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告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上坂程鹏 时间:2015-08-17 12:0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昨天上午看人家打麻将。突然,廖美女叫起来:“我是打六万呢,还是打七条?”“随便打,快点快点!”大家迫不及待地催促廖美女赶紧出牌。但廖美女岂是“随便”的人?她掷起骰子,一面念念有词:“单,我就打六万;双,我就打七条!”骰子落下停稳后,廖美女一看是“单”,立即斩钉截铁打出六万。“就等着你的六万!”下家糊了,笑道,“后悔了吧,小廖!肠子都悔青了吧!”“这是上天的旨意,我后悔什么?切!”廖美女对下家的话很是不屑。
  
  廖美女的做法让我想起我们老家“讨告示”的习俗。那些相信“迷信”的人们,在遇到自己无法决定却必须决定的事,或是想知道却又无法知道的事时,都会“讨告示”,乞求神明给出答案。
  
  在我们老家,神堂庙宇等一些宗教祭祀场所都有“告示”,就是用木头做成的两块形状相同的小物什。“讨告示”的人虔诚地跪在神明的脚下,上香磕头,接着拿起“告示”掷出。落地后,如果“告示”一正一反,即为“顺”;如果同正或同反,则为“不顺”。一般都掷三次,以最后一次为准。
  
  特别是一些妇女,尤其喜欢“讨告示”。当年,中坂的巧姐待字闺中,一家养女百家求,上门求亲的小伙子像鱼儿上水,络绎不绝,其中唐、吴两个小伙深得巧姐的芳心,但她只能挑一个,选谁呢?巧姐犹豫不决。于是巧姐的妈妈带着巧姐去下坂的毛王庙“讨告示”。巧姐妈先问菩萨:吴家儿子和我家巧配吗?结果菩萨“给”了她“不顺”的告示,接着巧姐妈又问:唐家老小和巧配吗?这次菩萨给出“顺”。巧姐和她妈刚走出庙门,我们一群小儿郎就把她们“讨告示”的结果飞传给了唐家老小,唐家人顿时欢喜得像过大年!接下来,巧姐无怨无悔地嫁给了唐家老小,如今他们的儿子都快结婚了。
  
  最让我难忘的是西头小娘的一次“讨告示”。西头小娘的儿子失踪数年,家人多方寻找,却一直得不到关于他的半点消息。小娘思儿成疾,去母子陵“讨告示”:我还能见到我的儿吗?当母子神灵给出“不顺”时,小娘哭昏在地!二十年后的今天,小娘的儿子依然杳无音信,生死未卜。
  
  对大事,“讨告示”必须正式隆重;对小事,“讨告示”就不用那么复杂了。没有偶像可拜就跪天跪地,或者干脆不跪;没有香就不烧香;没有“告示”就掷硬币或其它的东西;也不用三次,一次就定乾坤。因时因境化繁为简就地取材,就像廖美女掷骰子。
  
  说来让人好笑,我今天就“讨”了一次“告示”。因为近期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是留在常州打工呢?还是去合肥上班?在常州有不利也有利,去合肥有利也有不利,权衡再三,何去何从,依然不能决断。无奈之下我听从了朋友的建议,“讨告示”!我掷出硬币,闭眼张嘴说:“如果‘1元’面朝上,那我就留在常州;如果‘花’面朝上,那我就去合肥!”硬币落地后我睁眼一看:‘花’面朝上,于是我毅然绝然地留在了常州。天意如此,我心安理得。
  
  而“心安”二字最难求。
  
  其实,“讨告示”并不仅存于平常的生活中,也经常出现在一些大场面上,比如在体育比赛中用掷硬币决定选择权,也是一种“讨告示”——任何一方对结果都毫无疑义,顺应天命平静遵从。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村前路 下一篇:翻跟头打腰子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