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喀纳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孙 丰 华 时间:2014-12-18 22:0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从乌鲁木齐出发,在绕着准噶尔盆地东半部边缘的沙漠和戈壁滩上向北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到达布尔津县城,再向北行驶180公里,穿越阿尔泰山,经过新疆北方第一村——白哈巴村(也是新疆北方第一哨,一条小河对面就是哈萨克斯坦的崇山峻岭,也是光秃秃的,尽是石头,寸草不生。山又陡险,根本没有可供人行的路,大概连飞鸟也没有),在大家的苦苦等待和期盼中,终于到达目的地——喀纳斯。喀纳斯的地理位置,从中国地图上看,就是公鸡尾巴翘得最高的地方。它的西边是哈萨克斯坦,北边是俄罗斯,东部是蒙古国。它在一个峡谷里,峡谷两边的高山上长着耸入云天的大树。已是深秋,有的树叶黄了,有的红了,也有的仍然还绿着,山上就五彩纷呈,很是热闹了。峡谷里有一个湖,因湖水呈乳白色而闻名海内外,新近辟为旅游胜地,享有“中国的瑞士风光”的美誉。
  
  太阳从雪山后面滑落下去。最后一匹马驮着最后归来的游客,悠哉着,消失在喀纳斯的暮蔼中。喧闹了一天的喀纳斯,终于安静下来。土瓦人家的木头房顶上的烟囱里,吐出了淡淡的炊烟。浓浓的羊肉香,就在喀纳斯的夜空飘散开来。
  
  一弯新月爬上了树梢头。高高的雪山在月光的清辉照耀下,泛着寒冷的光芒;星星在天空上挤眉弄眼,是在做什么呢?山坡上,小河边,栅栏旁,房前屋后,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树木,云杉、雪松、桦树在喀纳斯的夜幕下,失去了阳光里的五彩缤纷,全都黑黢黢的,看不到它们的绚丽风采了。美丽的喀纳斯湖水,乳白色的、迷人的喀纳斯湖水呀,轻轻地拍打着岸边,嗄,嗄,嗄,像一首动人的小夜曲,诉说着心中的无限事。湖面上浮起了一层白雾,虚无飘渺的喀纳斯湖,在静静的夜晚,在朦胧的月光下,尽情地展现着她的魅力与风姿。
  
  寒冷逐渐包裹了喀纳斯的夜。
  
  屋里燃起了火塘,柴在噼噼啪啪地燃烧,房间里顿时暖洋洋的了。不知道哪一家人的门前,响起了录音机播放的舞曲,伴随着男男女女欢快的舞步,维吾尔族、蒙古族、土瓦族、哈萨克族、汉族的朋友们相聚在一起,共同享受喀纳斯动人的夜晚。
  
  风大起来,寒冷逐渐加重,喀纳斯似乎进入了冬天。从喀纳斯湖流出来的乳白色的、神奇的河水,此时正欢腾着,哗啦啦地流向远方。流入游人的梦境了么?我感觉到了河水随着呼呼的西北风从门缝里流入了房间,温暖的房间里洋溢着一种浪漫。人们的话题就转移到了喀纳斯湖里的大红鱼。传说湖里有一条大红鱼,十余米长,好几米宽,游动起来倒海翻江,山林呼啸,两岸飞沙走石,很是吓人。但好在它不经常露面,几十年也不活动活动筋骨。人们在庆幸的同时,也有了深深的遗憾——那条大红鱼要是偶尔露一下面,该有多好呀!尤其是明天大红鱼就出来,让我们遇上,该多好。因为人们说,如果看到大红鱼,一生的运气都将不错喔。谁不想遇到好运气呢?于是,大家就安静下来,聆听喀纳斯河快乐的奔流,等待明天的到来。
  
  月光蹑手蹑脚,悄无声息,挤进窗户,想窥视我们的心灵吗?我被月光惊醒,披衣下床,拉开木门,随着月亮的清辉一下子拥进来的是寒冷的夜风。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连忙裹紧了衣服,走出门去。外边真静呀!小虫子也噤声不唱了。远处的雪山泛着幽幽的光,哗哗的河水流得更欢,地上的小草凝结了一层薄霜,雪白的,晶莹的,像盐。脚指头在生痛,想洗洗脸,一摸昨晚挂在屋外铁线上的毛巾,吓了我一跳。原来,毛巾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硬邦邦的,感觉有些吓人。一股股刺骨的寒风,直往领子里钻。一个喷嚏下来,鼻涕就出来了。屋子里很热闹。打呼噜的,咬牙齿的,讲梦话的,翻身打床板的,响成一片,乱成一团。远处飘来公鸡嘹亮的歌唱,偶尔也有一两声狗吠,附近马厩里的马在吃草。天空就要亮起来,寒气更重,我只好钻进屋里,钻进暖乎乎的被窝,继续我的美梦。
  
  然而,我没有梦见大红鱼,旅伴中也没有人梦见大红鱼。不过,我们也没有遇到什么坏运气呀。
  
  从喀纳斯回来,颇多感慨,又有一首小诗,记录当时的感受,兹录于后:
  
  一弯新月照雪山,土瓦山村歇炊烟。
  
  草地凝霜水浸月,骑马归来石径斜。
  
  河水哗哗到客栈,不见红鱼入梦来。
  
  此生不走喀纳斯,枉活一世到人间。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花趣 下一篇:桂林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