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随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刘永良 时间:2014-04-12 23: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我的家在南国的边疆,是个古镇。古镇的东边山麓有个名不见经传的温泉,温泉地处罗平富源两县交界的悠悠块泽河畔,是个不规则的小塘,水面大概有五十平方米,“边疆的泉水清又纯,边疆的歌儿暖人心……”见到人来人往的情景,儿时看过的《黑三角》主题曲便索绕耳际。     记忆最深的是十来岁那几年,隔三岔五就要邀约一群小伙伴叽叽喳喳地徒步前往。那时不知道车为何物,一群群充满泥土气息的山里人去时匆匆,来时满足,常常留连于寨林与温泉之间,像一个个虔城的宗教信徒,前去朝圣。山路陡峭,来去都要上一坡下一坡,登怪石、抓杂草,有时还要搠起屁股四肢着地。晴天尘土飞扬,雨天路面泥泞,年长者或为首的千叮咛万嘱咐要注意安全,孩子们哪里肯听,遇到稍长的陡坡索性一屁股坐     下去,滑呀,冲呀,狗拉雪撬一般。当时的温泉只有十多个平方米,却常常暴满,有时还要排队,泉中心的人都很得意,心想终于到我了,让我一次泡个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山里人不知何时有了个心灵之约--年底到温泉彻彻底底泡一次,除去满身汗渍以迎接斩新的一年。温泉冬暖夏凉,身居其中“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曾几何时,现代文明的脚步像探照灯一样悄悄伸到山麓,照到河畔。沿河建了几个采矿厂,工人们正在忙碌于修水电站,听说颇具规模;山腰有了平房,山顶有了接收塔;最后,古镇温泉也有了属于自己的钢筋混凝土,当年的“狗拉雪撬”变成了步步台阶。     带着远方的客人来到温泉,大家先后踩着水底的台阶步出水中。客人们的倦容和     羞涩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惬意和轻松的微笑,还念念有词:“真不知东西南北”、“让我想想我是谁”,我窃喜,想到刚才要不是我怂恿你下水,你不后悔一辈子才怪呢。     随后,我们抬头拾级而上,崇山峻岭接踵而来。我这才读懂古书上的“清荣峻茂,良多趣味”。对于我来说,奔腾在世界东方的长江只不过是文学作品中的意象而已。昔日老师的讲解早已模糊,如今对别人讲解更是违心地照本宣科。惟有眼前的一切,我曾不只一次地把它当作“小长江”。倘若在晴天的夜晚,看对岸的厂房,其结构、其气派,还真像挂在天际的布达拉宫呢:房子的顶端在云间,基脚则在我们头顶。     回程的路上,不时可看见三五成群的人向温泉走去,家里人说,周边城镇甚至省     城的市民,常常驱车专程而来,又潇洒而去。我曾想,如今城市的温泉有淡季旺季,古镇的浴池更有被冷落之时。只有这温泉,春秋冬夏、朝夕昼夜不知疲倦地工作着,人们选择了温泉,温泉接纳了人们。     车窗外,远处下起了小雨,隐隐约约,沙沙作响,如蝉翼、轻沙、薄雾,衬之以青山绿水,真醉人。客人们极目远眺,对于他们,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对于我,则是烟雨蒙蒙访旧州。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