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雾非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曹 一 鸣 时间:2015-10-25 22: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从清静微凉的枫园借道湖滨,傍晚天色已渐渐四合。快到诗社的时候,远望着窗上的竹帘已经放下了。一路斟酌着不知谁的“春日游,杏花吹满头”的字句,这里天气素来不好,今天却是难得的爽朗明丽,但今晚是没有杏花的了。
  
  诗社人不多,说着些似有若无的话,像我一样的旁观者,寻章摘句听取了去,不过都是风花之苦闷,淡淡几句,寥寥数语,亦将贺梅子之愁发之一二。
  
  未觉释怀,从书架上信手取下《元明清词鉴赏》,一翻便有纳兰之意。记得平时只爱读那流传较广的几句“当时只道是寻常”“无奈尘缘容易绝”“不语垂鞭,踏遍清秋路”,突然看到《江城子·咏史》的那一阕词,便顺着细细读了下去。
  
  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没人知。
  
  巫山神女之事,都是古今用典惯了的,料定无甚新意。但纳兰之词力不在细节的雕琢,不作跳宕的艺术处理,将《高唐赋》《神女赋》之精工字句完全虚化,只捕捉一时一境朦胧凄迷的观感,语言质朴平白,呼之欲出,情感连贯,意蕴迷离悲凉,颇得锦瑟之遗风。想来纳兰之词素是发之于心,吐之于口,有淡约深沉的博狗bodog娱乐场观照,一阙清词竟能引得一宿愁肠断,总不忍读。
  
  遂起身,离开。
  
  近旁壁上挂着一幅行云书法并《四美图》,细细看去,昭君,玉环,貂蝉,西施,为后人仿唐寅之笔。卷上尚留有未散之余香,想来诗社每次诗钟时必焚香为令,暗香轻笼也在情理之中。笔墨纸砚一应俱全,置于竹帘旁边。笛箫一排排参差错落有致,原先常有人在月明星稀的夜晚低低地吹起曲来;棋子仍落于案上,只觉刚刚有人对弈尚未走远,紫砂的茶具似乎也淡淡腾起一缕缕烟。那茶具原在文学沙龙时候用来烹茶品书诗的,中秋也煮过桂花酒,摆在小角落里。凌波仙的瓷盆里只盛了些清水,花没瞧见,略有清冷之致。
  
  白天帘外人流如海,薄暮纷纷散去。卷起中间的竹帘,窗外是一片静谧。
  
  唯有在琴棋书画的这里才能观照这一切。
  
  想必回枫园必是清风朗月,花叶婆娑,珞珈山下,更有一番诗韵。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好一个“吃”字 下一篇:怎样重拾梦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