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10-05 22:4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余     正     彪
 
  离家一年,心里对家的概念就愈发清晰起来。多少次想回家,但无奈,家太远,千里迢迢。每当端午或是中秋的时候,我想家,多少身边的人都回家团圆了,而我却只能守着自己的孤寂。家乡的一切都会在心头掠过,那熟悉的乡亲的面容,那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的景象,还有父母那饱经沧桑的脸,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
 
  就要回家了,心里头反倒有些发慌,心想自己会不会见了父母都忘了亲切的叫上一声“爸、妈”?会不会见了乡亲忘了其称呼,而那些原本熟悉的景象,会不会也因为我离开的这一年而变得陌生起来?
 
  我甚至无眠。是“近乡情更怯”?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匆匆踏上了回家的火车。上了火车才发觉少了点什么,本该为父母带点什么回去的,但是忘了。二十多年,还没有送过父母任何礼物。一路上没有言语,火车疾驰着,窗外的风景不停地变换着。离家乡越来越近,可是感觉心里也越来越紧张,这种紧张或许是希望,是兴奋。
 
  火车到站是深夜,夜很凄凉。冬天的夜晚很静,月凉如水,凄迷的稍远的城市霓虹明灭,家乡在这样的深夜多了几分静谧。电话忽然响起,掏出来一看,就那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是妈妈的声音:“儿,下车了吧!”深夜,母亲依旧没有睡,她知道经过家乡的这一趟唯一的火车停下的时间。火车站离家还有几十公里,夜里没有回家的车。母亲说:“找个便宜一点的旅店歇一晚,要注意安全,明儿一早赶回来,等你吃早饭。”挂了电话,我有些泪眼朦胧。
 
  几乎是一夜未眠,火车站的小旅店简陋到只有一张床,一条被子,在这寒冬的夜里,我几乎瑟瑟发抖。
 
  天刚一亮,我便起了床,从火车站到城里,然后再从城里转车回家。冬日的道路十分冷清,公交车几乎是全速行使。城里的一些早点摊正冒着滚滚的热气,我要了一份熟悉的豆浆油条,吃到几近哽咽。坐上早上第一趟回家的汽车,车内没几个人,各自沉默着。窗外早已经凋零的白杨忽闪而过,道路两旁依旧没有变,仍是那些低矮的房屋、凋零的白杨和合抱的皂角树。路很颠,颠到我感觉不到一丝的疲倦。
 
  推开车门的那一刹那,我差点流出了眼泪。父亲抱着手跺着脚在寒风中张望着,也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我还没有来得及叫上一声“爸”,父亲已经迎了上来,我看到了父亲的脸,冻得通红,也沧桑了许多。“我跟妈说了我没带多少东西,自己回去就行,你怎么还来了?天气这么冷!”“你妈不放心。”父亲说。
 
  我二十多岁了,在父母眼中仍旧是个孩子。我知道,爸说妈不放心,其实更不放心的是他。在家每次都是父亲拨通了我的电话,而父亲每次都是一言不发,我在电话那头,总能听见母亲对父亲说:“你跟他说两句。”父亲总是说:“我没什么说的。”其实我知道,父亲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父亲接过我手里的包,我没有理由拒绝。我跟在父亲后面,看着父亲微驼的背,一滴清泪流出了我的眼眶。一路上父亲都没有说话,到家十里路,得一步步走回去,十里路很远,我步履维艰。
 
  母亲早就在家里等候,还有姐姐、姐夫也在,姐姐的小孩已经半岁多了,见人就笑,可爱致极。一桌热腾腾的饭菜,我狼吞虎咽,母亲还不停地往我的碗里夹菜,其间有一滴东西掉进了碗里,咸咸的,我知道,那是我的眼泪。母亲说我瘦了,其实一年间,我整整重了十斤。
 
  家里一切依旧,墙壁还是斑驳的墙壁,屋顶也还是熏黑的屋顶,家里一点都没有变,只是父母的两鬓,又多出了几根白白的发丝。
 
  家里还有一头肥猪,母亲说等我回来才杀……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