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难入梦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段 存 章 时间:2014-12-07 03:0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我这人爱作梦。可在京工作二三十年,很少梦到首都的事儿,总是梦见乡下的山山水水,梦见农村的风土人情,梦见在第一线采访的忙碌场景。
  
  我最激动梦过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但梦境不在北京,而在遥选的山村。记不清是个什么时间,毛主席在基层给群众做报告,高高的个子显得很年轻,一边在黑板上写字,一边打着手势讲话。下课后,毛主席提议干部两人一组下乡调查研究。他老人家边说边走,进入麦浪滚滚的田野。一个初冬的夜晚,梦见邓小平乘车来到山区,由我护送着,搀扶着,走过一山又一山,陡峭的悬崖,叮咚的泉水,深深的峡谷,美丽的山峰,正在观赏兴奋的时候,突然醒了,原来是场美梦。1997年8月17日黎明时分,梦见家乡小院,我正买汽车票走,江泽民来了,我立即采访,写成专访稿送审,江总书记说:“要用原话。”江站在我家西屋台阶上说:“我给大家唱支歌。”众乡亲热烈鼓掌。
  
  梦回大寨,巳记不清多少次了。因为七八十年代,我在那里任常驻记者十来年,酸甜苦辣常常刻在脑子里。一入梦,不是陈永贵,就是郭凤莲,劳动,谈话,采访,写稿,送审,既谨慎,又紧张。有时胡梦乱梦。一次梦见大寨,抓案子,我被审查,找不到证据,就用火棍烫,我拿出记者证后,不了了之。又一次梦见大寨工地,青年农民贾武环喷香水,满头香。接着,天空下起香水,工地上一片欢腾。我觉得是好新闻,就现场写稿。梦醒后好笑!当年大寨提防修反修,怕产生资产阶级思想,不允许青年人戴手表、穿皮鞋,更不用说喷香水了!我想,这大概是过去残存在脑子里的“左”片,反事正梦,变幻出一个奇妙的天下香水来。
  
  更多的是梦见我在边远的农村采访,有时飘到新疆哈什、塔城、阿尔泰,有时飞往黑龙江北极村,有时离开大陆到了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有时驱车奔向云南的西双版纳,好几年没有回人民日报社了,发回的好多稿也没有用出来。因为户口不在北京,担心回人民日报还要不要?后来,回到我工作过的山西电台,不安心,想去山西日报,又怕没关系,难进去。正在喊天不应、叫地不灵之时,梦醒了,我们全家在北京好好的,一场虚惊!为何老梦此梦呢?这反映了我博狗bodog娱乐场一个关键转折时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从大寨回到了人民日报,全家搬迁北京,四十岁开始了新工作,新的生活,新的拚搏,新的收获。
  
  我多么想梦一梦在京城的高兴事呀!住房,从二间、三间到四间,宽敞多了,可它从来不梦,入梦就是农家小屋,土墙土院,炊烟缭绕。电视机,从十几寸的黑白、二十几寸的彩色到三十四寸的长虹,变化多么大呀,可它从来不梦,人梦就是电不明、路不通、无水吃的穷山村。职称,从记者、主任记者到高级记者,业务水平上了三个台阶,可它从来不梦,入梦就是坐在小学校的教室里,学语文,学算术,学唱歌,接受启蒙教育。
  
  “为何不梦北京?是北京与我无缘吗?”我自问,也问过别人。八十岁的岳母说:“人是生在哪梦在哪。根在哪梦在哪,梦苦,不梦甜。”我赞同她这样的解梦说。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快乐的清溪河 下一篇:蜈支洲看日出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