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载城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4 00:1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杜阳若琰
  
  西风老树下人家,池塘边落落野花。——《B小调雨后》
  
  我又在听《B小调雨后》了,每当听到里面两句歌词“西风老树下人家,池塘边落落野花”时,这恍然如梦的声音就好像在重复着,呼唤着,不停地叙述着那亘古不变的礼赞。那些尘封多年的景象有时会浮现眼前,那些有关于家乡的梦,以及那些和梦有关的人们,一幕幕,一场场,都曾是我无穷无尽的思恋,是爱,是暖,是那记忆角落的扬花,是那难以言说的眷念,总有令人一梦一回肠一断的感动。
  
  记得那是个春天,被林徽因赞为“人间四月天”的春天。风筝飞满了天空,桃花开遍了小巷,青绿的小草纷乱了人们的心,坠落的花瓣迷花了人们的眼。此时的家乡就好像沉浸在恬静的颜色里,像个宁静安然的传说,氤氲着不可思议地柔和。
  
  我们几个孩子总是会手牵着手一起去挖野菜,苜蓿、腊腊、苦苦菜,不管挖到多少,我们都会小心地用手护着,总是害怕会一个不小心,压坏了,弄断了,在吃的时候就不好看了。每当春末的时候,大人们总是会把开的正旺的桃花风干,收藏,在我们这帮小猫馋嘴的时候拿出来蒸面、熬粥、打拌汤吃,每到这个时候,那股子沁人心脾的香,混着对“家”浓浓的满足,就算是在很多年后的今天,也依然如旧,引人痴狂。
  
  记得那是个夏天,有着很美很美阳光的夏天。蝴蝶凌乱地飞舞,冰激凌在街头喧闹,女孩的裙子点燃了家乡的炙热,就好像那浓酽至极的伏特加,燃烧着似水年华的激情。
  
  我总是会穿着各种各样颜色花哨的裙子满大街地晃悠,每每遇到熟人,就会炫耀似的转上一圈,不停地展示着自己的得意,而那些淳朴的人们啊,也总是会不吝啬他们的赞美。
  
  夏天最令我高兴的还有家人额外给的零花钱,虽然不多,但是买一根奶油冰激凌却也足够了。每当我捧着来之不易的雪糕,躲到凉爽的树荫下一边乘凉,一边看着家人们进进出出地忙碌,那种满满的幸福感总会让我有流泪的冲动,许许梦回。
  
  记得那是个秋天,叶落满地各纷飞的秋天,大街小巷里淡淡地弥散着张爱玲式的优雅与感伤,小镇里唯一的咖啡厅流淌着《Trytoremember》的离愁。距家不远处的校园里有我最喜欢的一条小路,窄窄的土路慢慢地延伸向一个与世无争的角落,旁边是一片不大的草地,草地上点缀着许多老旧的灯,把那不大的一片空间渲染成光线不明的暗黄色,温馨,淡然,散发出与世无争的韵味。
  
  我总是会轻轻捧着父亲最宝贝的古诗集,斜靠在小路边缘的长椅上,安静地看着,看着,偶尔还会和着咖啡厅里音乐的拍子,唱着诗集里那些晦涩不明的句子。有时路过的行人也会渐渐放缓脚步,微笑着沉默不语,时间流走得如同沙漏里缓缓流逝的细沙,平静,安然,混杂着从容的甜蜜。
  
  记得那是个冬天,雪花扬扬洒洒的冬天。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安静地疾行,老唱片放出的《一路平安》打动了行色匆匆的路人。午后三分熟的阳光斜斜地打了下来,似流水一般地倾泻一地,让人不忍触碰,无法捡拾。在冬日的温和里我恍然听到俗世的风轻柔地掠过耳边,而周遭却是大段大段安静的瞬间。
  
  父亲总会在每场大雪后的深夜里独自高歌,那低沉的嗓音掺杂着淡淡的酒味。每当这个时候总是我最安静的时刻,小小的我就会静静地坐在父亲身旁,望着,望着,带着一丝丝不解和迷茫。这个时候的父亲总是我最熟悉和最陌生的,但也是幸福着的。
  
  后来渐渐地明白了,父亲是在温习一种叫做缅怀的东西。年轻的父亲四处漂泊,背井离乡,难得现在的安逸与沉淀,怎能不让人珍惜,让人不可遏止地魂梦牵连着的珍惜。
  
  是啊,老人们都说,乡愁就像一根长长的线,无论游子走多远,他的灵魂都牵连着如梦的家乡。同样地,家乡亦如那剪不断理还乱的长丝,即使是纠集成团,即使是编结成环,也还会是游子心中完满的绳,承载着游子浓浓的思念,亘古永远。
  
  就如同我现在的家乡一样。春天的桃花不再是人们嘴馋时的盘中佳肴,而是路边簇拥喧闹着的点缀,装扮了初春的烂漫,为大家带来了盎然生机,衍生出对生活的希望;夏天的五颜六色已经从大红大紫的裙子变成了嫩黄鲜绿的太阳伞,让人兴奋的奶油冰激凌也换上了厚厚的巧克力外衣,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沁凉了一夏的火热;校园里隐秘的小路如今已是林荫大道了,路旁一盏盏刚上完油漆的街灯,散发着乳白色的光晕,仿佛在述说着与以往的不同,偶尔传出的朗朗书声,也由古诗词变成了数理化的公式,点染了一秋的静谧;雪后窗外的夜色无比安静,高楼底下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色泽,整个城市华灯初上,暮色下斑斓的星辉点缀着朗朗夜空,忙碌的生活也让父亲没了雪夜缅怀的空闲,但时间却沉淀出父亲无比成熟的光华,就如同整个城市一般,沉浸在古老又耀眼的传说中,述说出家乡这十年间的变化。
  
  十年,家乡从以前的贫穷转变成如今的小康,但故人依旧淳朴;十年,家乡从以前的落后改变成如今的现代化,但人们之间的感情依旧如一;十年,家乡有了宽阔的柏油马路,有了自动化的家用电器,有了小车代步,有了电脑教学,有了太多太多的惊喜与感叹。然而,在我心中,在我们心中,在所有人心中,家乡还是那个十年前的小镇,恬然,安谧,有着令人安心的魔力,淡定,从容,不论时间如何流淌,世事如何变迁,家乡的事,家乡的人,家乡的感觉,永远不会改变。
  
  这就是我的家乡,西风老树下人家,池塘边落落野花。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