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石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09-26 12:1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关于红石榴的偏爱与执着,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是源自于血浓于水的深情的想念。 前两天,一位朋友课间走到我座位旁,手里握着什么,神神秘秘地要我摊开手掌。放在我手掌上的,是一粒粒鲜红透亮的石榴,水盈盈的躺在手心里,有些感动,忙问:“现在石榴才上市?嗯,不错,这才像新疆的石榴嘛!”朋友回答:“不是,这是从新疆寄来的。”“噢——”我有些惆怅,之前也有朋友带石榴来,橘黄的皮,并没有咧开大大的嘴巴露出一排“红牙”,剥开里面是淡黄稍瘪的籽儿,味道说不出的酸涩。兴许是心境感伤吧,也或许石榴也似桔“生于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就为枳。”将红通通的石榴籽一粒粒放进嘴里,细细品尝,总也不能满足。窗外绿叶被风吹得哗啦啦地响,让人更想念一个有雪的冬天,更想念家乡。 离开家以来并非没有吃过石榴,每当有朋友收到从家里寄来的包裹,定会跟大家分享、石榴是南疆的特产,我家在北疆。记忆里第一次吃石榴,也算是令人稀奇和兴奋的事。那时我还没上学,奶奶不知从哪儿得来两个比拳头还大的石榴,被饱满的籽胀破的口子中可以看到诱人的籽粒。奶奶指着胀破的口子说:“这是石榴的嘴巴。”而我不关心那些,只一心想着那水盈盈的豆子样的东西,放进嘴里是什么味道。两个大石榴,唯一的石榴,被我一把把填进嘴里吃光了。酸酸甜甜的味道是最大的诱惑,让我开始偏爱石榴。 所以,每次想家打电话时,总念叨想吃石榴。放假回家时正值八月,离石榴上市还有一个多月。我又念叨想吃石榴,奶奶漪莲歉疚地说:“你回来的前几天我去集市上看,现在还没有石榴。你爷爷去年还买了两个说存到你回来,存不住,坏掉了。”我突然间幸福得说不出话来,爷爷几十年的阅历,怎么可能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呢?石榴怎么可能存一年还不坏呢? 直到现在,我仍旧没能在家吃到石榴。对于石榴的想念,每一次想象着小时候石榴籽在嘴里的酸酸甜甜,那些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又重回记忆。离开家,曾经的代沟和误解才开始消融,才能从简单的小事中品味出亲情的真正内涵和份量。 “无物似情浓”,很久之后我才明白,红石榴于我已不仅仅是酸甜的诱惑,而是对亲情的依恋和想念。我想,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红石榴”,它像一盏灯,明明灭灭,在成长的路上温暖寂寞的人。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