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粮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仲尧 时间:2014-05-13 18:16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因工作之责,我会不定期地去学校的食堂里转转,每当看到孩子们残留在餐桌上的白花花的米饭,禁不住会突地产生一阵痉挛、一阵疼痛,久久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记得小时候,家里的粮食十分短缺,借米度日时有发生。一年到头,只有过年这几天每餐都能吃上香喷喷的白米饭,其余的多数日子里,只得靠杂粮填肚。春天,麦子收割了,大麦糊、大麦面、大麦糕,吃得人一闻到麦的气息就要恶心反胃。秋天,番薯成熟了,汤番薯、蒸番薯、烤番薯,吃得人胃酸肚涨常放屁。不像现在的孩子,花十几元钱去麦当劳、肯德基吃薯条。看到大街上卖烤香薯的,闻到香味便馋得垂涎欲滴,当作美食吃得津津有味。直到如今,我只要一看到番薯,胃里即刻就会翻腾起一股不名状的酸味来。这或许是深深埋藏在我童年记忆里,永远也抹不去的酸楚。在那个粮食十分匮乏的年代,总是盼望着家里有客人来。母亲烧些许米饭招待客人,那些少得可怜的剩饭便成了我最大的奢望,我会一粒不遗地将它送进嘴里。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家里也分到了七亩六分田。父亲站在自家的田头,脸上绽放出久违的微笑,兴奋地说:“人勤地不懒,不要辜负了这片土地啊。”那时,我正在上高中,爷爷奶奶年过花甲,弟弟妹妹年岁尚幼,家里劳力十分缺乏,父母便是全家的顶梁柱。每次周日回家,望着父母亲起早摸黑操劳成疲惫不堪的模样,心里隐隐感到有点痛。但面对日益宽裕起来的家境,父亲总会笑逐颜开地对我说:“你的任务是读书,我的任务是种田,家里的事不用你多操心。”   我真的不忍心父母亲因过度的劳累早早地衰老下去,每逢暑假,我都会迫不及待地帮助父母亲抢收抢种。如今回忆起来,刻骨铭心,不堪回首,不知自己是凭着什么意志和毅力,坚持住了“双抢”近乎魔鬼般残酷的劳动。天蒙蒙亮,酣睡中的我便被母亲急促的声音喊醒,我睁着惺忪的睡眼,踏着晨露走向田野。多少次看着月亮西沉,望着星星散落,迎着一轮红日慢慢爬上山岗。盛夏的中午,骄阳似火,连空气仿佛也在燃烧,吸一口,喉咙便有火辣辣的感觉。田里的水早被晒得滚烫滚烫,一脚踏下去,一阵灼烧似的刺痛激得人猛地跳跃起来,但还得咬紧牙关下田干活。有时,能坐在树荫下休息片刻,真是莫大的享受,惬意极了。如果没有人惊扰,恰逢有些许凉风,人便会朦朦胧胧地打起盹来,一会儿功夫鼾声渐起。一个假期的劳动,浑身被晒得黑中透红,尤其是两只手臂,被强烈的阳光晒出了亮晶晶的血泡。那血泡在太阳下晶莹透亮,一碰就破,渗出淡淡的血液,疼得揪心。   有时候,看着地上散落的饭粒,我试着要给孩子们讲“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的道理。有时候,我们通过报刊杂志让孩子们知道世界上依然存在着粮食危机,了解我国也是粮食进口大国;通过录像资料让孩子们亲眼目睹来自非洲大陆母亲饥肠辘辘、孩子嗷嗷待哺,瘦得皮包骨头的凄惨场景……面对这些,孩子们或多或少总会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令我忧心忡忡。民以食为天啊!不管是在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还是在高科技迅猛发展的文明社会,吃,作为人类生存的最基本准则之一,亘古不变。而作为吃的源泉——粮食,是农人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用一点一滴汗水和心血凝结而成的。可以这样说,珍惜粮食就是珍惜生命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作家韩新东那段写得细致入微的话:“土地上农人弯腰面朝黄土。他们在播种。在表达自己对土地的敬意。他们从不会背朝大地,除非死亡。他们饱经风霜的脸刻满了对大地的敬意和感激。”我默默地回味着作家的撼人之言,从心灵深处,激荡起了对土地、对农人、对粮食那份焦灼的挚爱和虔诚的感恩。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纵使相逢应不识 下一篇:长岛奇遇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