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昨天,我已经扬帆远航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09 14:07 浏览:努力统计中... 卷首语
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离开了,有谁还会惦记着曾经真实存在的这么一个人?

以前总是认为自已是茫茫人海中最不起眼的,后来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沧海一栗。

半夜的星星会说话,半夜的思绪敲不开那扇窗,听一首老歌,燃一支香烟,过往在2014的成都又多了几分牵绊。

我有些凝重,凝重得有些孤枕难眠,在城市的阡陌里,呆在琉璃场的小窝,一个人的世界既然无法相拥取暖,那么左手握右手也会有些许残存的温情。

我不再是谁的谁,我又会是谁的谁?伤感的时候,连酒味都悲情绵长。

十指轻扣,却点不透成都的夜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文字成了自己最好的闺密,忧伤也好,喜乐也罢,一杯淡酒,几行小字总能释放出那些隐隐的孤独。

是的,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寂寞情怀,就像我几年前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堪迷茫一样。巫昌友曾说寂寞如刀,我有些小小的感概,QQ闪动的夜晚,又有多少人在暗自失眠。

成都不是落魂桥,成都也不是金家店,看经天路上一块一块别致的青砖,我已经记不清哪一块曾走过,哪一块自己未曾走过。

听落花无语,看细雨无形,我的朝花夕拾在半夜里冷清得没有丝毫的暖意,很久没有写过毛笔字了,文房四宝成了我渐渐冷落的记忆,以前曾写过“桃红落笔随春风,墨卷浓淡逸画图”的句子,现在是无论如何也是写不出来了。

饱蘸笔墨,借着窗外依稀的灯火,我竟不知该如何下笔了,都说三十年河东河西,谁曾想短短几年光阴,我已经没有了当年挥毫泼墨的豪气干云。

墨香依旧,终究没落在尘世的纷挠里,我从哪里来,又该到哪里去?

愁意阑珊,又有些小小的缱绻,百无聊赖的夜晚,该有多少人也在辗转难眠。

凋零了记忆,我的思绪一直起伏不定,微薰初醉,黯淡了窗外的那轮悬月。

我在成都的夜里深呼吸,呼吸那丝丝如扣的孤单影子,一种无可触摸的痛在悄然深入骨髓。

我不是徐志摩,做不到挥一挥衣袖,作别天上的云彩。

我不是邻窗的女孩,只需要一首歌就可以把什么都释怀。

听最后的一抹花红在夜风中凋谢,竟淡淡的神伤起来,过往尤在,只是我们遗忘了时间。

给青春作过序,我失去了勇气,曾经的那么一滴泪悄然滚落,曾经的一些感概也灰飞烟灭。

因为爱情,却没有几个人相信爱情。因为春天,却有很多人错过春天。

且行且珍惜,一句若有若无的话竟然红透了网络。

无奈也好,失落也罢,路过的终究成为了风景,只有前途依旧明媚如烟。

惜别,总是有些挥不去的伤感。听一夜风雨,看落花成冢,冷却了一怀愁绪。

青春如酒,只是这杯酒越喝少,回味那些碎片般的往昔,又有几个人能安若泰山?

“清明无晴雨纷纷,青春渐离断却魂。回眸忍看花湿处,白发依稀能几春。”半夜的巫昌友又在微博上伤感青春的易逝,颇有些无可奈何花失去的神韵。

一些淡雅,一些神伤,一些祭奠青春的意味。落雨春风凭栏,渔火遥,识香竹林巷,夜阑听歌红颜娇,谁记佳人笑。且随归燕落花暖,桥上几枝桃花俏,相忆成痴,怎堪往昔妖娆。

深夜,那人已不在灯火阑珊处。一个人的孤独泯灭了三月的花开花谢,折一枝绿柳,望不断窗外的人来人往,成都的夜依旧陌生得让人窒息,饮一杯淡茶,那些只和陌生人说话的暧昧,不堪得弱不经风。

午夜听歌,抖落了一夜的优雅,忍不住在冰冷的键盘上敲击寂寥的时光,曾经熟悉的人渐渐陌生,曾经陌生的人渐渐熟悉,思绪万千,却总是要撩动寂寞的那一根弦,落花无语,谁又懂得那一脸的愁怅。

窗外的琉三路依旧灯火闪耀,我知道没有一盏灯火属于自己,寂寞流泪,谁又能许我一世芳华。

一些人转身离开后就成了永远,一些人擦肩而过后只剩下回忆

痛过的,终究还在隐隐作痛,尽管隐藏得很深,却总是无法愈合伤口。

我有些低沉,低沉得近乎百无聊赖,一颗心沉闷了那么久,有谁能够给我一抹亮丽的色彩。

我又有些懦弱,懦弱得不敢去正视烟花三月里的风景,一直以为在小街的尽头会觅到那个明媚如烟的女子,一直以为爱情原本就该是简简单单的举案齐眉。

寂寞无声,摇曳了魇魇欲睡的梦想,成都很大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听的人,我怀抱着冷酷的键盘,敲打着那一行深深浅浅的方块字。

愁莫如是,一缕晨光刺痛了二睡二睡的眼睛,昨天已经结束,今天正在悄然开始。

告别昨天,我已经扬帆起航!
 
请点击更多的卷首语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卷首语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