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请老爸喝茅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梅 兰 时间:2014-12-05 01:25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依惯例,春节前我们姐弟几个又相约,给老爸送去了两瓶茅台。老爸接过酒时,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情,却又偏偏故意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嚷着:“怎么这么决,又要过年了?”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过年给老爸买茅台是多年来我家的“老传统”。
  
  在我的记忆里,老爸对酒有一种特别的偏爱。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老爸喜欢喝酒,每晚一顿,雷打不动。
  
  那时候,“右派”老爸在家乡一家粮库蹲点“改造思想”,当时家里五张嘴,全凭老爸每月拼命找粮挣的几十元填饱肚皮,于是他只能喝几分钱一舀的散酒,而且没有什么菜,顶多一个荷包蛋、一碟花生米就算“盛馔”了。但不论有菜没菜,老爸都是一顿两杯,决无破例贪杯之事。白天扛活,晚上喝酒,以我现在的经历分析,他无非是消愁解闷而已。
  
  其实,我们姐弟那时候都喜欢喝酒后的老爸,因为他平素一贯沉默而严肃,但两杯落肚后,他就开始亲切起来。他给我们姐弟讲“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向往,摇头晃脑地窜改孔夫子语录,说“一箪食,一瓢酒,在粮库,不亦乐乎?”他还酡红着脸,给我们组弟三人讲一些与酒有关的故事,什么曹操煮酒论英雄,宋太祖杯酒释兵权,李白斗酒诗百篇等。还有武松打虎的故事,老爸始终认为是那“三碗不过岗”的酒助了武松一臂之力,才打死了那只吊晴大虫,讲到最后,老爸总是咂着嘴说:“那年喝的那杯茅台,好啊……”我们便知道他又要讲多年以前随老首长喝过一杯茅台的老段子了。
  
  那时起,我们姐弟便发誓,将来一定让老爸能喝上茅台。
  
  老爸“平反”时,我家一位稍有门路的远房老舅知道老爸的心思,千方百计托人买来了一瓶茅台,老爸喜不胜喜,将三五知已找来,炒了几盘小菜,每人斟上盏,还给我们组弟也破例各倒了一小盅,他端着杯子说:“今天你们也尝尝茅台酒,老爸留了一年多。
  
  等我们姐弟几个终于有了钱,又终于可以在商场里不用凭票就能买到茅台时,老爸已经离休了,那个春节,我们让老爸放开量,破例多喝了几杯。他有些微醺地端着杯说:“以后这不年年都能喝上茅台了?以前喝酒是消愁解闷,如今喝酒是品尝美味。”
  
  从那以后,我们每逢春节都给老爸买茅台喝。“酒精”考验的老爸在酒杯的陪伴下,度过了他的一个个春秋,也给我们留下或美好或辛酸的回忆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与白莲 下一篇:父亲来信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