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哈哈哈哈 时间:2017-07-25 10:33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离行   我不去想,有没有远方,既然选择了行走,只能风雨兼程。   匆忙的车站,载着生命的毅力顽强地坚守在岗位,任尽雨水的倾淋、人头的攒动,沸沸扬扬的场面,很是热闹,却不觉你已尽是伤痕,背躬了角度,影子也屈膝了。   你转身背影,却淹没了我的眼睛。   辞岁一出,又要离开家了。母亲早早起了床,为我做好早饭并说道:“多吃点,莫要饿着,车坐的时间可长嘞”,我低头应一声,呼啦呼啦吃了一些,放下手中碗筷,说了一声“饱了”。母亲看了看我,边收了碗筷边嘱咐着我说“在外面乖一点,遇事冷静不要吵闹”,我应了一声,便起身要走,母亲拽着我的衣角说着:“衣服可有带着,外面冷呢,多带几件”,我点了点头,说“带着呢”。她也就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地说着“那就好,那就好”。这时父亲来了,说着“车已经到了,上去就可以走了,东西收拾好了没有”,我还没有回答父亲的话,母亲却抢在我前面说“这么快,还有没有座了啊,可不能站着去,路远着呢”,父亲皱起了眉头说道“有座有座,再不走车就走了,到时要走着去么?”接着又说“快点,快点”,车师傅也竖起嗓子喊道“走了唉”,父亲帮我提过行李,说“走吧”。我急匆匆地走到了车上,父亲也一同随我上了车,透过窗户,母亲静静地站着,眼睛直盯着门口,仿佛要放大几十倍一样,然而母亲眼角的鱼尾纹显得格外的入眼,那是一种揪心的痛,皱起眉头时额头也不再那么平整光滑,多了岁月折磨后的沟痕。   我回了回头,眼睛也闭上了,然而眼中的泪水,却没有止住,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我急忙擦去,生怕父亲看到。但也不知他有没有看到,或许看到了,只不过没说罢了。   摇晃了许久,车到站了。   父亲提着行李第一个迈下了车,环顾中四周摸着上衣口袋,似乎在寻找什么,等他回头时,手里早已多了一支香烟,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还在车上,叫到“还不下车啊”,我急忙跳下了车,他点燃了香烟,深吸一口,眯着双眼,很惬意的样子。我提起行李说着“先去买票吧”,他吐了一口烟雾,说着“好”。他走在前面我并步在他的后面,一前一后,一老一少,然而他老了,原来笔直的身影映在地面时,却也不再那么笔挺,时间的重担让他躬下了身躯,心酸和悲凉再次打湿着我的眼眶,我偷偷拭去眼泪,紧随在他的身后,走进了车站。   老旧的大厅、破旧的座椅、古旧的地板一切都那么的老态。我们寻了两个空椅坐下,父亲搓灭了烟头,说着“你去买票还是我帮你去买”,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得低头说着“我自己去罢”。我离开座位,拍了拍裤脚,正准备前往售票台,他却在背后拉住我说:“买晚上的吧,晚上的车比较好点呢”,我恩了一声,也就去买票了。走到售票台,拍了一个大长队,就像耍龙戏武一样,错落不齐的站着,我回头看了一眼,他已经点起另一支烟了!   差不多接近中午才买到票根,如愿般买了晚上的车票,走到父亲身边说着“买到了,晚上八点的嘞”,他接过看了一眼,塞我手中说道“保管好了噶,还有好几个时辰才上车嘞”。我怯怯的收进口袋,坐在了破旧座椅上,稍微扭动一下身体,它就会发出“嚓嚓”的怪声,好像突然就会散裂一样,也不敢做太大的幅度,四周观看都得小心翼翼。坐了不久,我们都饿了,也就去吃午饭了。   吃过午饭,父亲说要回去了,仅好回家的车也有座,那就“上车吧”。我与父亲还是一前一后,他依旧在前,我紧随其后,还是那个背影,背躬的身影却那么的高大,静躺于影陨之中,我是那么的渺小。走了不到一刻钟,我们就见到了早上那班车的同胞兄弟,父亲回头说道“我回去了,你自己好好看着行李,上车不要忘了”。我还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得低头说着“好”,待他回身上车时,我很想叫住他,说声“你自己注意安全”,却还是闭口不言了。车动了,我抬起了头,目光紧盯着“同胞兄弟”,直到不见了它的影子。   放下行李,我依旧坐在了原来的破旧的座椅上,现在只有一人了。   昏坐了几个时辰,看看了时间,离上车只有半个时辰了。大厅外的叫卖声争先恐后的腔调响彻着耳洞,摩肩接踵的人流穿梭在遍布老态的车站,我离开老化破旧又嚓嚓作响的座椅,这时夕阳落了。   久别的思念,离行的悲痛,谁又能懂呢?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