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船夫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1-10 16:4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彭 亚 东
  
  姨父是个船夫,山里的船夫,和船打了四十年的交道。
  
  从姨父家的老屋走下来,不到100米,有一棵空了心的老柳。柳树的前面,波涛浩淼的广阔水面,随着两岸犬牙交错的山脚伸向远方,这里是一千多亩水面的大水库的后梢。
  
  往日,姨父的船就系在老柳上,要出山的乡民只需在老柳下喊一声“架船佬喂”,姨父就端着他的烟锅子慢腾腾地下来了。待聚够了人数,就解开缆绳,一篙点开小船,撑过浅滩,改荡起双桨,向波涛的深处去了,渐渐如一片树叶漂在水面。
  
  水库的后面是一条十几里长的山冲,散住着一千多号人口,由于水库的两边山高坡陡,无路可通,出行只这唯一的一条船,姨父从早到晚很少有闲着的时候。遇到有危急病人时,不管是深更半夜,还是暴雨如注,都得冒险架船出没于难测的风波里。
  
  姨父本是淮河边上长大的,自幼练得一身好水性,后来流落到此地安了家。本地人欺生,初来乍到时空有一身好本事,也轮不到他架船。像这种有脸面的事岂容他乡人逞能。
  
  直到有一天翻了船,那还是大集体的时候,姨父恰好遇上,拼了命救出两个人,其余的五人全部葬身水底,人们才彻底见识了他的真功夫。自那以后,渡船就交到姨父手里,一干就是四十年。
  
  我小时候曾跟着姨父看他摸鱼捉鳖,亲眼见过他的水下功夫。只见他凫在水里,这里摸摸,那里掏掏,一会儿扔上来一个乌龟,一会儿扔上来一只老鳖,还有乌鱼白鳝什么的,叫我惊喜异常。往往只半天的工夫,就有满满一鱼篓的收获。
  
  特别是空手捉沉鲸,真的让人大开眼界。沉鲸是我们这儿的特产,是不是这两个字我也搞不清。这种鱼形似乌鱼,只是尾巴的两边各有两个同心圆,内圆黑,外圆黄,十分漂亮,肉质也特别的细嫩鲜美。
  
  沉鲸喜欢呆在深深的冷水潭里,从没见它浮出过水面,要捉它,就必须潜入深深的潭底,一般人拿它毫无办法。姨父下到潭里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就不见了。足有一袋烟的工夫,看得我心里咚咚直打鼓,忽然“哗啦”一声,冲出姨父的脑袋,一只手里高举着一条沉鲸。有一次,姨父呆在水底的时间特别长,出来的时候,不仅手里拿着一条,嘴里还衔着一条。
  
  别看姨父那么会捉鱼,他可从来不吃鱼。姨父说,他喜欢看别人吃鱼,看到人家津津有味地吃鱼,觉得怪有味的。我问姨妈姨父为什么不吃鱼,姨妈撇撇嘴说,他就是鱼变的。是的,别看姨父平时笨手笨脚的,到了水里就像鱼一样的灵活。也亏得他,做了几十年的架船佬,就从没出过什么事。
  
  姨父早些年架的是生产队的小船,到户时归了他,后来出行的人越来越多,他就打造了一条带马力的大船。农家打造一条船不容易,我们这儿有“打船做屋”的说法,是说打船和做屋一样难。姨父打船的时候,我就去送了礼,亲眼见了用来打船的是清一色的老柏木,通通十来米长,这样大的柏木不知从哪弄来的,确实不容易。
  
  如今,那老柏木船就倒扣在姨父家门前的茅棚里,再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了。前年,乡里花巨资修了盘山公路,“村村通”的工程修到了家门口,宽阔的水泥路上大车小车川流不息,沉寂的山冲里热闹起来了,姨父的船夫生涯也到此结束了。闲来无事的他喜欢端着烟锅子,看门前公路上的人来车往。
  
  前不久,我去看望了一回姨父。两个老表都在山外的镇上建了房,姨父故土难离,就和姨妈守着老房子过活。虽然俩老年事渐高,毕竟做惯了闲不下来,家里姨妈看着一头猪,外面姨父放着两条牛,还有两亩薄田要侍候。
  
  我劝姨父,劳碌了一生不必再那么辛苦,可以搬到山外跟老表们过。姨父指了指茅棚里的船说,和它一样,老了不中用了,离不了家了,守着熟悉的老地方过一天是一天。
  
  其实,我知道姨父真正割舍不下的是那船和宽阔的水面,因为我见他常常对着那船和水面发呆。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这种回忆,叫幸福 下一篇:想念小妹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