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毛窝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15 13:4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夹谷山人     在秋天远去,冬日来临的时候,芦苇枝头的芦苇花显得萧瑟而憔悴,就像那些饱经风霜的老人,在沉默的目光里悄然站立。     微风吹过,芦苇叶发出哗哗的声响,枝头上有细碎的芦花随风飘荡。现在已经难寻儿时芦花遍地的景象了,偶尔在河沟荒野,才能一睹芦花的风采。用不了多久,它们将成为农家灶膛里燃烧的火焰。     做建房材料时,那些芦花照例是要被切下来的,从芦花的头部往下,连着细细的芦苇秆,在那个久远的年月是村民们御寒的宝贝啊,这就是被称为“毛窝子”的原料。     “毛窝子”的外形类似草鞋,比草鞋要大,作用和棉鞋相同。脚穿进去可到脚踝。主要原料就是芦花头部的细秆。“毛窝子”的做法极为繁复,先要把苇秆用榔头敲松软,然后去掉多余的芦花,就可以编鞋了,编织以前,要先洒水,芦苇秆远比稻草要硬,也有韧劲,编织过程中被苇秆划破是很正常的事情。编“毛窝子”的技术在收口上,生手往往在收口上一筹莫展,露出的茬子很多,穿的时候会划伤脚,这个时候,就要用一层厚布缝上一圈,然后,在“毛窝子”里面填上编织前余下的芦花,一双保暖的“毛窝子”便大功告成了。父亲是编制“毛窝子”的好手,编制成的“毛窝子”外表看起来毛茸茸的,里面很光滑,绝不会有细刺什么的扎人,一般还会在鞋底钉上一块胶皮以耐磨。     小时候家里穷,外出上学的时候一般都是穿棉鞋,回到家里,就脱下湿漉漉的棉鞋在灶膛旁边烘烤,换上温暖的“毛窝子”。“毛窝子”也有缺点,就是因为太大,行走颇为不便,母亲就会在鞋后跟的地方缝上一根绳子,系在脚上,好动的我们就踢踏踢踏地到外面玩去了。     往事久矣,父亲也已仙逝多年。现在的乡间已很难见到“毛窝子”的踪迹了,那天回老家,遇到家里的长辈,说起这事,长辈咧开没有牙的嘴笑了:现在谁还穿这东西,早就没人会编了,现在即使是手工棉鞋都很少有人做,你看看我脚上的旅游鞋,多好看啊。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