎坷的路,边走边唱,不寂寞。不能够继续同行的,说一声珍重,道一声再见,挥挥手,从此一别经年,或永不再见,但花的清芬自会留存在心底。便是走了一程,再决定分手的,也不应有恨有怨。更应该值得珍惜。这一路走来,我们看过多少花落花开,听过多少鸟啼流泉啊。为何要怨恨交加?为何要将所有的丝丝缕缕全部扯断,扯得鲜血淋漓,骨头零散了去?缘份自是天定,是玄妙的,不可强求。
  
  有的人,初次见面,便如同至交,像是交了几世的知己。即便在以后的岁月里很少相见,骨子里也会有一种想念,也会时时于某个清晨或夜晚,忆起那干净而透明的时光。这是奇妙的。有的人仅仅通过网络文字互相交往,也会有相见恨晚之感。这也不能不归结于缘份。而有的人,相交数年,也无话可谈,甚至内心里渗透冰冷与厌恶。这只能说他们无缘相处。有的人,交往初始时,山也清朗,水也清朗,过了一段时间,就沉积了落叶与泥沙,互相埋怨指责,甚至恶语相向,成为死敌的,也有。这也还是造化的功夫不够吧?
  
  一直走,一直走。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只是沿着这条环城公路,就这么毫无目的地走着。微风不时送来野草的清香与鸟儿的啼鸣。空气中流动着一种泥土的味道。
  
  或许,我一直都在试图寻找什么吧?
  
  路过农人的庄稼地。庄稼地里有碧绿的菜蔬。只是,炊烟没有,被山遮住了。便是能看见炊烟,也只是稀薄的几缕。许多泥瓦房子,也逐渐在改造了。它们都在长成高楼。我想:炊烟,会日渐地稀薄了。我并不想去惆怅。真的。这都是大势所趋。是进步。只是,我真的惆怅。以前是踩着泥土路。而现在是石子路,每一步,都沙沙地响着。过段时间,一定会变成水泥路或柏油路的。一直铺向天边。可能通不向田园吧,若干年后。
  
  我甚至看见一对情侣,在菜地里,牵着手嬉戏。他们也一定是爱着这一份清静的吧?许多年后,当青涩褪净,不知他们是否还会想起,曾经的这段光阴?不时有他们的打闹声传来,真的是很悦耳的。只是,这样的欢闹,好像离我远了些。或许,我老了吧?
  
  山上,到处是挖土机挖掘的痕迹,露出山体苍黄的腹部。它们很快都会变成一幢又一幢的楼房的。今年清明节,我们便是沿着这些机耕路走着的。坟就在路的上方,基本不用爬山的。或许,这些坟地也会很快消失吧?我们家的坟地已经迁过一次了。野花野草的气味好像也在走远。麦笛听不着了,早就听不着了。吹笛的人,早已流落到异乡。打猪草的女孩也不见了,她们汇入了城市的血液。
  
  我一直摘着些细小的白花,在手里攥着,像攥着我的童年。我甚至想牵着一只手。只是,陪伴我的只有风,只有野外的气息,间或几声蛙鼓,几声虫鸣,和逐惭黯淡下来的夜色。手臂常常要试图去挎住什么。这挺滑稽的。当夜色完全披盖下来时,我也就慢慢地往回赶了。我溶入不了夜色,我没有翅膀,我不能用我黑色的眼睛找到一些黑色里的光明。我也不是芦苇,我不能像芦苇那样去呼吸夜的灵气,我更不能像芦苇那样去思想。我必须回去,我不能让家人着急。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西河静静流 下一篇:寻找一棵桂花树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