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10-11 16: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黄    绍     国
 
  几十年后,当我坐在冬日的阳光下向我的孙子们讲述我父亲的故事时,我仍然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九岁那年,看见父亲跪下去用衣服袖子擦地板的那一幕。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那一年,他在宣威田坝镇打工,腊月中旬左右,活计干完了,趁腊月二十六赶最后一场集市的机会,他带我去他干过活的工地,拿回他落在工地某个房间里的瓦刀、灰刀、手套等工具。
 
  向管理员说明了来由,我们拿到了房间的钥匙。开了门,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敞亮的大厅,墙壁粉刷得洁白无瑕,大理石地板一尘不染,父亲的工具就在最远处的那个角落里。
 
  “我去拿。”话音未落,我就冲进大厅。
 
  “哎……”父亲急忙制止。我立即停下脚步。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在我身后,那几块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板上已经留下了几个鲜艳的红泥巴脚印。
 
  父亲并没有责怪我。他在门外把鞋子脱下,赤了脚,轻轻地走进来,把我抱回门外,然后又赤了脚走进去把工具拿出来。
 
  大厅里空空如也,没有扫帚,没有拖把,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看到了几十年之后我也不会忘记的那一幕:父亲单膝着地,跪倒在地板上,用自己的衣服袖子去擦地板上的红泥巴脚印。那神态,那动作,宛如替他顽皮的孩子擦去脸上的泥污。
 
  “工程还没有验收呢。”他说。
 
  我站在父亲的背后,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异常地愧疚。我想对父亲说点什么,但终于什么也没有说。我也不明白父亲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二十年过去了,父亲渐渐老去,岁月在他的脸上和手上无情地刻下了一道道痕迹。父亲年迈体衰,不再打工了,我们搬了几次家,丢弃了许多废旧物件,但他那套使用了几十年的刨子、瓦刀之类的工具始终舍不得丢弃。
 
  看着父亲满头的白发,我突然明白了父亲当年那一跪的含义,那是一个农民工心灵深处无比崇高的敬业精神。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小忆父亲 下一篇:父亲的遗产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