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毁于好人的沉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6-10 16:38 浏览:努力统计中... 博狗bodog娱乐场欣赏
武大捉奸被踢伤后,潘金莲依旧和西门庆每日做一处。但他们也知道,武二总是要回来的。这让他们的好兴致骤然降温。好在,他们有王婆,王婆给他们出了个主意,让他们分两步走:第一步,把武大结果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没了踪迹,便是武二回来,待敢怎地?第二步,等待夫孝满日,大官人娶了家去,做个长远夫妻,偕老同欢。 当天夜里,潘金莲就亲手用西门庆提供的砒霜毒死了武大。杀人不难,难在能不能做到干干净净、没有踪迹,这才是关键。 但是,要干干净净、没有踪迹地瞒住所有的人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早就四处透风了——紫石街谁不知这段轰轰烈烈的奸情?用《水浒传》里的话,是“街坊邻舍,都知得了”。 其实,王婆之聪明,不在于她有什么高招瞒住所有的人,而是她知道根本不用瞒住所有的人——因为,在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在面对恶人恶行时,往往是沉默的。 所以,王婆的自信,不是来自对坏人能力的相信,而是来自对好人沉默的判断。只要确信好人在恶人恶行面前会沉默,那就可以无恶不作了。 我们往下看。 第二天一早,邻舍坊厢都来吊问。众邻舍明知道此人死得不明,不敢死问,只自人情劝道:“死是死了,活的自要过,娘子省烦恼。”潘金莲只得假意儿谢了。众人各自散了。 你看,“众邻舍明知道此人死得不明”,但是,他们怎么样呢?他们散了!连围观都没有! 因此,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如果没有武松,武大将冤沉大海! 当然,王婆还是担心一个人,那就是阳谷县殡葬协会的会长——团头何九叔。王婆对西门庆、潘金莲道:“只有一件事最要紧。地方上团头何九叔,他是个精细的人,只怕他看出破绽不肯殓。” 注意王婆的话,是怕他看出破绽吗?不是。邻舍坊厢都会看出破绽。要让这方面经验丰富的专家何九叔看不出破绽,是不可能的。 那王婆担心何九叔的是什么呢?是怕他“不肯殓”。因为,何九叔作为入殓师,干系在身,有可能因为害怕承担责任而不敢沉默。 但是,西门庆不担心。 何九叔来了,西门庆截住他,拉他到一个小酒店里,送给何九叔一锭十两银子。何九叔心中疑忌,但银子还是收了。何九叔并不贪财,他收西门庆的银子,是因为怕。一怕:西门庆是个刁徒;二怕:西门庆把持官府。 接下来,他现场确定武大定是中毒身死,他假装中了恶,昏迷不醒,被人用门板抬回家。声张起来,不敢,怕西门庆;不声张,又不敢,怕武二郎。 权力社会和法治社会的区别是什么?权力社会里,一个人会怕另一个人。法治社会里,一个人不用怕另一个人。 何九叔明明知道武大是被毒死的,但是,他怕西门庆,选择了沉默。他之所以又保存武大的骨殖以作证据,不是因为良知,而是因为他也怕武松。又怕西门庆,又怕武二郎,何九叔是可怜的。在权力社会里,所有的人都是可怜的,都是满腹惧怕的何九叔。 因为怕,何九叔、武大的众邻舍们明知道武大死得不明,但谁都不愿意站出来揭开真相,还武大一个公道。大家都成了沉默的同谋。 这样的沉默,我们在林冲被迫害时看到过;在金翠莲父女被镇关西欺凌时,看到过。在整个《水浒传》故事里,举凡弱者被欺凌的地方,必有沉默的大多数,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假如这个世界堕入黑暗,那么,吹灭最后一盏灯的,不是坏人的嚣张气焰,而是好人的忍气吞声。 请点击更多的博狗bodog娱乐场欣赏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博狗bodog娱乐场欣赏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