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落水库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孙 家乐 时间:2014-12-22 21: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懂得水对农民来说有多重要。长期以来,我的家乡由于缺水,经济相当落后,你就是浑身充满了劲,也用不上,要想像其他地区那样发展多种经营,那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不知何时,一阵春风吹过,我的家乡有了一座水库,自从有了它,这里的一切都在变,变得日新月异,变得让人心花怒放。那山,似乎增高了,那田,仿佛变宽了,就连那沉寂了几千年荒芜的坡地骤然间也被拓整得平平坦坦。人们振奋之余,个个像泼墨挥毫的画师,用那斑斑驳驳的色彩点缀着这里的山山水水,构思着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卷。
  
  我爱水库,尤其是它的那条大坝。平时,闲着无事,总喜欢一人上坝上来,让那清风撩拔我的衣领,抚摸我的脸孔。这时,你只要举目远眺,就会看到蓝天白云之下,一泓平湖宛如一块巨大的宝镜镶嵌在高山峻岭之腹,偶尔间,从山腰吹过来的风,轻轻地荡过湖面,那平滑的湖水便会泛起层层漪涟,就像少女脸上绽开的甜甜笑涡。如果碰上太阳刚刚从山头升起,你就会看到那无数束耀目的光环投向湖面,波光粼粼,浮光耀金,让人遐思荡漾。
  
  水库边一年四季总是绿茵茵的,时常总有些放牧的水牛在上面啃草,它们追逐着,不时会惊吓站在水边的几只白天鹅,白天鹅腾空而起,沿着那弯弯的山坡,自东向北往南飞。举目寻去,就会看见它们飞过的下方,是一条墨绿色的林带,这条林带呈U型,分别种植着椰子、槟榔、芒果,还有近几年才大面积发展起来的试管苗香蕉,蕉叶随风摇曳,流青滴翠,景色醉人。
  
  大坝脚下,是一条笔直的水泥沟渠,傍着宽阔的田园公路,一直伸延到十多里远的村寨,远处一条横渠拦腰截过,然后,分成无数条小沟渠,将村边那块大田洋分割成无数方方块块,构成了一幅完整的排灌系统。田洋一年四季更换着盛装,黄的泛金,绿的凝黛。环绕着的岭脚丘林,原来是这边一条“山界”,那边一个土岗,一坑一洼,可近两年,也在轰隆隆的推土机声中变成了一块块井然有序的小平原,不久的将来,一片动人的田园风光景象将在这里由梦想变成现实。
  
  “有了水库有了水,有了酒壶有人醉。”这是一首我们乡下人自编的民谣,这表达了对党的富民政策以及人民政府为民办实事的由衷赞叹。近几年,我的家乡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别的不说,就拿我家东边邻居孙大叔来说罢,过去,居住的屋子简直与猪栏无异。红砖混泥垒起的墙壁,上面架上“土网竹”当椽子,盖上些烧得夹生的青瓦片,就算是一个家了。真可谓“日出金钱满,雨下珍珠吊”。可如今却大不一样了。老地基上,严严实实地用钢筋水泥盖起了一幢三合院,并且砌了围墙,院里种满了各种经济作物。绿荫下面的正厅中,放着一台29寸的画王彩电,左边的走廊上还有一部崭新的摩托车。在我们村里,像孙大叔那样的,何止一家……
  
  突然,一串甜蜜的歌声从坝底下飘了上来,打断了我的沉思,我俯身往山坡下看,哦,原来是一群准备出工的男女青年,他们扛着锄头,手里拎着饭盒,步履轻快,正朝着山脚下那块正在开垦着的荒地走去。那优美的歌声,伴和着淙淙的渠水,和谐而又悠扬,直飘向远方。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难忘大茅磷矿 下一篇:淡然来去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