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京到徽州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庭 艺 时间:2015-01-18 23: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一路向南,群山相接,隧道不断,远处的山峦层层叠叠,有浓有淡,好似一幅水墨画。路边的山丘上郁郁葱葱,茂密的竹林在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远看像一块块毛茸茸的绿毯子,这就是前往徽州的道路。
  
  徽州是安徽省一个充满古老气息的地方,这里民风淳朴,景色优美,尤其是那些一眼看过去就能印在你心底的灰瓦白墙——徽派建筑,最是让人流连忘返。“安徽”据说是“安宁的象征”的意思。是的,安徽的古迹保存得如此完好,多亏了围绕在这里的群山,相传抗日战争期间,日本鬼子攻下南京后,往安徽进发,可是安徽四面环山,日本鬼子的车和大炮都进不去,于是他们询问当地的一个农夫,农夫回答说山后面是宁国(安徽的旧称),日本鬼子心想我们打的是中国,而这里是宁国,于是撤兵了。这虽然是个传说,但安徽省的徽州保存完好的古建筑,却是中国的一大文化遗产。为了一饱徽派建筑的独特风韵,我首先去了潜口民宅。
  
  潜口民宅是拥有沧桑历史的徽派建筑群,它依山而建,从远处看,高大茂密的竹林和树木将房子遮盖得严严实实,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小桥流水,景色堪比世外桃源。里面满是明清时期大户人家的宅子,如吴建华宅,苏雪痕宅等等。这些宅子的结构很相似,都有翘起的屋檐,灰瓦白墙,还有高高的天井,其实这也就是徽派建筑的特点所在了。跨过高高的门槛,头顶是一块四方方的天,脚下是一块布满青苔的石砖地。堂中有一池鱼,左右是房间和楼梯,绕过一块屏障就是后门。我冒险踩上狭窄的楼梯,脚下的木头发出沉重的声响,想象着古代深闺中的小姐是如何迈开纤细的双脚上楼的。楼上楼下的木窗雕工十分精美,小人儿的仪态活灵活现,可惜他们的头都在文革时期被磨掉了。我抚摸着锉刀留下的伤痕,心里满是怜惜和遗憾。在这感伤的时候,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我等一行人快步来到善化亭避雨。善化亭是中国惟一一座顶梁上有对联的亭子,上面刻着“阴德无根方寸地中种出,阳春有脚九重天上行来”,这是在劝人诚心行善方可积德。山雨下个不停,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土壤的气息,雨滴打在竹叶上又滑下去,山中充斥着烟云。我深吸一口气,肺腑被清洗得干干净净。临走时,踏过荫秀桥,再走过石牌坊,我回头望了望烟雨朦胧的山和潜口民宅的大门,真想一直待在那个美丽的地方啊。
  
  在清园,我还见到徽州传统的竹雕、砖雕和手撕书法,那几位民间艺人的专注仔细令我十分敬佩。尤其是刻竹雕的师傅,他手中刻刀下的松枝人物栩栩如生,细细的镂空枝条还有人物丰富的表情,这些都是一刀不能错的,而刻一个作品少说也要几个月。那么这位师傅是如何做到专心致志一刀不误呢?我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神专注宁静,手有条不紊,偶尔面对叹为观止的观众笑笑,接而快速地继续工作,我和他合影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跨出门槛时我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屋里只有他的作品陪着他,阳光穿透天井,画面和谐含蓄,他一点也不寂寞,因为我仿佛看见他的刀下生长出了整个世界,他已经完全沉醉其中。夕阳的余辉映红半边天的时候,我们步行来到了老街。老街是徽派建筑组成的古老的街,就像南京的夫子庙,不过老街的文化韵味更浓。晚霞笼罩着老街的建筑,层层叠叠的屋檐边缘被霞光包围着,仿佛镀上一层金子。老街的青石板有历史的味道,延伸的缝隙是沧桑的最好见证,旁边小店里“蟹壳黄”的香味飘散,这是宁静祥和的老街。当夜晚真正降临时,屋檐的黑色轮廓融入了夜幕,路边摊张罗起来了,灯亮起来了,卖纪念品和小吃的吆喝起来了,老街一下变得人声鼎沸。我在人群中穿梭,手里捧着芝麻糊和毛豆腐,汪一挑馄饨店前排满了人,两旁的马头墙中间的天空时不时有发光的竹蜻蜓升起,与捶打糕点的声音有节奏地呼应着,这时的老街不同于南京的“浆声灯影的秦淮河”,徽州的老街是充满活力和现代气息的,这是热闹非凡的老街,这是古朴的民风与现代繁华融为一体的老街。
  
  一路向北,很快我又回到了南京,带着对徽州的依依不舍。下车后,我吸入的已是南京的空气,虽然是熟悉的感觉,但我更爱徽州的清新。看着南京的高楼大厦,有些陌生,偶尔看见带有古风的屋檐,我都激动不已。从南京到徽州,变得不只是风景,还有建筑、风俗、文化、民风。这次的旅行让我见到了一个真正古朴纯净的地方,它是我们祖国伟大的文化遗产,更是一个值得去赏,值得去品,值得去感受,值得去融入的地方!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绝胜烟柳 下一篇:西湖神韵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