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鹰扬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31 15: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刘 大 兴
  
  漫漫黄尘铺开画中的西域,大漠鹰扬,猎猎的旗帜从风飞沙鸣的高原涌动,云岭起伏。
  
  古驿道荒凉了潮湿的岁月,苍鹰之剑划破天之玉帛,呼风唤雨的翅膀像一团黑色的雨云、雨水和风沙敲打花朵的铃声。蹄声得得的英雄,一道红光掠过,你折断通往大漠的道路,在历史中了无痕迹。
  
  一行鹰的草书风流大漠的天空,血迹己淡,沙砾冰凉,垠垠大漠埋葬了多少嘶鸣的楚歌。飞扬的尘沙卷走呆板的驼铃,草原在天边抬头,羊吃草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像大漠风声般厚实、凝重。
  
  一彪人马穿过风雪的夜晚,驻扎在大漠之核,鹰的扶摇使天空高远了许多。
  
  炎炎烈日,擦亮沙砾之金石。大漠鹰扬,世事沧桑。在岁月的高度,沿着鹰的方向,一面翅膀是一条漫漫的长路。
  
  驼铃
  
  一串清脆的驼铃将浩荡的商队渡出大漠。
  
  黄尘与风沙被时间一页页地翻阅,喇嘛的默诵仍是一部苍凉而古老的经书。
  
  兴与衰,荣与辱。驼铃送走一条温温的丝绸之路,布帛与陶器辉煌遥远的旧事,永不衰老的高原,看不见河流的皱纹。漫漫的旅程,以清澈的驼铃为饮,寻找驼队,是历史沙漠中唯一茂盛的绿洲。
  
  苍苍大漠,肌肱隆起民族的剽悍粗犷的胴体反射沙砾的光泽,熊熊篝火熏黑骑士的脸,嫩肉飘出诱人的香味,酥油茶打开英雄们的谈吐,青稞酒使远行的驼铃略带醉意。
  
  火狐一路燃烧着奔跑过去,谁摆开雁步弯弓射雕?
  
  清脆的驼铃渐渐远去,像沙漠之
  
  水,捻亮商队的眼睛。一串驼铃,是一个移动的村庄。
  
  绿洲
  
  大漠中,小小的绿,是驼铃远足的眼睛。
  
  比金子更加珍贵的绿,比星星更加更加耀眼的绿,横亘天际,点亮旅人疲惫的征程。
  
  开启荒芜凄凉心灵之钥匙,绿洲,水声滴穿沙砾之耳,花香覆盖大野,长风吹散灵魂的馨香,这锁于深闺,开启富庶的钥匙,悬挂在岁月斑驳的墙上。
  
  阳光在坡上吃草,湖泊与流水在岸
  
  边吃草。雪落在土地上,这无边的静谧给喧嚣的大漠一种无限的亲切。
  
  沙砾,无边无际的沙砾,广阔大漠的唯一庄稼,花瓣凋零,一片枯黄。
  
  小小的绿洲,突然点亮大漠瑰丽的风景,仿佛一盏绿色的灯,被躁动的高原情韵小心翼翼地珍藏。
  
  一捆一捆收割阳光的手,扬起岁月镰刀。这小小的绿,善良的绿,多么让人激动。鸟的种子,播撒在绿洲,这小小的蒙古包、花草和一些耐旱的树木,一直且一生在这里居住。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书中的茶香 下一篇:教室里的一双眼睛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