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饺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夏 秋 雨 时间:2014-05-27 21: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往年过春节,爸妈总要包很多饺子,他们和面,剁馅,擀皮,忙得不亦乐乎,好像非如此不能担当如此盛大的节日。   一进腊月,年的味道愈加浓烈。这时候,爹妈开始为年张罗。与此同时,他们的口角也渐渐多起来。到了年三十,他俩的嘴仗便达到了一年的高峰。总是妈妈起头,她是过年的主角,会得多,也是最累的一个。拜生活所赐,因为工作的原因,她的腰不太好,长时间坐着会感到不舒服。于是就吵,不拘什么内容,任何一个微小的差错都可以成为争端的由头。慢慢地,爸爸妈妈之间的吵架也就成了过年的一道风景线。平常人家,要把单调的日子过出些许滋味,吵架也许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调料吧。   饺子以肉馅居多,那会食物匮乏,全指着过年一饱口福。大油大腻,可着劲的招呼,寡淡的肠胃仿佛久旱的农田一下就被滋润了,脸上也起了红晕,打着韭菜猪肉的饱嗝,眉眼间全是笑意。   前几天,我去大姐家吃饭,她包饺子给我吃。她问我,很多年没吃过家里包的饺子了吧?很多年了啊,我说。她说好,等会你吃吃看,看看我包的饺子有没有爸妈他们当年的风味。一吃,饺子果然和店里卖的不一样,皮薄,馅多,一咬,满嘴流油,到底是家里包的饺子啊,实惠。大姐看着我吃,笑着说,有没有咱们小时候吃的那种味道?我连连点头,有有有,确实不错,好吃。她听了,嘿嘿地笑。我大姐是个爽快人,嗓门大,脾气也大,听了歹话急得蹦,听了好话自然也高门大嗓的瞎得意了。   正吃着,她给我倒了一杯自酿的葡萄酒。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听说过这句话吗?咱妈说的。对,咱妈说的。我顺着她的话说道。妈当年说过这话吗?我不记得了。但酒确实好喝,酸甜爽口。每次去大姐家,她总要不厌其烦地和我念叨起过往的旧事,说爸妈的好处,数落兄弟姐妹间的种种不是。她的话真是多啊。我计算了一下,我大概吃了50只饺子,她说了快一箩筐话了,平均一只饺子有100句话做调料。小时候,我很有些看不起她,我自己话不多,也不太喜欢碎嘴子的人,可大姐偏就是一个话匣子。而最近这几年,我竟愿意她在我耳边唠叨个没完了。人在社会漂泊,听多了虚伪矫情的寒暄与客套,厌倦了,无遮无拦的日常话语竟如清爽的风雨,使人耳目一新。   吃完了饺子,和大姐继续唠嗑,她那么大的热情叨叨个不休,使我有些吃惊。她说起自己的女儿,爱怨交织,说起自己的先生,怜惜之情溢于言表。她手势夸张,肢体语言异常丰富,说到慷慨之处,手舞足蹈,大开大合,其忘情程度不输于天真稚童。我看外甥女写她的作文,全是好词儿,有些事迹和她毫不沾边。我问她,看了闺女写的作文不惭愧吗?有什么好惭愧的?都是事实!说完放声大笑。我们聊得最多的还是和爸妈在一起生活的往事。大姐敏感,容易动情,她的唏嘘感动了我,也让我不由想起很多难以忘怀的细节。   这顿饺子大姐包了一上午,她说,像这样耐心地做一次饭,很少有了,而她为我竟如此耐心,实在叫我心里热乎乎的。什么都比不过亲情的温暖,这样的温暖,就算在严冬,在野外孤独行走,也不会让人感到寂寞无助。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给父母寄钱 下一篇:亲情的重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