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忌 时间:2015-10-15 22:2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博狗bodog娱乐场
谁愿意与我一起沉默?是正在开花的枣树,还是院门边那棵灿烂的石榴?心中游移这些疑问的时候,我一个人呆在书房里,窗口就是那株开花的枣树。它初夏的嫩叶葳蕤而透亮,间杂了成串的米黄的枣花。阳光是透过树叶才进到我书房里来的。院子外面也偶尔有人声,但总是阻隔了人影,显得朦胧神秘。
  
  初夏,烦躁的蝉声还没有高起来,那些耐心十足的家伙还在树下清凉的泥土中,只有偶尔的布谷鸟咯咕咯咕地叫唤。我是一个沉默的蜗居者,听这些鸟声也只能心事连绵于远处的青山,不可能去忙碌初夏的农田。而且,我老家那些农田,山地,都已经在推土机的履带之下,布谷鸟要我听它的歌声何为?
  
  前边影影绰绰的屋顶,灰色的云气正在瓦蓝的天空散淡迟疑。前几天偶然下过一场雨,眼下大地正在雨后的阳光下饱满,鼓胀。今年,从春至夏很是干旱了一些日子。但这并不影响我沉默地蜗居,前边山脚下的二郎河是有水的,我家里自来水龙头也拧得出吱吱的水声来。我呆在家里看一些闲书,与窗子无关,与我自己也无关,但窗外开花的枣树倒与我的阅读有关了,因为时间既久,枣树上细碎的枣花就有很沉重的声音。那是一些蜜蜂的声音。对今年的干旱,蜜蜂说了些什么?我这样蜗居,蜜蜂说了些什么?对被它们采集花蜜的枣花,又说了些什么?它们嗡嗡嘤嘤的我听不懂,那就等于什么也没有说。我想,无论人或者昆虫,只要不是开口,动手动脚都不能算作说话。或许只有说话才有真理的意义,而动手动脚难得产生思想吧。现在,大街上那些事情,大地上那些事情,白天那些事情,黑夜里那些事情,或许都是这样的吧。
  
  我在书房里安安静静,偶尔有翻动书页的声音,或者敲击键盘的声音。那都不是语言而只是动手动脚的声音。蜗居就应该是这样的。再说,我不愿意发言,怕干扰我窗外的那棵枣树。因为它正在开花,正任由蜜蜂们采集花蜜,也正在期盼那些秋天圆鼓鼓饱满的枣子。在这个环境里,我的言语必定多余。而雨后的阳光一脸微笑,在这个久旱的早晨,那样灿烂而安静。并且,我望见院门边的那棵石榴也是一心灿烂的,花朵红得像燃烧的火,安静而招摇。
  
  院门紧锁,门头上爬满了青藤,间杂了忍冬或白或黄的小花。只不过,我是坐着的,枣树和石榴它们都是站着的,青藤和忍冬却是趴在墙头的。它们都敞开在雨后的阳光里,而我蜗在屋内,只有一本打开的发黄的旧书,它黯淡的光芒很得体地映衬着我沧桑的脸。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博狗bodog娱乐场欣赏
上一篇:一往情深为年华 下一篇:童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博狗bodog娱乐场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