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印象三章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田德华 时间:2013-11-19 01:0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精选
老屋       在那棵高大苍老的黄梁树旁,呆立着我家老屋。老屋已老,房梁上布满苔痕和蛛网,沉静在岁月的静穆里。面对老屋,那些纠缠的记忆,如同纠缠的蛛网牵动着我的神思,时而温暖,时而疼痛。       老屋房顶的瓦楞上积满了旧年的尘垢,蒙尘的窗纸洗白了那些无声的岁月。暗黑色的脊宇间,不时有邻家栗色的猫轻轻跳过黄昏,倏忽于暗淡的暮色里。       在老屋的土墙根上,几朵零碎的野花被遗忘在风里。没有人来打扰它们的花期,也不会有人正视它的存在。它们就这样蛰伏在幽暗的光线里,始终低垂着卑微的头颅。岁月在这里凝滞不前,仿佛一切都是一种静默的存在。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老屋的宅院里,母亲是永远的主角。那袅袅的炊烟,白了她的头发,她的脸庞有时光雕刻的痕迹,目光日渐混浊,但她守望儿女们的眼神依然不减当年。在落日的余辉里,母亲一年一年老态龙钟,我们把她接到城里来。自从母亲挪出以后,这里的一切竟变得如此萧条,门框和窗户灰尘遍布,门槛上和一些墙壁上还隐约残留着儿时伙伴们用粉笔写下的歪歪倒倒的字,以及门围栏上那一道道长短不一的身高线。这一切,竟是如此亲近又是如       此遥远,蒙尘的时间无所不能,轻而易举便能将我们童年时代的每一寸成长印记悄然覆盖。       那些流逝的时光也会慢慢消磨掉我们脸上的青春,包括短暂易逝的光阴。只有那沧桑挺拔的老黄梁树仍旧是那样从容镇定,泰然处之,在风里雨里微笑着唱着祝福的歌谣。还有那屋后的竹林和四周的树木郁郁葱葱,绿荫簇拥下,鸟雀们飞来跳去,轻歌慢舞,消耗着流逝的时光,也发出一点点天地之悠悠的感叹。       冬去春来,老屋已随时光渐渐老去,飘摇在风雨中,像乡村留守的老人,坚定地守望着这方田野的世界。       梯田       我老家地处丘陵地带,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层层梯田绕山间。无论是早阳山还是晚阳山,那些梯田不去整齐划一,完全随弯就直,随高就低,随起就伏,随长就短,随宽就窄,随坡就坎,根本没有一块相同形状的梯田,更没有一块大小相等的梯田,大的不过二三亩,小者仅插一秧谷,这些梯田簇拥着漫山遍岭。早些年,蓄着水的冬水田,囤水田,那亮清清的水田是为来年栽秧蓄备水源的。梯田纵横,装点得山间村庄如诗如画。每一块块梯田都承担着大小春两季作物的生长和收成,养育着世界上无数生命       修造梯田,绝非一朝一夕之功。相传自有人类生存以来,发现培育了       五谷杂粮,祖先们就开始挖山拓荒造田改地,探索着五谷杂粮的种植业和畜牧养殖业。时至今日,那满山遍野的梯田生长着齐刷刷的麦穗和沉甸甸的稻谷,生长出子子孙孙的富足,也生长出四季变化的田园奇观。俗话说“千年田地入百主,田是主人人是客。良田不由心田置,产业变为冤业折。”饮水不忘挖井人,吃饭不忘造田人,无论是世间多么变化无常,只要你吃着五谷杂粮生活着,你就不能忘怀那一代又一代的祖先们开山造田修地的业绩。       炊烟       故乡的炊烟是无根的树,是载不动的情。炊烟袅袅,是一道风景,是一道彩虹,是一朵飘逸的白云,是一个家庭的温暖,是一个乡村的祥和。       人们看见炊烟,就有歇息的释然,有了炊烟,家就不再遥远。面对炊烟,凝望它云一样升腾,雾一样飘散,炊烟总在游子的记忆里飘荡;一种久违的亲情,系结着终生无法忘却的母爱,因为母亲在终日侍弄炊烟,炊烟就飘荡在游子的乡愁里,定格成一种久违的亲情。即使日子久远,相隔千里万里,也割舍不断这灵魂深处的思念。       袅袅炊烟,升起在小小村落上空那庄严悠远的天籁声中,低语着斗转星移的历史,那是爱的形体,那是爱的涌动,那是爱的化身……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精选欣赏
上一篇:雨,一直下 下一篇:落叶的情思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精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