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8 21: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百节年为首。我国的年,差不多是世界上最长的节日了。从“腊八”开始,到正月,一直延续到“二月二”。乡间的正月,仿佛一幅浓郁而又生动的风情画卷,让人们久久地品咂、回味。
  
  那浓浓的年味儿,早在腊月里便开始发酵着、蕴蓄着了,赶在了正月里,就尽情地升腾、挥发了出来,化作一团团的祥云,笼罩住整个村庄;化作一朵朵微笑,洋溢在每一个忙年的人的脸上。年味儿在早晨寒冷的空气里流淌着,在晌午明亮的阳光中荡漾着,在徐徐拂来的炊烟里弥漫着,在暮霭重重时游走着。那浓浓的年味儿,就这样贯穿了整个正月,它能让你看得到,能让你闻得到,也能让你尝得到,有时还能让你摸得到呢!
  
  正月里的每一天都是富足、崭新的。正月是农历新年中的头一个月,一切都是从头开始,一切都是崭新的,一切都还来得及,充满着新的希望。人们赶在正月里吃好的,穿新的,尽情地休闲、游玩、娱乐,都被赋予了某种吉利、祥和的象征意义,以此为开端,祈求在新的一年里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业兴旺、全家安康!
  
  正月里的每一天都是和谐、美好的。大年初一一大早,一个个家族的男男女女便汇聚在了一起,长蛇阵一般在前街后巷穿梭着,挨着门地给村子里的大辈儿拜年,彼此之间亲亲热热、和和气气地说笑着、打闹着。一支支拜年的队伍免不了会在家门或者街口“撞车”,便互相逗起趣来,气氛是那样的和谐、融洽。从初二那天起,又开始串亲戚拜年了——出了门的闺女要带着女婿和孩子回娘家,女婿要给丈人、丈母娘磕头拜年,外甥要给舅舅、妗子磕头拜年,侄子、侄女要给姑姑、姑夫磕头拜年。还有,有了出息的学生,也抽空到自己少小时的启蒙老师家里去拜年。我记得小的时候跟着大人去拜年,人们大多提留着一个竹篮子,里边装满点了红儿的大白馒头或者花卷儿,后来竹篮子换成了点心匣子,再后来换成整箱的方便面,现在呢,则是五花八门,带啥新鲜玩意儿、高级物件儿的都有。乡间的拜年,就是一场接一场的亲情大联欢,一大家子老老小小,亲亲热热地团团围坐在一起,互相敬酒,彼此致意,亲情友情交织在一起,其情拳拳,其乐融融,人们的心里也都暖融融的。
  
  正月里的每一天都是悠闲、舒坦的。刚刚过年,有的是大把的时光。再说,土地还没有睡醒呢,冰雪也还未消融,着哪门子急呢?所以,在正月里,人们大都不怎么忙着地里的活计,几个说对着的常凑到一块儿,打打麻将,甩甩扑克,上一上因特网。有句民谚说:“大十五,小十六,老驴老马歇个够儿。”别说人们了,连驴、马、牛都要给放假的。在这两天,有的村子里还要表演踩高跷、跑旱船、扭秧歌、耍狮子、挂花灯等喜庆节目,花花绿绿、浓妆艳抹的一队队人马兴高采烈地从大街上走过,把欢乐的气氛推到了高潮。好几个村子里还有自己的临时戏班子,每年冬闲时都要排演几个小戏,除了在自村儿里演,正月里还要到外村去交流,来回串游着表演,这也是正月里很热闹的一件事。在我们村,每到过年,人们还在大街上用粗粗的树杆子搭个高高的秋千架,闲下里,人们就聚在那里荡秋千。荡秋千的,大都是男人们,有一人荡的,也有两人面对面一块儿荡的,互相比试着,看谁荡得更高。当家子里有个正月叔叔,个头儿不高,身板结实,身手灵巧,想当年,村子里就数他的秋千荡得好,有时荡得能与横杆子一般高,让人看着就眼晕,赢得街上的人们一遍遍地喝彩。还有的村子里,比如岗上,每年都要敲大鼓,刮东南风时,咚咚的鼓声能很清晰地传到我们村子里来,有时到了夜晚仍不停下来。
  
  正月里,一座座村庄浸泡在普天同庆的喜气里,热闹中有几分安详和恬静,寒冷中却悄悄地酝酿着春的消息。冬天走了,春天就要来了,大地回春,天气会一天比一天暖和起来,河慢慢地开了,地渐渐地软了,柳条儿悄悄地变绿了,麦苗儿也在春风里开始返青。孩子们都开学了,出外打工的也都陆陆续续出门子了。到那时,乡间的田野上,有的在播种,有的在追肥,有的在浇水,有的在锄草,一派繁忙的春耕生产景象。
  
  一年之计在于春。人们在正月里吃好了,歇够了,玩儿透了,个个都铆足了劲头儿,要大干一场,又有谁肯辜负和荒废这大好的春光呢!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怀揣梦想上路 下一篇:捉月光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