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味渐行渐远……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叶 瑞 芬 时间:2015-03-30 20: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年在以往,是一个声音的集散地。在各家各户的厨房,会有油锅的滋滋声,主妇们有条不紊地把油角、糖环、麻花,还有煎堆放进油锅里炸至金黄色,那满溢的香味恍如一只只燕子飞上街头,欢声预告:春节到了!春节到了!引得孩子们垂涎欲滴,不顾母亲和气的呵斥,一次又一次偷偷拈起热辣辣香喷喷的年果,在口腹之欲中急急地向着年飞奔而去。
  
  当满城的大街小巷不约而同地响起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年终于排场十足地驾到了众人的面前,沿街的舞狮挥龙,掀起了一片锣鼓喧天。响彻街头巷尾的是那些百听不厌的贺年歌,成了过年的背景音乐,嘈吵、张扬而又必不可少。更加必不可少的自是热热闹闹的拜年声,在大人相互交换的熙来攘往打躬作揖中,孩子们自得其乐,一边胆大妄为地撕开一盒又一盒曲奇、巧克力和各式贺年礼品的包装,一边鬼鬼祟祟地打开到手的大红利是,瞄瞄里面的币值,再潇潇洒洒地到街上走一回,把平日心仪已久的大宗玩具买到手,那种志得意满,真个是小人得志啊!
  
  然而在腻味了大鱼大肉的今天,当糯米做的糖环、当甜腻的油角,当油腻腻的煎堆从厂家的包装袋里滚落的时候,我们食欲全无,我们放任这些曾经牵动我们感官和肠胃的美食成为摆设,与年花一起成为了过期即弃的点缀。再也难有那种满街飘香的年味牵引着我们,再也没有各式各样烦人又讨喜的烟花爆竹随我们摆布的时候,我们的年身价暴跌了。
  
  从电视里收看一场无关痛痒的春晚,再看几眼从遥远的天空发射的烟花,新的一年如一只挥之不去的癞皮狗,无悲无喜地耷拉到我们的脚下。对于正在放寒假的学生,不过是多了几个不用顾虑父母唠叨的上网遨游的晚上;对于工薪一族,那是挥洒辛苦一年赚来的劳动报酬的端口,人情往还,交朋结友,每一分钱都找到了它奔赴的岗位和理由;对于耄耋之年的老者,年是他们重温一次人间温暖的大日子,一早起来穿戴得整整齐齐地等待儿孙祝福,再把一辈子省吃俭用的人民币分派出去,在晚辈的簇拥下出游一次,在短暂的快乐后再望穿秋水,等待下一次的合家团圆……
  
  为了这些孕育过我们的长辈,为了这些亲情缺失的孩童,我们怎可以放下年啊?虽然为此我们也许得屡屡屹立风雪之中守望那北上的班车,掖着我们薄薄的收入,裹着我们沉重的心事,在异乡在他邦在一个又一个博狗bodog娱乐场的站台,我们饱历沧桑我们满腹辛酸我们泪眼相看,只有年,它指引着我们奔赴故乡回到父母的身边回归家的殿堂。
  
  年是亲情的召唤,是心的回归,是爱的启航。在年里,我们轻轻握手,我们紧紧相依,我们有倾诉不尽的过往,我们有动力无穷的展望。在年里,我们要深深忏悔,为过去的所有不是;在年里,我们要放声歌唱,为美好的相逢。当年不再纠结在温饱之上,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们不相信:新的一年只会越过越好,越过越美!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