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31 20:0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这次见到干娘,不是在她的热炕头上,也不是在她那扫帚划过的独门小院里,而是在医院病房里。
  
  她蜷缩在那里,衬得病床很大;甚至她的细腿尚不及我的胳膊粗。她是那样无助,如同随时有可能被秋风吹落的黄叶。我的喉咙有点堵,眼睛有点热,忙低下头去装作拽拽自己的衬衣角儿。关于她的生活片段,不用细想,就如同放电影般的在我的眼前展现。
  
  我小时候常闹点小病小灾,用家乡话讲,就是不大好养,于是拜她做干娘。也奇了怪了,自从有了干娘后,我渐渐地好起来,如同三伏天经雨水滋润过的禾苗,今天拔个节,明天伸个叶儿,越长越旺。
  
  按照乡俗,小孩子除夕夜要到干娘家过,在那儿吃年夜水饺。天刚擦黑,大老兄就把我抱去。坐在干娘家的炕头上,看她和女孩们包水饺。大概小孩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或者说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自由自在。我想哭而又不敢哭,因为这一天大人反复告诫不能说不吉利的话,更不能哭了。但是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任凭她们怎么逗,我都跟久阴不晴的天一样难见笑模样。最后干娘似乎自言自语说,那就给“伟儿”先下上吃吧,吃完送他回去。当时水饺有两种:一种是红面的,一种是白面的。干娘自然给我下白面的。后来才知道,那时白面有限,只能再凑合着包点高粱面的。而后,干娘再给我往兜里放上五毛压岁钱,再由大哥哥把我背回自己家。这个事儿一直延续到10岁左右。
  
  我们村上有两三个妇女会抽烟,干娘是其中之一。这个喜好不知是谁教给她的,或者是耳濡目染,无师自通吧。干爹喜欢卷旱烟,她则喜欢抽烟袋锅儿。每次抽前,她要用火柴杆先抠抠锅里面的烟油,往炕沿上磕磕,然后往锅里面压上碎黄烟叶,再用火柴点着,美美地吸了起来。据我观察,似乎只是偶尔为之,并不经常。干娘为何抽烟,我不明白。只知道,男爷们抽烟有时是为排遣苦闷,或者是有心事。那么她呢?是不是她想以此种方式表示,家中的一切负担她要与干爹一起扛呢?因为她有七个孩子,三男四女。
  
  干娘还有一手绝活:剪纸。每到岁末,村里老的少的都要拿着红纸上她那儿去。让她剪一些猫啊、兔啊、鸡啊等各种各样的图案。春节的时候,往墙上、窗户上一贴,图个吉利,图个喜庆。干娘家里张贴得更要多些,往往先把白纸糊到墙上,然后再在上面贴剪纸。剪纸一组一组的,描绘出一个个生动的图景,如小鸡啄食,猫滚绣球,麒麟送子,龙凤呈祥等。剪纸栩栩如生,表达出干娘对美好生活的理解与向往。也有快要出嫁的姑娘,羞答答地找上门,让干娘给剪个鞋样、枕头样儿,她更是乐呵呵地满口应承。
  
  岁月就这样在春种秋耕中老去。望着眼前瘦削的干娘,我默念,好在她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精神不错;好在我的干姊妹们都很孝顺。这个季节,偶尔会有片黄叶落下,但绝大部分叶片还正绿意葱茏,点缀着盛情的夏,迎接着收获的秋。所以,并不影响人们对未来充满期待,包括期待着我的干娘快点好起来。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