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狗bodog娱乐场可以更自在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4-30 07:44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时光是一连串的周而复始,但在这徒劳的周而复始中最珍贵的是,我们踏实、坦然并举重若轻地活着,而这随心所欲的“自在”,才是幸福圆满的终极状态。
  
  年轻时,我们忙于生活,在事业和家庭之间疲于奔命,面对孰轻孰重的取舍而两难。我们筋疲力尽,渴望安静,恨不得把黏在身边吵闹不休或喋喋不休的孩子用魔法棒封上他的嘴。
  
  可是有一天,当他从学校回来,那曾经喋喋不休的小嘴,果然被魔法棒封住,只留下一条缝隙,敷衍地蹦出“还行”这两个字时,我们想再找回那个像天使般可爱,又像魔鬼般讨人嫌的跟屁虫,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在我儿子上了大学,交了女朋友之后,我的感受就像被晴空划过的闪电击中一般,我无所遁逃,不得不迎面对视。
  
  在还没有任何人占据他的注意力之前,儿子虽然长大了,但不管他愿不愿意,寒暑假的行程还是会很懂事地听从我们的安排。可一旦他有了更关注的人,我们就得考虑他的时间,协调一家三口都能一起出行的日程。这种感受五味杂陈,既为孩子终于长大了而高兴,也为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而暗自忧伤。
  
  2014年初秋,我们的独子结婚了。我们习惯用了30年的称呼——一家“三”口,成为更大的一家“四”口。记得儿子告诉我们他有了心爱的女朋友时,我问:“是她吗?”儿子热切而激动地说:“是她!她是让我有了结婚的念头、想要一起生活的女孩!”
  
  我们夫妻开始欢天喜地为家庭即将加入“第四口”而忙碌张罗。婚礼前几个月,我们无暇思考其他,只能感受心里饱胀的欢喜,可随着婚礼越来越近,我们心中渐渐浮起了幽微的失落感伤:啊!我们的宝贝儿子要结婚了,要有自己的家庭了,以后他再说“我家”的时候,指的会是自己的小家庭,而他成长了30年的家,现在已经变成“爸爸妈妈家”了!
  
  我想起哥哥结婚以后,妈妈常常感叹说:“以前你哥发了薪水,大老远还没进家门就喊‘老妈,我发薪水了’!现在,他有了老婆,我就再也没听见他这么喊了。”当时还没结婚的我,只要听见妈妈唠叨这事,就有点不耐烦地说:“哎呀!反正您也从来没拿过他的薪水,他喊不喊不都是一样吗?!”现在,我明白了,薪水不是关键,没人再喊那句话,才是让妈妈心里空荡荡的关键啊!
  
  感恩的是,随着儿子的婚礼越近,先生和我之间的感情也越亲密。我们知道,尽管儿子和儿媳妇都是知书达理、懂事孝顺的好孩子,但今后我们必须自我克制,必须不能成为他们生活上以及精神上的阻碍。我们俩得互相照顾,相依为命,因为无论我们有多么不舍,“我家”最后都势必只有我们两个成员。如果我们不善罢甘休,那么孩子的身心将会背负重担,而这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舍得加诸在如此深爱的儿子身上的。
  
  我们正视并接受了这个无法回避的现实,并开始认真地规划我们的老后生活:我们重新安排了各自原本都繁重的工作,空出时间来确保一年至少能到国外深度旅行两次;我们规划了退休后的财务安排,寻求更能保障我们老后舒适生活和将来需要医疗和长期照护的费用;我们和也处在同样生涯阶段的老朋友们更密切地聚会,因为他们有可能是我们退休后的出游伙伴,同时对彼此的心情感同身受。
  
  2014年圣诞夜,我在英国伦敦的家中终于把这本书写完。把书稿发出之后,我从儿子的书架上随便抽出了一本他高中时期修读的课本,翻到了希腊神话故事《西绪福斯》那一篇。
  
  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充满悲剧感的国王——西绪福斯。西绪福斯得罪了众神,于是众神想用最严厉的刑罚处罚他,就命他把一块大石头从山下往山上推,可当他好不容易快要将大石头推到山顶时,众神又让大石头从他的手中滑落,滚到山下,让他再次从山底往上推。于是,他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徒劳无功地一直把大石头往山上推。
  
  如今,早已年过半百的我再看《西绪福斯》,从某种程度上我认同,我们每个人都是可怜的西绪福斯——我们每天晚上清洁厨房,第二天早上吃完饭后,它又是一片狼藉;每天早上叠好被褥,当天晚上又得把它全部打开。可是,我们的日复一日虽然看似徒劳,却在这些重复的过程中收获了快乐和安宁。我们也许得重新收拾厨房,但享受了和家人一同吃早餐的乐趣;也许得再叠一次棉被,可已经有了恢复状态的好睡眠……我们不是西绪福斯,不是孤独一人在风霜雨雪中独自徒劳,我们有亲爱的家人和朋友,即使日复一日,也是在享受生命的点滴进程。
  
  我曾经在“更幸福”、“更快乐”、“更圆满”这几个词汇中游移不定,可我每选定一个词语,心里又都觉得它矫情,觉得它不实在。我想,已历经世事的我们,不再会被那些“虚头巴脑”的词汇而迷惑,我们早已对命运了然于胸,也早已知道生命和生活的真相,因此我们像西绪福斯那样,知道日子毕竟是一连串的周而复始,但在这徒劳的周而复始中最珍贵的是,我们踏实、坦然并举重若轻地活着,而这随心所欲的“自在”,才是幸福圆满最终极的状态。
  
  因此圣诞节的那天晚上,当儿子穿着围裙从冒着烟的厨房探出头来大喊“开饭了”,我看见美丽可爱的儿媳妇在餐桌前忙碌地摆放碗筷,看见满面红光的先生正开心地打开红酒瓶塞,而专责收拾厨房的我,知道几个小时前才收拾光洁的厨房现在一定又是一塌糊涂,但我仍然幸福满溢、微微湿润着双眼走向餐桌,因为我知道,日子即使不尽完满,但如果我决定要以开心而释怀的心情来接受它,它就一定会以绝对的自由自在来回报我!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