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衣兜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网络 时间:2013-12-06 13: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那是一个初冬,当我和男友跨进舅舅家的门槛时,妈妈那悲切的哭声已溢满整个屋子。一定是外婆走了,不然母亲决不会这样痛楚。   外婆就这样走了,走得那样平静,那样悄无声息。外婆走了,那盛满爱的衣兜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苦命的外婆,在那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丈夫抛下了她和那幼小的六个儿女。在那没有顶梁柱的家里,外婆把对舅舅、姨妈和我母亲的爱,装进了她那大面襟挽起的衣兜里,但还是没有逃脱厄运的降临。二舅上前线牺牲了,三舅被门倒下来压死了,大姨妈、二姨妈由于病魔的缠绕也先外婆而去。接踵而来的打击使外婆一次比一次沉默,她的背变成了弧形,对大舅和我母亲的爱裹得更紧了,她再也承受不了打击了,她需要平静的生活。然而厄运并没有放过她,当我的母亲出嫁给后的第二年,大舅又患上癌症走了。从此,外婆的耳朵再也听不到世界的喧嚣声了。她就像一个丢失东西的孩子,常常坐在门口用那双浑沌的眼神寻找着什么。   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由于父亲在外地教书,每到农忙,外婆总会到我家帮我母亲。我们放学时,总会看到外婆拄着拐杖,挽起的衣兜里圆鼓鼓的。走到她旁边时,外婆就会从衣兜里掏出我们各自喜欢吃的东西。看到那可口的东西,我们几姊妹的脸就变成了一朵朵小花。我总喜欢外婆站在门口等我们放学,她站在那里,看到她挽起的衣兜,我就知道外婆又给我们准备了好吃的东西。   虽然远离外婆在外求学,但我们依然想念外婆,想念外婆的衣兜,想念外婆衣兜里好吃的东西。想念外婆那依门而立,深邃目光中的等待。三年的中师生活结束了,我又回到了外婆所在乡镇的小学教书。一天傍晚,吃过晚饭的我在校园里漫步,不自觉地走到外婆经常等待我们几姊妹的老地方。那里正有一群学生围着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扒开人群,陡然,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只是那弧形的身躯比以前更弯了,我特别熟悉的拐杖放在身边,衣兜里依然是圆鼓鼓的。我的眼睛模糊了。蹲到外婆的身旁,外婆看到我突然眼睛一亮,伸出瘦得皮包骨头的手来帮我擦泪:“擦擦快擦擦,还是那么爱哭,这么多人,也不怕人笑话。”我笑着把外婆扶回了宿舍。她打开衣兜,衣兜里依然放着四五年前我最爱吃的饼子,我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我的泪再次流了出来。   外婆,那个裹小脚的外婆,她在这里足足等了我三个年头,她的家虽然在镇上,可离学校也不近呀,她凭着自己的三寸金莲来回走动,要是把路线累计的话,三年下来该有多长呢?我无法想象,她为的就是要把衣兜里的爱及时送到我的手里,她怕我饿更怕我受冻。   是呀,外婆走了,在那茫茫山野中又多了一尊新冢。我只能在心底默默的祝愿外婆:“外婆,您一路走好!”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