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屋里的“老后勤”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绍 忠 时间:2014-06-12 21: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早些年,我娘是“内当家”,掌管着全家老幼的一日三餐,整天在饭屋干的是“火头军”。做饭时,她先给锅里添满水,撂上两把小米熬汤;再在柳条编的“篦子”上馏上地瓜、萝卜、地瓜面窝头。最后,再去天井里抱一搂玉米秸或棉花柴,一切收拾停当,娘便攥一把麦秸在灶膛上点燃,等灶口窜出火苗,风箱的“备餐演唱会”便拉开了序幕。
  随着娘胳膊的伸缩来回拽动手柄,咕达—咕达缓慢的变奏曲才正式开场。等到慢节拍变成快节奏时,风箱歌会便进入“华彩”阶段。到锅盖上热气蒸腾、饭香弥漫之时,风箱紧张有序的歌韵便戛然谢幕。
  每逢热天,娘炖好饭菜躬身钻出饭屋时,头上冒着热气、脸上汗珠子直滴答。娘笑着说:“进灶间是上火焰山,出饭屋是钻水帘洞。”
  记得那年腊月二十三,家里出豆腐,又要推生,还要做熟,娘使出浑身解数也忙不过来,便让我给他搭帮手烧火。我以为这还不简单吗?便抱着手柄使劲乱拉一气,结果炉膛冒出的浓烟呛得人直淌眼泪不出火。娘便耐心地调教我说:“拉火要稳、续柴要匀、回劲要慢,火苗才窜……”当我往回拉时,从柄孔里钻出来的寒风,吹得双手像猫咬着一样生疼。等豆腐脑舀进笸箩里时,我的双手被冻得红肿,就跟发面似的。娘见了,疼爱地拿出暖水袋让我热敷。我想,娘跟风箱打了半辈子交道,冬天手冻得裂开血口子,可她总是忍着一声不吭。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潮使乡下灶间发生了质的变化。电磁炉、燃气灶先后登堂入室,快活的风箱退出了历史舞台。
  过年时,我回老家探望母亲,迈进储藏间,一眼就看见旧相识——风箱。“娘,这古董咋还存在这里?”我大惑不解。“这是咱家的老后勤啊,孩子。”娘脸上很严肃:“全民炼钢那年月,它随我‘上火线’夜战;大办食堂那阵子,它又跟我上公社供给组为社员准备饭食;上山下乡时期,是它又陪我去知青点为进村落户的城里娃熬汤炖菜……”娘滔滔不绝的演说正在兴头上,被来看望母亲的副乡长、楼下的堂兄接上了话茬:“它荣幸地参加过‘三大战役’,了不起啊。二婶,镇上正筹建知青纪念馆,让这‘老后勤’跟我一块走吧!”
  听了这话,娘笑着说:“好。”我望着散发着古老文明气息的风箱,顿时肃然起敬。风箱笑对酷暑、寒冬,乐观豁达地欢唱着乡音浓郁的歌谣,让农家享受着生活的温饱。母亲一生勤苦劳作,熬过沧桑岁月,也迎来舒心年景。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简单的幸福 下一篇:那些关爱至今难忘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